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四十三章 符器
    “方才你和丁师兄斗法比试,各自御物而斗,铜钱剑和桃木剑威力俱是不俗,能够轻易断木毁林,这想必就是传说中的法器了吧?”沈落一边走着,一边问道。

    “你说这玩意啊?它可不是什么法器。”白霄天摇了摇头,说话间从袖中取出那柄铜钱剑,顺手递到了沈落手上。

    沈落也不客气地接过,仔细打量了起来。

    这铜钱剑不过两尺来长,做工倒颇为精细,是用了九九八十一枚带有轻微铜锈的古钱,通过红绳串联编织而成。

    古钱样式全都一致,一面环绕方孔镌刻有十二生肖图像,另一面则以楷书镌刻有“长命富贵”四字,却是八十一枚颇为难得的古制花钱。

    花钱同样是官府铸造,一般不作买卖流通,多是用来作开炉,镇库,祈福等功用的,虽然数量远不如寻常钱币多,但也不是什么太过珍稀之物,按说不该有方才那般神通?

    难道是这串联古钱的红绳有什么古怪?

    沈落心下好奇,用手搓了搓红绳,又将其放到鼻前轻轻嗅了嗅,发觉其上有一股淡淡的朱砂味道,但却没能看出是什么材质编织而成。

    白霄天见他这副模样,摸了摸鼻子,有些忍俊不住。

    “好了,别研究了,关键不在铜钱剑上,你就是把它给拆了也看不出个究竟。”说罢,他将剑从沈落手上拿了回来,又从袖中掏出一张黄纸符箓,贴在了剑柄上。

    随着他单手一掐法诀,口中一阵轻声吟诵,那符箓上顿时亮起一片淡淡的红光,将整个剑身包裹了起来,跟方才斗法时一样。

    只见白霄天双指一挑,铜钱剑便微微一颤,突然飞射而起,在半空中一阵飞旋,绕着他们两人悬空飞掠了起来。

    沈落眼眸一亮,心底也忍不住生出由衷的羡慕。

    白霄天没有故意显摆的意思,只是略微演示了一下,就一招手,将铜钱剑收了回来,撕去了上面的符箓。

    “你也看到了,这铜钱剑需要符箓催动,借助符箓之力才能施展出些许威力,实际上是一种被称为‘符器’的伪法器,威能比之真正的法器,差了十万八千里。”白霄天随手将铜钱剑和符箓收了起来,解释说道。

    沈落知道,白霄天向他演示符器并无问题,但铜钱剑上的符箓却不能随便示人,这是宗门规矩,也是处事原则,即便关系再亲近,也不能僭越。

    对此,他心中并无芥蒂,反而更加欣赏,越发觉得白霄天是值得相交之人。

    “符器已经如此神妙了,那法器也不知道该是何等神威?”沈落心神向往的说道。

    “真正的法器不仅威能强大,对于使用者的要求也很高,只有修为达到辟谷期才能够催动,等闲哪里可见?咱们整个春秋观,怕是也只有观主和那位师叔祖才有,就连罗师和王师伯,都是没有的。”白霄天也是一脸的向往神色。

    “观主也就罢了,倒是那位师叔祖,你可曾见过?”沈落闻言,不禁好奇问道。

    说起这位师叔祖,在春秋观里也算是一件奇闻,因为几乎所有人都听说过他的名号,却未听闻哪位弟子见过他的真身,故而显得十分神秘。

    有人传说他已经活过了数百年岁月,有人传说他已经证道成仙,更有甚者,传说他实际上早已经亡故,观里不过是为了对外壮声势,才一直隐瞒的。

    沈落打从心底里,倒是更愿意相信这位师叔祖寿元绵长,至今仍然存活的。

    “我虽未见过,但听罗师说,师叔祖的确是在闭关,只是极少露面罢了,观里大概也只有观主和罗师寥寥几人能够面见他老人家。”白霄天说道。

    “如此说来,修仙一途是真的能够延长寿元?”沈落心中一喜。

    “这个是自然,只要在修炼中突破一道道关隘,境界每提升一境,寿元上限就能大涨一截,咱们那位师叔祖如今就已经有数百岁了。”白霄天点点头,肯定道。

    “果真可以……按照修行境界划分的话,我如今算是在最低等的层次吧?”

    从白霄天口中得到这个确定答案,沈落心中不禁涌起一股热潮,对于活下去的愿望,也变得越来越热切。

    “这个……”白霄天闻言,脸上闪过一丝尴尬神色。

    “明白了,看来来应该连最低等的也不算吧。”沈落见此,却立刻有些了然,嘴角抽搐了一下,说道。

    “修行境界最低一层乃是炼气期,能够修炼出法力便可算是进入炼气期,我如今就是这个层次。而再往上一层便是辟谷期,罗师和观主都是这个境界。”白霄天只好解释一下。

    “原来如此,那位师叔祖呢?你可知道他是什么境界?”沈落又问道。

    “罗师倒是没有说起过,不过从其大致的寿元上猜测,他有可能已经是高出辟谷期一境的凝魂期了。”白霄天摇了摇头,如此说道。

    沈落闻言,顿时牢记心中。

    今日白霄天的这番话,似是在其面前打开了一扇门,让其看到了自己求生的希望,也认识到了自己身为普通凡人的渺小,一时间心中可谓八味杂陈。

    凡人不过匆匆数十载寿元,除去老幼无力之时,中间又能剩下多少光阴?

    他却是连这短暂的光阴都无法奢求,他又怎能甘心?

    “白兄,先前你与丁师兄比斗时,用的功法应该就是‘纯阳剑诀’吧?”沈落定了定神后,又问道。

    白霄天闻言,微微一怔,似乎对于沈落知道‘纯阳剑诀’,显得有些意外。

    “不用觉得奇怪,我一个记名弟子虽然无法接触其他功法,但多花些钱财,打听些消息还是不难的。我知道小化阳功只不过是奠基之术,算是凡人修炼的锻体之术,是为修炼纯阳剑诀打基础用的吧。而纯阳剑诀,才是观里真正能够修炼出法术的功法吧?”沈落看出了白霄天心中的疑惑,微笑说道。

    “你小子消息倒是灵通。不错,小化阳功的确是奠基之术,只有将其修炼至圆满之后的弟子,才有资格尝试修炼纯阳剑决第一层功法。”白霄天略微犹豫了一下,也就不再隐瞒地说道。

    “也就是说,只要将小化阳功修成,便可修炼纯阳剑诀,从而真正开始迈入修道一途?”沈落认真问道。

    “哪有这般简单?有资格尝试纯阳剑诀第一层,又不代表能够达到‘通法性’,只有过了通法性,才算是炼气期修士,真正踏入了仙道大门。”白霄天连连的摇头。

    “通法性?”这一次,沈落真诧异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