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从属性加点开始的诸天 > 第七章 武侠小说中必备剧情
    临水城还挺大,属临江郡郡府所在地,大河帮便是临江郡三大帮会之首,占据临江郡南部四县地盘,并与另两大帮派同时争夺其他数个县的地盘。

    论地盘大河帮并不占优,不会比铁船帮与盐帮多,关键在于郡府临水城属于大河帮的地盘,占据郡府,在财力与官面力量上大河帮占据巨大的优势,才能以一敌二压住另两个大帮派。

    凭借大河帮的腰牌,他们四人不用交入城税便进入了临水城,入眼便是一条繁华的大街,街上人流如炽,街旁商铺林立,大量货物摆在门口有的还延伸至街上,路旁到处都是小摊档,全都是些对林霄来说挺有趣的玩意,如捏泥人,卖糖葫芦,最让他有兴趣的是各种卖艺杂耍之类,也就是后世的杂技等等。

    “真是好玩。”

    四人都是少年,许兵徐集与纪子滔是真正的少年心性,喜欢看这些。

    没走多远,纪子滔突然指着其中一个一群人围着的地方喊道:

    “快看,胸口碎大石,我们去看看?”

    三人立即一窝蜂的围了过去,仗着远比常人强的身手强行挤了进去,林霄虽然不是少年,但也挺有兴趣围在边上观看。

    只见人群中央有一条长凳子,上面躺着一个穿着粗麻布衣的汉子,胸口盖着一块石板,边上一个中年男子提着一把大锤子在比划,每划一下都让边上围观的人发出兴奋的叫好,不时有人喊着快砸。

    那中年男子是个老手,对气氛的掌控很有一手,还没开始砸呢就引得许多人叫好,还有些人已经开始在扔一些铜板了。

    比划了几下眼看气氛差不多,中年男子才提着锤子来到长凳子前,向躺在长凳上的年轻人给了个眼神,大喝一声提锤猛的砸下,石板应声四分五裂落在地上,年轻人躺在凳上一动不动,所有人顿时一惊,但下一秒年轻人一下睁开眼猛的跳起,向着四周围观人抱拳拱手。

    “好!”

    顿时喝彩声大作,好多人掏出钱来扔向人群中央,两人也不时的抱拳感谢。

    林霄几个也随手扔了几个铜板,转身出来,许兵还在咋舌,说道:

    “那小伙子功夫挺不错啊,换成我可做不到被砸一下还活蹦乱跳。”

    徐集与纪子滔也是连连点头,只有林霄笑了笑,但没有拆穿。

    胸口碎大石的原理很简单,所用石头的质量很大,所以惯性也大,因此一锤子快速砸下,由于惯性石块的加速度很小,从而对人不会产生巨大的压力,也就是说提锤的那人只要经验丰富速度快,随便换个普通人躺上去也不会有事。

    只是古人肯定不会明白这种物理原理,连提锤那人也不明白,只是前人经验而已,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

    林霄当然不会拆穿,这是人家吃饭的家伙,与自己没一点利益冲突,没必要砸人饭碗。

    接下来他们又逛了一会街,一路上也偶尔碰到大河帮的帮众,不过大都是来自明刀堂的人,看到他们有的不理会,有的会主动打招呼,许兵找了个主动打招呼的问了一下路,再走了一会来到了一家临街三层楼前,门口挂着‘天香楼’三个大字。

    一楼大堂二楼雅间三楼包厢,他们虽然刚发了十两有点小钱,但之前一直很穷还没适应过来,没敢上二楼,随便在一楼角落一桌坐了下来,几个人各叫了一些爱吃的菜开始大块朵颐起来。

    说实话这些菜对出身在洪荒之门的林霄来说只能算一般,但架不住吃了三个月的大锅饭,对比一下就显得非常好吃,与许兵他们一起吃得正欢。

    就在他们在这角落埋头猛吃海塞之时,门口进来一老一少女顿时吸引了他们的注意力,老人拿着一把二胡,女子没拿东西,但看身上衣着像是跳舞与唱曲的,一看就是常见的卖唱二人组。

    但吸引他们目光的不是别的,而是....这少女好漂亮,真的好漂亮那种,哪怕用纱巾蒙着脸但仅仅露出眼睛也是非常的好看,只用一眼就会产生想探究她面纱下真面目的想法。

    林霄看了一下三个同伴,此时都忘了吃饭,他摇了摇头轻轻敲了敲碗,清脆的敲击声令他们回过神来,他低声说道:

    “吃饭,别瞎看。”

    不说经常在电影小说中看到的剧情,哪怕稍微用脑子想想,真这么漂亮的女子行走江湖,说是普通人林霄奈子都不会信,反正他是不敢乱看,免得碰上游戏风尘的怪侠一筷子将他眼睛戳瞎就是冤死了。

    可惜他有这觉悟三个同伴没有,哪怕有他提醒也是时不时的抬头看,好在他们都是少年知道害羞,只知道偷偷的看。

    林霄见此也不想管他们,看他们这样子应该不是很怪那种,看一下应该没问题吧....

    这时恰好有一桌江湖客也看到了那两人,大声招呼让他们过去唱一曲,林霄眼皮子一抬看到几个江湖客笑嘻嘻的在少女身上隐私处乱瞟,撇了撇嘴,色欲攻心,迟早哪天会死在这上面。

    这时女子唱了起来,一首林霄从没听过的曲子,听音色哀怨缠绵,但她声音很好听,连他都忍不住侧耳倾听。

    但没多久声音嘎然而止,一个似乎喝了一点酒的江湖客一把抓住少女素腕说道:

    “小娘子唱得这么好听,不如随我去客栈独自给大爷唱一曲,唱得大爷高兴了,赏银少不了你的。”

    拉二胡的大爷赶紧上前求道:

    “这位大爷,我爷孙只卖艺不卖身。”

    另一个江湖客一把将老头推开说道:

    “我大哥只听曲不做别的,老头子别捣乱,否则休怪爷爷不客气。”

    那个老大将少女拉过来,伸出一只手摸向少女的脸说道:

    “小娘子这么漂亮,这么细皮嫩肉的天天抛头露脸太可惜了,爷爷我今天怜香惜玉一回,跟爷.....啊!”

    话没说完他突然一声痛苦大叫出身,摸向少女的手上不知何时插了一根竹筷子,鲜血直流滴了一地。

    一个身着绣着雅致竹叶花纹的冰蓝色上好丝稠锦袍,一手背负在后一手摇着一把精致竹扇的贵公子从二楼缓缓走了下来,身后跟着七八个跟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