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属性加点开始的诸天 > 第十七章 下马威
    厅中静了一静,张大元哈哈笑了一下,向边上侍女招了招手道:

    “一个酒杯算什么,马上给鹏公子换个酒杯。”

    边上侍女立即转身在后面柜子中取出一个精致的酒杯放上,正准备重新倒酒却是被鹏公子止住,他从侍女手中取来酒壶放在桌子上,抬头对林霄说道:

    “按照帮中地位,按照年龄,我算是你的前辈,没错吧!”

    他这突如其来的....来者不善,不但林霄有些意外,连张大元及其他人都皱起了眉头,但也有人用看好戏的目光看着他们俩。

    “这是故意挑事?我没得罪过他吧?”

    林霄仔细想了想,在帮中自己是没得罪过谁,才入帮不久也没机会得罪谁,但这位鹏公子一见面就给自己一个下马威,这就有些奇怪了。

    不过疑惑归疑惑,有一点鹏公子说的没错,按辈份他的确是自己的前辈,林霄只想在这松安分舵好好混一点潜能点不想弄其他乱七八糟的事情,想了想,他认真的回答:

    “是的。”

    鹏公子嘴角微微一翘,屈指一弹眼前酒杯飞至桌子中央,人往后一倒躺在椅子上,伸手虚指道:

    “即然是前辈,让你为我倒一杯酒不过份吧?”

    林霄眉头顿时皱起,这个要求就有些.....过份了。

    如果是熟人或下属这个要求很正常,但他与鹏公子即不熟又不是上下属,却是让自己给他倒酒,这是赤果果的羞辱。

    “他这是想打压我?”

    “这么小气看不得别人好?”

    他心中迅速闪过数个念头,很快心中有了决定,抱拳拱了拱手说道:

    “不好意思,鹏公子这个要求于我来说算是过份了,恕我办不到。”

    “哇!”

    有人低呼出声,一脸惊讶加敬佩的看着林霄,没想到他竟然这么直接的杠了上去,一点婉转都没有。

    鹏公子同样脸色微变,抬头死死盯着他数秒,突然脸上阴冷一收哈哈大笑起来:

    “不错,难怪能杀得了蓝星河,果然有胆魄,我很欣赏你。”

    迅速给自己倒了一杯酒遥举道:

    “这一杯我敬你。”

    林霄立即端起酒杯回礼,道:

    “鹏公子才是厉害,独自驻守松安分舵抵挡铁船帮与盐帮,这等本事我可比不上。”

    “缪赞了,也是两位护法与松安分舵诸位兄弟之功劳,石某愧不敢当。”

    一瞬间好像刚才的事情好像没有发生过一样,两个开始商业互吹起来。

    但林霄知道这个心胸貌似有些狭窄的鹏公子估计看自己很不须眼了,只是现在人太多不好发飙。

    不过他并不怕,自己这个香主之位又不是真的只靠贡献秘籍得来,他也是有真本事,这鹏公子以后要是不惹自己,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也就罢了,真要没事来挑事,他可不会客气。

    虽然论地位对方更高,但自己也差不到哪去,给他面子听他差遣,不给面子不听差遣又如何。

    接下来林霄又分别给两位一直驻守在这里的总舵护法与松安分舵舵主张大元敬了一杯酒,这三位是除鹏公子外地位高于他的,剩下的要么和他平齐要么比他低,不用一个个敬酒。

    宴席结束,张大元给他安排了一个寨中小院,十几个手下全住在里面。

    第二天一大早修练完毕,他正在院中和手下一起吃早饭喝粥,一个手下过来在他耳边小声说道:

    “香主,林勇求见。”

    “让他进来。”

    林勇今天过来除了来传舵主的话外,其实还有另外的心思。

    他拿来一卷纸在桌面张开,是一张地图,指着上面说道:

    “这是松安分舵附近地图,白色是我大河帮,灰色是铁船帮,黑色是盐帮,因为地处关键河口,我们的任务就是保证本帮的船只安全通过这里,尽量阻截对方的船只。”

    林霄看了一眼地图迅速记在脑中,问道:

    “这下游是盐帮的地盘,我们的船能过么?”

    林勇回道:

    “这是因为很早之前三帮就有约定,三方船只如果能安然通过这个河口,沿河以下三方将不准再动手,不论是本帮船只往下,还是盐帮船只往上,均是如此。”

    “哦!”

    林霄点了点头,他明白了。

    帮派争斗归争斗,钱还是要赚的,要是一直打谁也不好受,于是就有了这个约定,任何商船只要通过松安分舵这处三帮交界处,再往下去其他地方就不会受到阻拦。

    这时林勇又说道:

    “每一位来自总舵的高手都会分配一个任务,鹏公子的任务是巡视一段河道,舵主给林香主的任务也是如此,您看一下地图,上面没有标注的都可以选择。”

    “理当如此。”

    林霄目光在地图上扫过,随手点了其中一段:

    “就这了。”

    林勇点头将地图收了起来,突然左右看了看,压低声说道:

    “林香主知不知道鹏公子为何昨天接风宴上为难您?”

    林霄心中一动,问道:

    “为何?”

    “林香主刚入帮可能不清楚,本帮帮主早年因为练功走火入魔伤了肾,所以一直无后,也无亲族过继,所以五年前帮主就发话了,将从本帮精英之中挑选一位来继承帮主之位,而本帮的三杰便是有资格继承帮主之位的继承人。”

    林勇说到这,林霄立即明白鹏公子为何为难自己。

    大河三杰,明明并不是帮会高层,但在地位上却是不逊于任何护法堂主舵主,这就是因为他们有资格竞争帮主之位,相当于皇帝的几个皇子。

    如今帮主还没有确定由谁继承帮主之位,三杰之间肯定正争得火热,突然之间杀出一个竟然能杀了死对手帮会一位总舵护法高手的年轻高手,这让鹏公子产生了危机,下意识就是想给林霄一个下马威打压他。

    毕竟,如果昨天林霄真的服软倒酒,事情传开帮中所有人都知道你林霄给鹏公子倒过酒,名声立即就会下降一截,所有人一想到他就会下意识的认为他怕鹏公子,身份凭白会矮了一截,到时候两者竞争帮主之位,众人自然会偏向鹏公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