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大梦主 > 第三十章 符箓之道
    “买了买了!上好的鹤顶朱砂,还有这些青霜纸。”

    于蒙一下子收起了脸上笑容,忙从怀中取出一个碗口大小的玉瓶,还有一沓青色纸张,双手高举着递了过去。

    他神色间略显紧张,目光透过双手间隙偷偷瞄向老者,似在观察老者的表情。

    沈落目光随意一扫于蒙手中之物,心中一动。

    那纸张他很熟悉,是画符用的符纸。

    只是这种青色符纸,比他用的黄纸要厚实,显然品级要高上不少。

    金袍老者单手一招,于蒙手中之物便凭空而起,在一股无形之力的拉扯下,跨过三四丈距离,直接落在了老者手中。

    “隔空取物!”沈落双目瞪大了几分,暗自叫了一声。

    这种通过法术隔空取物的手段,他曾在春秋观一本杂志典籍中看到过描述,当时就心生向往,只是一直不知真假,如今这般近距离地观察到了真人施展,不觉有些怦然心动。

    老者对青符纸没有多看,却相当在意那个玉瓶,拔掉瓶塞,朝里面看了看。

    接着他又用小指的指甲挑了一丁点里面的红色粉末出来,闻了闻,最后用舌头尝了一下,这才满意地“嗯”了一声。

    于蒙见此,不觉松了口气。

    “这次买的朱砂还不错,以后都按这个标准来,莫要再弄来次货,否则看老子怎么收拾你……嗯,你是谁?”老者话说到一半,这才注意到站在于蒙后面的沈落。

    “父亲,这位是沈落兄弟,今日在城头和孩儿一起抵挡群狼的。他刚到城中不久,还未找到落脚之处,孩儿便邀他来家中小住。沈老弟,这位是家父于焱,白天你已经见过了。”于蒙忙介绍道。

    “沈落见过于伯父。”沈落上前恭敬行了一礼。

    于焱斜眼扫了沈落一眼,随意地点了点头,将手中的符纸及玉瓶收入了怀中。

    “今日在城头有幸得见伯父及几位仙师出手,可谓大开眼界,尤其伯父的符箓之术,威力惊人,晚辈钦佩万分。”沈落有心和眼前的这位仙师拉近关系,见于焱神情冷淡,心念一转,将话题扯到符箓之上。

    “你懂符箓之术?”果然一谈及符箓,于焱眉梢一动,看了看沈落身上破烂的春秋观道袍一眼。

    “晚辈只是略知一二罢了。晚辈资质愚钝,习练多年也未能在符箓之道上有所建树,和伯父神通万万不能相比的。”沈落拱手说道。

    “符箓之术和其他道法不同,晦涩枯燥,还需要花费大量时间,一点一滴苦练才能有所成就,你若真能坚持至今的话,这份心性倒也算难得。”于焱微微颔首,说话间瞪了一旁的于蒙一眼。

    于蒙挠了挠后脑勺,有些心虚地转开了视线。

    于焱看到此幕,重重地哼了一声。

    “伯父谬赞。晚辈只因曾被阴气附体,遍寻医道不得治,幸蒙高人以符箓所救,自此对符箓之道心生向往,想要有所成就。”沈落将二人神情看在眼中,口中谦逊地说道。

    “世间庸人无数,大多目光短浅,认为符箓是费时费力又不讨好的末流杂学,他们又哪里知道,符箓之术一旦学成,召神劾鬼、镇魔降妖之威,绝对胜过世间大多数道法。”于焱似乎被沈落的话勾起了某种心绪,有些愤然地说道。

    沈落接触符箓不久,对修道界的事情更一无所知,此刻听闻符箓之术在修道界的地位,心中有些惊讶,面上则恰到好处地露出一丝赞同之色。

    “符箓之术讲究勤能补拙,日后继续努力,未来成就,当不可限量。”于焱发泄了一通,神情很快恢复了平静,拍了拍沈落肩膀,勉励道。

    “是,多谢伯父指点。”沈落郑重点头道。

    “沈贤侄今晚要在家里住下是吧?你到了这里就算是到家了,千万不要拘礼。”于焱呵呵笑道,一改之前的冷漠态度。

    “蒙儿,为父还有些事情要忙,你代为父好好招待一下沈贤侄。”于焱对于蒙说了一声。

    “是,父亲您放心。”于蒙急忙答应。

    于焱转身走进了内堂,沈落二人向前相送了几步,这才停下。

    “不错呀,老弟。你还是第一个能把我父亲哄得如此高兴的!你可不知道,每次我带些朋友回来,他可是正眼都不瞧上一眼的!”于焱一走,于蒙立马如蒙大赦般,恢复了之前的生龙活虎。

    “我是真钦佩伯父的符箓之道,我倒是没想到,于兄竟是仙师之子。”沈落笑着说道,回想于焱等仙师在城头施展的种种神通,心中颇为羡慕。

    春秋观中或许也有类似的术法神通,可惜他资质不佳,《小化阳功》也才勉强入门,不说有没有资格修炼,连接触也是根本接触不到。

    “这有啥好羡慕的?捉笔画符这种事情无聊得紧,我实在做不来,还是舞刀射箭适合我。”于蒙忙摆了摆手。

    “如此的话,那真太可惜了。”沈落摇头说道。

    “好了,不说这个,看我们这一身血污热汗的,先去换一身衣服吧。”于蒙似乎不想多谈此事,挥了挥脏兮兮的袖子,转移话题地说道。

    “此前慌乱之际,我的包袱丢了。”沈落看了下自己的衣服,眉头皱了一皱。

    “不就几件衣服,先穿我的吧,客气什么。”于蒙一挥手,不假思索的说道。

    二人来到后面的厢房,于蒙自去沐浴,那个小顺子则将沈落带到旁边的房间,这里已经备好了一个浴桶,里面盛满热水。

    小顺子手持一个皮袋,从里面倒出一些淡绿色的液体,融入浴桶中,桶内的水迅速变成淡绿色。

    “这是我家老爷配制的药液,用其洗浴,对身体很有好处。这是少爷吩咐的。”小顺子看到沈落面带诧异,解释道。

    “有劳了。”沈落平静说道,心中却啧啧称奇。

    “沈公子,府里目前只有一位侍女小花,正在伺候少爷沐浴,若您需要的话,可以稍等片刻,少爷他很快的。”小顺子又问道。

    “不必了,我自己来便可。”沈落摇头道。

    小顺子答应一声,将一套干净衣衫摆放在一旁,退了出去。

    沈落宽衣解带,跳进了浴桶,搓洗身体的同时,脑海中却回想之前发生的事情。

    这次入梦的地方和第一次入梦去的山村,虽然所处的地方截然不同,但他总觉得二者在某些地方,似乎有些关联。

    只是这关联具体是什么,他还没有理清。

    沈落脑海转着这些念头,手上动作不停,很快洗完擦干,换上了干净衣服。

    他对镜一照,镜内的自己肤色白皙,容貌俊逸,俨然是个浊世佳公子,比现实中的自己更多了几分灵气。

    不仅如此,沈落体内的疲劳似乎也一扫而空,整个人一阵的神清气爽。

    他回想起小顺子倒在水里的药液,心中有些了然,随之走出了屋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