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宿主总是爱掉线 > 第49章 后路
    紫云也是一脸惊慌的跑了出来,一边想扶起百灵公主,一边也无措的看向黑衣人问道:“你说的是真的吗?皇上真的同意了这件事?皇王怎么可以……公主是他亲妹妹啊!皇上怎么能让公主嫁给那个老王爷?而且通王妃还在,他难道要让公主去做侧妃吗?!”

    黑衣人口中的通王爷,不仅是个六十多岁的老王爷,还是一个病重卧床不起的老男人。

    她家公主今年才二十岁,怎么能嫁给一个快入土的人?而且问题不是她家公主要不要嫁人,而是她家公主根本就不愿意呆在这安京中。

    “皇上的意思……确实是这样。”黑衣人紧张的抹了把汗,出声道。

    “可是皇上之前明明就同意了让我们公主办了这件事后,就想办法把我们接回去的啊!他怎么可以同意中原国皇帝的提议?”紫云有些气急的瞪着他怒道。

    “我不要!不!我绝对不会嫁给那个快死的通王爷的,我不会让他同意这件事的。你!你传消息回去,就说……就说……就说我还有关于中原皇帝的情报,他如果真的要同意这件事,那我就不会再把情报告诉他了。还有,如果他不想我把他的计划放出去!”百灵公主慌乱了一会儿之后,终于冷静了下来,然后她咬牙切齿的出声。

    她扶着门框慢慢的站了起来,然后她站直了身体,挺直了背,抬头挺胸的深吸了口气,然后再深深的吐了出来。

    这口气仿佛她心里的怨气一般吐了出来,这口气出来了之后,她的气息再次恢复到了平静的样子。

    “公主,您这样做……是在威胁皇上,皇上动怒对您也非常不利呀。”门外的黑衣人迟疑的看着百灵公主说道。

    百灵公主冷冷的看着他,眼中闪过一丝狠色,道:“他不仁,就别怪我不义了!他既然利用完了我就想把我永过多的扔在这中原国之内,我不会让他如愿的!他休想这么做!”

    紫云也有忧虑的对百灵公主说道:“公主,这样我们跟皇上等于鱼死网破了,那皇上会放过我们吗?公主我们是不是需要准备好后路?”

    百灵公主道:“你让萃云发信去容灵山,就说我之说的事情从现在开始是时候让他们准备出手了。”

    紫云表情一变,接着点了点头:“是。”

    然后就转身找萃云。

    百灵公主看着前方的黑衣人又道:“你去,除了我刚才说的事外。顺便把我近日身体不恙的消息传出去,近日不便见客。还有,让丛云来见我!”

    黑衣人点了点头:“是!”

    接着他就弓身退了几步,才转身站直身体迅速离开了。

    没多久,安京城外一座别院里飞出了一只信鸽,朝着远方的一座山飞了过去。

    当天晚上,质子公主府里百灵静静的站在自己寝室的窗前,她身后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了一道蒙面黑衣人影。

    “小姐。”黑衣人单膝跪在地上,对她出声道。

    百灵公主背对着他,看着窗个的夜空道:“把你的人都安排到安京城里来。做隐蔽一些,分批进来,别被轩辕锋发现了。”

    黑衣人声音没有任何感情的应道:“是。”

    应完这声后,他转身就从屋子里消失了。

    这时紫云和萃云从屋外走了进来,一个开始帮百灵公主松发,一个去将洗漱的脸盆放在墙边的盆架上,接着转身去关窗子。

    “公主,您身体抱恙的消息现在传出去,会不会引起其他人的疑心呀?”萃云穿着浅绿色的衣服,关完窗子后,回过身来和紫云一起帮百灵公主松发。

    百灵公主端座在镜子前,静静的看着镜中自己年轻貌美的面容。说道:“如果我不这么说,那狗皇帝肯定又要来了。看到他就恶心!要不是为了从他那里得到这院子里的安宁,我又何必帮他接近轩辕宏呢?现在轩辕宏要是没死正好,他还能当用来牵制狗皇帝的一枚棋子。”

    紫云道:“安王爷现在也不知道是什么情况,是昏迷着还是清醒了呢?他要是清醒了,对公主的处境可能也会产生变数。”

    萃云点了点头道:“对呀公主,紫云说的没错。还是让丛云直接派人去北部杀了他吧!只有人死了,才不会产生威胁。”

    紫云没好气的扫了她一眼:“杀什么杀?你沁听到公主说留着他还有用吗!要是杀了,那狗皇帝和南国皇上就少了少个牵制他的棋子。他现在虽然是个威胁,但也是一个保护伞。而且他现在的保护伞作用可比对我们公主的威胁要大一些,再加上他身上还有剧毒,想来清醒也不会那么快。”

    百灵公主突然冷笑一声道:“哼,就算他清醒来又怎么样?我说了,他不可能查出来对他下毒的人是我派去的。如果他能活着回来,那我也许可以利用他,让他和狗皇帝斗起来。轩辕宏好歹也是位前太子,本来就是最适合坐上那个位置的人。”

    紫云叹了口气道:“可是这招太冒险了。”

    百灵公主道:“现在这种情况,不冒险怎么能脱身。”

    三人都没发现,她们的屋梁上一个小型机器人正坐在那里,盘腿坐在那里听着下边主仆三人的话。

    看到百灵公主宽衣上了榻之后,卡其这才从房梁的这头,悄然走到那头。接着一个翻身,就从房梁上跳了下来。

    十几分钟后,他回到了向原策的院子里。

    向原策和亦尘坐在后院的石桌上,白娇在旁边的石头顶上缩成了一大团毛球。

    “那女人改变主意,现在又不希望你死了。”卡其跳到两人面前的石桌边缘对着两人说道。

    “她现在当然不会让轩辕宏死了,她以为轩辕宏还不知道她就是主谋,大概还会假装无辜再来接近我们老大吧。以她现在的处境,自然需要一个让她脱身的机会。”亦尘坐在那里一边啃着厨房做的鸡爪子,一边说道。

    卡其道:“她给自己留了好几条后路。除了拿以前知道的情报来威胁两国的皇帝还,还和什么山上的一个教会有勾结,然后手里还有用来暗中保护她的私兵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