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670章 全靠忽悠 天外之境
        凌天装模作样的在沈碧鸢的院子里安顿了下来,数日之内,也是由沈碧鸢的贴身亲卫照料。

        毕竟如今凌天的琴师和符阵师的身份,让沈碧鸢,对其非常的重视。

        三天之后,凌天悠悠的醒来。

        他也不得不醒了,因为这从早上开始,那沈碧鸢就坐在凌天的窗前,一直看个不听。

        甚至还伸手在凌天身上摸来摸去,凌天实在没有办法,只能醒了。

        他身上的秘密可不少,这样被摸来摸去的,保不准就露馅了。

        “沈小姐这是干什么!?”

        凌天起身,一脸警惕的看着那沈碧鸢。

        “呵呵,怎么,你一个男人,害怕我占你便宜不成!?”

        那沈碧鸢站起身,“你叫寻秦!?”

        “没错。”

        “可是我怎么从未在人族,听说过这么一个名字,你的琴技不错,还是一个符阵师,按理说,应该不会是无名之辈。”

        沈碧鸢的目光,冷冷的看着凌天。

        作为飞升联盟四方尊之女,沈碧鸢,并没有那么好骗,而且,她也不是没有怀疑过凌天的身份。

        “呵呵,这有什么可奇怪的,我是飞升武者,你也知道,飞升武者之中隐藏的强者有很多,我不过是平时低调惯了,从未想过,要在人族扬名。”

        “所以,你未曾听过我的名号,在正常不过了。”

        凌天也从床榻上起身。

        “我听说,你是从外面进来的,本不是这据点的人,难道,是第一次来万妖仙州?”

        沈碧鸢又问。

        “没错。”

        “万妖仙州作甚?”

        “呵呵,我四海为家,居无定处,想要去哪,就去哪,如今不过是对万妖仙州比较好奇,所以便来了。”

        “呵呵,我不信,你休想骗我。”

        “别以为我不知道你究竟想要干什么。”

        沈碧鸢豁然转身,让凌天微微一怔。

        难道,难不成这沈碧鸢在自己身上,发现了什么不成!?

        不料,那沈碧鸢忽然冷笑一声道,“我不过刚刚到了这经纬山,你随后就到了。”

        “而且,这里有雷泽出世的消息,如今几乎传遍小半个万妖仙州,你说你是云游到此,当我是傻子么?”

        沈碧鸢看着凌天的眼睛,“其实,你也无需骗我,你是飞升武者,想要投奔我们飞升联盟,还想进入雷泽,所以才会故意接近我,这,并不高明,也不丢人,你大可以承认。”

        凌天闻言蹙眉,暗道这姑娘戏挺多啊。

        他自己还没想好的理由,对方倒是都给想好了。

        如此,倒也省的凌天去胡编乱造,索性讪笑一声,“沈小姐天资聪慧,慧眼如炬,这都瞒不过你。”

        “呵呵,看你也还算坦诚,罢了,我也不追究,不论你心中藏着什么小心思,但是你只要记住,跟着我沈碧鸢,日后,你必然可以在人族中,飞黄腾达,平步青云。”

        沈碧鸢傲然道。

        “呵呵,是么!?”

        凌天不置可否。

        “自然,难不成我堂堂飞升联盟四方尊之女,还会骗你不成?”

        沈碧鸢横了凌天一眼。

        “那好,日后,还望小姐多多提携。”

        凌天拱手,不忘加上一句,“自然,我也会帮助沈小姐,提升琴技。”

        “这还不错。”

        “来吧,帮我抚琴,我也和你说一些,关于那雷泽的事情,你是从外面来的,怕是对雷泽,了解的不多。”

        说罢,沈碧鸢便出了房间。

        “呵呵,有点意思。”

        凌天看着那沈碧鸢曼妙的身影,摇了摇头,还是跟了上去。

        毕竟,他的确对那所谓的雷泽,知道的不多。

        这个傻瓜想要告诉他,那么自然是要听一听的。

        宅院内,沈碧鸢已经放好了古琴。

        “怎么帮我!?”

        沈碧鸢坐在古琴之前,看向那走出来的凌天。

        不知道为何,沈碧鸢忽然发现,这寻秦身上总是有一股淡漠不羁的迷人气质,那双眸子里,仿佛天地崩塌,都不会出现任何波澜。

        仅仅是这么一双眼睛,便是她,从未见过的。

        真是一个神秘的家伙。

        “沈小姐可以随意抚琴,我会在你有问题的地方,指点你。”

        凌天负手道。

        “好!”

        沈碧鸢颔首,旋即拨动琴弦,仍旧是之前的那一首失魂曲。

        这首曲子,也是她的琴音之术中,攻击性最强的曲子了。

        不过,不等沈碧鸢弹奏三个呼吸,便是被凌天拦下。

        “小姐,你的琴技问题很大,所谓失魂曲,是攻心为主,但是,你用心了么?”

        凌天摇摇头,说了句云里雾里的话。

        但只有一句,那沈碧鸢等了半天,凌天却是不再说了。

        “没了?”

        沈碧鸢挑眉。

        “没了,你要意会,言传,点到为止。”

        凌天摊手:“我想,以小姐的聪慧资质,应该很快,就会有所领悟的。”

        “好吧。”

        沈碧鸢蹙眉,暗暗嘀咕了一声,“用心?”

        沉思良久,沈碧鸢小心翼翼的再度抚琴。

        可又不等三个呼吸,那凌天则是鼓掌,“哎,对咯,对咯!就是这样,小姐真是天资过人!”

        沈碧鸢额头上,尽是黑线。

        暗道我这和之前,也没感觉有什么不同啊!?

        不过,心中的骄傲,让沈碧鸢自然不会再有疑惑,一曲抚下来。不动声色。

        “呵呵,你果然是厉害,这一曲下来,我的确发现,比以往要好了很多。”

        沈碧鸢笑道。

        “必须的。”

        凌天轻声咳了下,但是在桃园中,那六爻青虚等人都要笑趴下了。

        “这凌天,可真是够坏的了,这么忽悠人家姑娘。”

        青虚摇摇头,“没办法啊,这姑娘也真是傻啊!”

        “小姐,你是不是也应该和我说说,那雷泽的事情了?”

        凌天忽然挑眉。

        “好,既然你这么想知道,那我就和你说说。”

        沈碧鸢起身,将古琴收起来,在院子里踱着步子,悠悠道:“在说雷泽之前,我且问你,你可知道,什么是天外之境?“

        “天外之境?”

        凌天皱眉,而后摇头,“从未听闻。”

        他这话是真的,天外之境,他从未听说,即便是六爻,也从未和她说起过。

        桃园内,青虚和六爻对视一眼。

        两人也耸耸肩,显然,这天外之境,他们也是不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