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真没想败国啊 > 第302章 丁府君高兴太早了
    叶庆摇着头,一脸悲叹的看着赵飞燕,仿佛在看一个傻光。

    这让赵飞燕很是不爽。

    “怎么你害怕,后悔了?”

    叶庆还是摇头。

    赵飞燕得意的笑道:“怕了就收手吧!到时你的精锐没有死在战场上,全都死在了女人的石榴裙下,哈哈哈……”

    刚说完,赵飞燕就被臀部那火辣辣的感觉袭上大脑,笑声戛然而止。

    “笑个屁,你一个黄毛丫头,哪里知道男女的那点事。”叶庆顺手又是一拍,打得赵飞燕闷哼一声。

    “等你做了女人,就会明白,什么叫夫唱妇随,你就不会在有这种幼稚的想法了。”

    “哼!混蛋,总之你不会得逞的!”赵飞燕倔犟的扭头转身一边,不服的喃了喃。

    不料,叶庆又是重重一拍,打得她臀部又是火辣辣的疼。

    “会不会得逞不是你说了算,而是我逍遥府的精骑是不是真男人,我相信他们都是好样的,精力这么旺盛,应该能满足你的那些小女子军队。”

    ………………

    绛邑城!

    智伯渊以经撤兵回来了,第二天猛攻闻喜无果,只能留一支偏军看着闻喜,然后带着大队折回来。

    准备对叶庆进行围堵捕杀。

    没想到女兵们却带回了一个噩耗。

    三千女兵死伤被俘虏了一千,三公主赵飞燕被叶庆活捉。

    顿时智伯渊脑袋就有些大,疼得厉害。

    赵飞燕被活捉,一下子让北石军陷入了被动。

    “女子,果然是坏事!”

    智伯渊一阵头疼,摊开河东北部的地图。

    找到乔山与塔山的位置,在中间画了一条线。

    看着四周的地形分布。

    有点抓狂。

    在这个地点,叶庆有三个方向可去,又或者躲进深山里。

    想揪出他极难。

    而北石一但耗费大量的兵马去这里封山,又会摊薄北石的兵力,给南部的大周军有机可趁。

    作为一军主帅,他需要考虑得更多。

    “胡莱,分你四千人马驻防翼城,给我堵住逍遥府骑南逃之路,小道也不要留给他们。”

    “是智帅!”那叫胡莱的将领接令下去。

    智伯渊接着又道:“米封,分你四千人马,驻守绛安邑城!”

    “诺!”

    “陆达,分你三千,给我守着临汾,看住汾水不准逍遥府府骑从中下游渡河!”

    “是智帅!”

    智伯伯招来两个亲卫道:“你二人,一个去白波谷,请求合作,共同围杀叶庆;一个去皮氏,告诉李木将军这边的情况,小心叶庆钻空子向西溜过去。”

    那叫陆达的将领抱拳铿锵回道:“智帅放心,我不会让叶庆跟逍遥府骑向西过汾河的。”

    如果叶庆钻到皮氏,那他就是无能。

    智伯渊道:“虽然我以布下天罗地网,但是我们不要小瞧了叶庆,他就是一支老鼠,而且很精明的老鼠,他的精骑不多,来去如风,想抓到他需要耐性跟实力,所以不能大意。

    任何时候都要小心谨慎,更不要盲目自信还有掉以轻心被他捉到机会,否者就会如三公主一样。”

    “而他绝对不会像对三公主那样,给你们活命的机会,想想我们在闻喜的惨状,失算是要掉脑袋的!”智伯渊扫向众人,千叮万嘱,就怕这群平常桀骜的家伙继续犯同样的毛病。

    “是智帅!”从人轰然领命,挺直了身体。

    ………………

    闻喜县!

    发现北石主力真的北撤之后,丁定终于大舒了一口气。

    “来人,再传消息回长安,北石主力撤了!闻喜战线彻底稳住,期待我大周的主力能早点到来,进行反攻。”丁定奋笔疾书,将写的竹简奏报送了出去。

    然后又道:“来人去请徐先生过来!本府君有事与他商议!”

    话落,只见徐庶从外面走了进来:“丁府君还真是巧了,我也有会想跟你淡淡!”

    “徐先生快快请坐,不知徐先生想淡何事?丁某洗耳恭听,一定认真商讨。”丁定将姿态放得很低,眸光撇了一眼徐庶手中的无影剑!

    徐庶看了左右一眼,丁定道:“来人,二十步近不得让人靠近,违令者杀!”

    “是府君大人!”丁定的亲卫们关上门通通下去了。

    徐庶这才寻了一个就近的位置坐下道:“丁府君一定是在为北石军主力后撤而高兴吧!”

    “这是自然,难道徐先生不高兴吗?”丁定不知道徐庶什么意思,好奇的反问起来。

    徐庶长长一叹道:“丁府君高兴太早了,北石主力退走之时,便是你丢官押解入京之日!”

    “什么?”丁定猛的一惊,腾的站了起来。

    尔后自觉失态,缓缓坐了下去:“徐先生是吓唬本府吧!徐先生切莫乱开玩笑。”

    “丁府君,你觉得我有必要跟你打哑谜或是拿你消遣吗!”徐庶将无影剑摆在案桌上道:

    “柳家不会允许一个与我家殿下亲近的人当河东太守的,何况丁府君默认了柳家子弟跟私兵阵亡在城外,你觉得以柳家的个性不让能让你安生的当太守吗?”

    呼!

    丁定呼吸开始局促。

    徐庶说的无疑是对的。

    在河东这么多年,丁定比叶庆等人还要了解柳家。

    柳家同样是眦睚必报吧!

    肯定是先除了自己,在除叶庆的逍遥府。

    恐怕现在弹劾自己奏章早进了长安城!

    罢免自己的圣旨文书以经快到河东了。

    失去河东北部,本就需要一个替罪羊。

    除了自己还有更合适的人选吗?

    没有了!

    即使他在闻喜干得出色,同样抵消不了这个罪责。

    除非投靠逍遥府。

    突然丁定盯着徐庶,二人对视许久。

    徐庶一脸风清云淡,好像并不担忧。

    “徐先生还有什么想说的,直接说吧!丁某自问无愧于心,河东败局也非我一人之过,有罪当罚,但是丁某绝对不干成为一个任人宰割的羔羊。”丁定手里紧紧捏着毛笔,咔的一下,用力过度折断。

    徐庶将无影箭往前一推道:“丁府君是明白人,有句话叫先下手为强,有它在,我想没有什么是解决不了的,如果有,那就在砍一次,直到魑魅魍魉通通斩尽!”

    “这……是不是有些过了,毕竟他们太过于强大,恐怕会将全天下的……”丁定盯着无影剑,鼓动了一下喉咙,其实早以心动。

    尚方宝剑,可杀一切不忠,可斩一切邪祟。

    徐庶笑着站起来拱手行了一礼道:

    “剑就在这里,拿或不拿都是丁府君的抉择,是生是死也是丁府君自己一念之间,我逍遥府不怕任何敌人,向来只问敌人在哪里?怎么杀?杀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