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属性加点开始的诸天 > 第二十章 二五仔
    林霄轻喝一声,也顾不得武器会不会崩坏提刀横砍,‘铛’的一声颤音炸开,刀锚之间火星四溅,两人同时后退一步。

    持锚大汉胜在力量更强锚更重,他胜在内力足够雄厚,比这大汉更强,两者相抵平分秋色。

    可惜他体内功力分别是阳煞内力与阴煞内力,分属两种不同的内力无法完全融合,同时催动时威力会打一个折扣,如果他能将两门功法全部修练至大成,再用阳煞功中的秘法将阴煞内力炼化,阴阳内力融为一体,修为瞬间会暴增到一个无法想象的地步,直接一步到位迈入二阶巅峰也说不定。

    被两名高手围攻,特别是铁船帮船上那个拿着弓虎视耽耽随时来一箭,对林霄的威胁非常的大,逼得他始终放不开手脚,每当凭借更加雄厚的功力与灵活的步法占据一点优势,都会被突如其来的一两箭打断节奏,让他非常的难受。

    后面他也学乖了,干脆不想着干掉对手,也拖着就是,拖到后面等战斗结束得了。

    虽然很想要潜能点,但前提是自己能保住命,太危险就算了。

    他这么一来,那两人反而有些着急了,拿锚大汉不断向他发起猛攻,巨大的铁船锚疯狂横扫,将甲板上的东西一个个砸得稀烂,就连厚厚的甲板都被打穿出几个窟窿,却是碰不着一心防守的林霄一根毫毛。

    “小子你属老鼠的么这么会躲?”

    林霄压根没有回答,只是一刀将横砸的铁锚格开,脚一滑身体往下一矮,一支箭矢从头顶飞过。

    他这里打得火热,不远处石中玉一掌将对手击退,目光瞟过这边一眼,眉头一皱:

    “这么厉害?”

    这两个人他认识,铁船帮另一护法与来自总舵的另一高手,两人合作哪怕自己也难以匹敌,但这小子竟然以一敌二看起来还游刃有余,他心中顿时升起浓浓的危机感。

    “这小子必须死!”

    提起双掌向前猛的一拍与对手对掌,他突然压低声音提醒对面,眉毛向正交战的那边一挑,对面立即会意,两人开始边打边转移战场。

    两人都是高手,踏水而行不在话下,不知不觉战场移到了附近,两人不约而同的腾空跃起对掌,‘啪’的一声爆响两人同时倒飞出去,鹏公子石中玉恰好退至林霄所在船上,半空中身体一扭反手一掌拍向那使锚大汉。

    但迎接他的是另一船上射来的破风一箭,逼得他返身自救,一个转身落在了船上。

    加上他的对手重新跳上了射手所在船上,三人合围他们两人。

    主战场突然移到了这里,林霄总感觉有些怪怪的,但一时看不出哪里有问题。

    那三人也没给他多少考虑的时间,拿锚大汉大吼着一锚锤了下来,另一高手一跃跳上船又与石中玉交手,林霄没时间想其他,毫不示弱的挥刀迎了上去。

    自从放开不用顾忌武器损伤,这拿锚大汉的威胁直降下降,后果是这把百锻精钢大刀刃口现在已经崩了几十个缺口,看起来像是一把刀锯一样,战后肯定要回炉重造。

    当然对手的锚也好不到哪去,上面满是切口,但这锚这么粗大,又是钝兵器,有缺口也不会影响威力。

    接下来的战斗与刚才没有什么区别,不求有功但求无过的情况下,铁船帮这两个高手奈何不了他,双方打起来还没隔壁激烈。

    与此同时,来自前哨水寨的支援已经到达,同时松安水寨方向也传来信号,支援立即到来。

    这种情况下只要铁船帮与盐帮不想全面大战,后面基本上是草草收尾。

    林霄也是这么想的,但没想到的是,当不知道第几次熟练的闪避铁锚锤击,又避开暗箭,正在与石中玉交战的另一铁船帮高手突然后退数步,转身就是一掌拍向刚避开锚击与暗箭的林霄。

    突如其来的暗袭令他大吃一惊,此时正是他旧力刚尽新力未生之时,根本没法躲避,只有仓促提气左手一掌拍出。

    “啪!”

    仅提起两成内力哪里比得过人家蓄力一击,林霄只感觉一股沛然大力涌来,再也无法保持身形一口气连退数步,脸上涌起一股潮红。

    但这还未完,这人得势不饶人,一个箭步冲出一口气连拍数掌,掌掌拍在他胸口砰砰作响,林霄也被一连数掌打得踉跄后退,连手中刀也握不住掉落。

    “噗!”

    一口鲜血从喉间涌出,林霄心中一动提起不多的内力催动这一口鲜血喷出,然而这位不知道铁船帮哪位高手也是凶狠加经验丰富,根本不闪不避任他一口血喷上,但他也没想到他这一口血中蕴含内力,血滴如箭射出打在脸上眼中,他顿时惨叫一声捂着眼一边疯狂挥掌连连后退。

    林霄下意识提起内力一拳砸出,眼角闪过一丝虚影,心中一悸迅速往后一倒,‘咻’的一支箭矢贴着上身掠过。

    然后那拿锚大汉此时也大步冲上一船锚对准他狠狠砸下,欲置他于死地。

    林霄咬牙反手一掌拍在地面,借力推动身体贴着甲板往后滑动,此时他已经猜出这是一场对自己有预谋的伏击,三人合围自己,石中玉竟然在旁袖手旁观不帮忙,更别说第三个高手还是他引来的。

    况且,他石中玉作为大河三杰之一才一个铁船帮高手对付,他这个才支援过来的立马分出两个高手一近一远围攻,说不是有预谋卵子都不信。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即然猜出了问题,还呆在这里等死就是傻子。

    贴地滑出两米,‘轰’的一声船锚将甲板砸出一个坑,但这一次这大汉一反之前动作迟缓,竟然瞬间重新提锚反手一锚砸向他腰间。

    林霄冷笑一声,双手一拍身下甲板,借力而起往后一跃,后面就是船舷,翻过就是临江,只要入水就好逃了。

    但就在他刚避开这一锤腾空而起之时,突然感到腰间一痛,气一泄身形迅速一歪坠了下来,紧接着眼前幽光一闪胸口一痛,一支箭矢插在了自己胸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