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朕真没想败国啊 > 第300章 赵飞燕投降
    “那你就过来杀我呀!”

    “我!”赵飞燕气得直跺脚,此时进也不是,退也不是。

    叶庆道:“很纠结吧,我觉得我可以给你出一个主意,投降吧!”

    “投降!不可能!北石人没有投降的!何况我是堂堂公主。”赵飞燕一口回绝了。

    叶庆笑着指向还在负隅顽抗的北石女兵道:“你投降,她们就有活路,你不降,她们通通都要死!”

    赵飞燕顺视看去,此只逍遥府骑皆以从暗出走出来。

    手上握弓拉弦的拉弦,手持弩机的端着弩机,挺枪的挺枪。

    步步为营,步步紧逼。

    一千骑以经被杀了五六百人,只余三四百人受伤在那里紧挨一团。

    想战却无力在战。

    只要一动,无数的弓弩就能将她们射成筛子。

    她们的眼中虽有还有着倔犟跟怒火,脸上却以经浮出惧意害怕。

    这便是女兵与男兵的区别。

    到了关键时刻,男兵可以视死如归,但是女兵极少有人能做到。

    羊终究还是羊,尤其是一群羊,很容易被集体感染。

    单个或是几个的时候,她们反而更能发挥优良的坚毅品质。

    一群的时候,更容易被负面情绪带动。

    赵飞燕闭上了眼睛,脑子里挣扎不停。

    “你们大周就只会欺负女流之辈吗?”赵飞燕记起乔山寨叶庆还放过了女人跟孩子。

    应该不是冷血无情之人。

    所以她想争取一二。

    不过叶庆却轻轻摇头冷笑:“战场上没有女人男人,有的只是敌人,既然从了军,那更是宿命;

    换了你们北石的军队,我相信没有人能做得比我更好,投降吧,她们可以不死!”

    仔细一想,叶庆说得是事实。

    战场上没有人会因为他们是女兵就同情,就心慈手软。

    叶庆没有一口气全射杀了,以经是很仁义了。

    赵飞燕幽幽一叹,长剑脱手落地。

    “算你狠,希望你说到做到!”

    赵飞燕投降了,当下有两名士兵上前用绳子将她给捆了。

    叶庆这才收戟。

    黄忠、赵云二人这才收弓从暗处出来。

    叶庆走到赵飞燕的身边,提捏着她的下巴道:“我有我的道,有我的信仰原则,不需要你来督导,好好考虑一下我会把你怎么样吧嘿嘿嘿……”

    松开赵飞燕的下巴,叶庆带着无奈又幽愤的赵飞燕,返回走向被围的北石女兵道:

    “你们的主将赵飞燕以经投降了,我答应过她不杀你们,放下兵器吧!”

    “什么,不可能,我们三公主不可能被你……”

    “公主,不能投降呀,是我们害了你……”

    看着一个个带着哭腔的北石女兵,赵飞燕有些懊悔。

    这些应该是花一样的少女,应该在家相夫教子的好女子。

    本不应该出现在战场上,本来应该好好的活着,如今却将大好年华……

    深吸了口气,抛去脑中的杂念,赵飞燕道:“凤凰军听令,放下武器,此战我们败了,那就潇洒一点,别被这群臭男人瞧不起,将眼泪擦干。

    “是,公主殿下!”

    北石女兵们铿锵回了一声,然后不甘的丢下了兵器,任逍遥府骑活捉俘虏。

    叶庆道:“赵飞燕,你派一个人回去,告诉你的那两千骑,别在追了,在追我就把她们全杀了。”

    赵飞燕知道叶庆说得是真的。

    如果还想设伏,那两条骑,同样不是逍遥府骑的对手。

    因为她们没有主将了,而且疲惫不堪。

    于是赵飞燕点一个心腹,让她回去传话。

    打扫完战场,大队继续出发。

    一个时辰后到达塔山派。

    到了这时赵飞燕才知道,塔山派早以经被叶庆的人给拿下。

    白波谷附属山派塔山派被人给挑了。

    而且看其伤口,皆是武林人士所为。

    叶庆根本不用军队就消灭了塔山派。

    叶庆此次北上,还带了一批江湖武林人士。

    这个发现,让赵飞燕有些不安。

    叶庆并非是没有准备。

    而是早有预谋的。

    也许长安的那个大周皇帝,也早有布局,早早的派遣了网罗的江湖势力齐聚河东。

    塔山派!

    后殿厅!

    叶庆将手下们都招了进来。

    “相信大家对汉臣的指挥能力有了一定的了解。”叶庆指着一旁脸上刺了面青字的狄青道。

    赵云、李存孝、黄忠等人皆点头。

    这场漂亮的伏击战,就是出至于狄青的策划。

    三人不知道这个脸上刺字的青年来自哪里,怎么会跟自家主关联上。

    不过有着一品个人实力,还有着杰出指挥才能的狄青,迅速获得众人的好感。

    人不可貌相,便是其最好的证明。

    “所以,接下来我要委任汉臣要职。”叶庆看众人没有意见,于是接着又道:

    “汉臣带一千骑还有汉升一起,押着北石女兵向东走,我会给你们一份地图,地图上标注着各方势力图,遇上北石军能躲着就不要开战,碰上白波谷的附属势力,就用我的名号斩尽杀绝。

    沿途还有一些忠于我大周,依然在蓄势反击的河东忠良,你们就与之结好,能收的收,不能收的也帮衬一二,让他们壮大与北石军为敌。”

    “是主公!”狄青与黄忠双双站出来道。

    “那主公,我们呢?”赵云问道。

    他跟李存孝才是军中主力呐。

    其它他们更想带兵作战。

    叶庆道:“你们二人跟我一起,带着赵飞燕去一趟白波谷,我们去踢山门,灭了这个祸患!”

    丝!

    灭白波谷!

    就我们三个人!

    赵云与李存孝对视一眼。

    有些弱了呐。

    就算带着二三百骑,也还是少了点。

    想毁了白波谷还不够呐!

    叶庆拍拍手道:“丁春伙、石破天,出来跟大家打声招呼!”

    顿时,后殿的大门被风吹开。

    一个青年普通男子跟一个老年阴脸男子出现在殿厅外。

    那普通青年,看似普通,仔细一瞧,却有些温润。

    脸泛正气,眸带星辰。

    看着是一个正派人物。

    而那老年男子,留有一头飘逸银发,常蓄过肩长须。

    看着像是银头鹤发,仙风道骨,但是那张阴森的脸还有能吞噬的人眸子,却让无时无刻不透露着歹毒。

    让人陡然警惕,想杀而后快!

    “丁春秋(石破天)拜见主公!”

    丁春秋与石破天同声说道,下一刻二人相视,丁春秋脸上闪过不快,还且丝怒意,左手一抬,欲要动手施毒杀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