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十四章 修道难
    “说了你也不懂……算了,就告诉你吧,所谓‘通法性’,简而言之,就是通过阳罡之气刺激和纯阳剑诀的第一层修炼,在体内诞生第一丝法力的过程。要是迈不过去,此生就与修仙无缘了。”白霄天见沈落一副眼巴巴的模样,如此说道。

    “我若是没理解错,这就类似于一种关窍,这一窍通了才能继续修仙。莫非是一种顿悟感受?”沈落若有所思点点头,又问道。

    “你这个说法不算错,但也不全对。通法性不能算是顿悟感受,而是身体由内自外的一种改变,且需要借助一些外力辅助,才能达成。”白霄天解释道。

    “什么外力?”沈落追问道。

    “我说你不会真的想去修炼纯阳剑决吧?老实说,你与其有时间胡思乱想,倒不如好好将小化阳功修炼上去,再想办法从罗师这里多搞点丹药……”白霄天翻了翻白眼,说道。

    “哪有话只说一半的?”沈落同样瞪了回去。

    “真拿你没办法。具体哪些外力,我也不好说太多,但不外乎灵丹妙药之类的东西,这些东西都是可遇不可求之物。而且即便有外力辅助,最终能够成功者,也是百不存一。”白霄天叹了口气,说道。

    “成功率那么低?”沈落不禁瞪大了眼睛。

    “所以观内近些年招了如此多弟子,至今也才只有三名内门弟子。通法性之难,可想而知了。”白霄天嘿嘿说道。

    “那关于纯阳剑诀的事,还能再多说一些吗?如果涉及门规忌讳,就不用勉强了。”

    “呵呵,只要不涉及具体功法内容,与你说上一些倒也无妨的。其实这些事也没什么好瞒的,外门弟子多少也知道一些,只是容易以偏概全,或是夸大其词。纯阳剑诀总的来说,一共有十二层,其中最为难修的,便是这第一层和最后两层。第一层难在通法性,后两层则难在功法本身。若是过了通法性这一关,后面九层,即便资质不够好,修行速度慢,花个几十年,总归是能修成的。”白霄天侃侃说道。

    “要花几十年,等修成之时,岂不是也要寿元将尽了么?”沈落一咧嘴。

    “方才忘了说了,只要能够做到通法性,进入炼气期,寿元就能增加六十年左右,用来修炼这几层功法大致是足够了的。”白霄天一拍脑门,说道。

    “若是修炼到第九层的话,能增加多少寿元?”沈落对此事最为在意。

    “只要没能突破炼气期,增加的六十年寿元就不会有多少变化,可若是将纯阳剑诀第十层也修炼完满,就可以尝试突破炼气期,进入辟谷期了。进入辟谷期后,寿元便可增加至少两百年。”白霄天笑了笑,解释道。

    “两百年……”沈落不由喃喃自语。

    “你现在先要活的久点,然后再去考虑二百年的事情,年轻人不要好高骛远啊.哈哈哈.”白霄天笑完忽又想起了什么,换了个话题问道:“你还继续捣鼓符箓吗?”

    “还在研究,只是还没有什么眉目。”沈落摇了摇头道。

    先前梦境中经过于焱一番指导,他对符箓一道的领悟的确加深不少,但还没来得及多多练习和验证,的确谈不上有太多进展。

    “就知道你不会轻易放弃,这些东西我已经用不上了,你先收着吧。”白霄天一副早有所料的自得神情,抬手抛过来一只收口的小布袋子。

    沈落伸手接下,颠了颠,发现入手颇沉。

    他心有疑惑地打开布袋,却发现里面赫然装着七八块元石,心中顿时一喜。

    “白兄啊白兄,你简直就是我的及时雨,我正愁没有这宝贝呢。这次可不能再让我空手套白狼了,说吧,多少钱?”沈落面色一喜,问道。

    “兄弟之间谈钱,这可就伤感情了。过两天请我去镇上酒楼好好吃上一顿,别的都好说,酒水给我管够就行,我肚子里的酒虫都叫了好些天了。”白霄天闻言,一巴掌拍在他肩膀上,笑嘻嘻道。

    “这个当然没问题,只是怎么看,你做的好像都是赔本儿买卖?”沈落想了想,说道。

    “行啊,你要是觉得良心不安,给我个百两千两黄金,我也不嫌压钱袋子啊。“白霄天换了一副笑嘻嘻的嘴脸,搓着双手道。

    “酒水管够。”沈落自顾点了点头,背着双手向前走去。

    白霄天哈哈大笑,也跟了上去。

    ……

    夏夜静谧,明月映照下,虫鸣如铃,清脆悦耳。

    一个孤单人影,沿着山道一路向山顶而去,过了玉皇殿后,不多时就来到了一座独立院落前。

    外院的院门没有关,从中透出里面的两层独楼内的烛光。

    “罗师,弟子沈落求见。”沈落停在门口的光影里,冲着里面恭敬施了一礼,高呼道。

    “进来说话……”里面沉默了片刻,才有一个声音传来。

    沈落闻声,忙走进内院,尚未靠近里面屋门,就听一阵声音响起,两扇黑色门扉便自行朝内打了开来。

    一身道袍装束的罗道人,正坐在堂中的太师椅上,手边放着一壶刚沏不久的茶水,上面正有缕缕白汽伴着茶香蒸腾而起。

    “弟子听白师兄说,师父回山了,故而特来拜见。”沈落低眉看了一眼满脸风霜的罗道人,恭敬施礼。

    他在和白霄天分手后,思量了许久,终于决定前来拜见这位刚从山外返回的师父。

    罗道人手里捧着茶盏,目光扫过这个记名弟子,眉头不禁微微一皱。

    “看来你师伯说的没错,你还真是将小化阳功练岔了,本就十不存一的精气神,更加显出颓丧之态,命不久矣了。”罗道人放下茶盏,毫不避讳地直言道。

    沈落听闻此言,心中猛地一沉,最后那点侥幸之心也彻底灰飞烟灭了。

    “还请罗师救我,教我延寿续命之法。”沈落身子再一沉,一揖到底。

    罗道人看他这样,枣红色的面庞上没有多少神情变化,只是提起一旁的茶壶,给茶盏里续上茶水,送到嘴边轻轻吹着浮在上面的茶叶。

    沈落微微直起身,走上前去,从怀中掏出一个沉甸甸的紫红色木匣,双手放在了罗师手边的茶几上,才又恭敬说道:

    “罗师,弟子的一点心意,还请您老人家收下。若是有那活命之法,弟子愿以重金换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