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622章 灭杀【四更】
        整个玄天正宗主峰彻底沸腾了起来,这凌天真的太狂了点。

        送伪仙尊之器?

        而且出手不用兵刃!?

        这是何等的蔑视,凌天真正狂起来后,让人惊的连下巴都快掉下去了。

        可以想象的出,君不凡此刻的心情有多憋屈,原本想着报仇,将之前所有屈辱,都还给凌天。

        却没想到,还未动手就被疯狂抽脸,气的都快吐血了。

        而且,这凌天竟然敢说不用兵刃和他交战,真当自己手中的风翔剑是烧火棍么!

        君不凡沉着脸,继续说道:“剑客一言,驷马难追,你既然敢当众羞辱我,就要承受这等狂妄的代价。你若一剑败不了我,你给我伪仙尊之器,若是我输了……”

        “你不会输,只会死!”凌天挑眉。

        “非死不可!”

        君不凡咬牙切齿的道。

        “好,那我们就生死不论!”

        顿时间,主峰之上的所有人,全都倒吸了一口气。

        这次,可真是生死之战了啊!

        所有人不可置信的看向凌天,这家伙到底是不是疯了,不用兵刃,一招灭杀现在的君不凡么!?

        这似乎,并不可能。

        但是,很快,他们就能见证了。

        凌天从大殿门前飞下来,悬浮在君不凡对面。

        身上,没有任何气息散落,“出手吧。”

        “但是我提醒你,用你最强的一剑,别让自己死的冤枉,因为,我不会给你第二次机会。”

        凌天开口,仍旧是在刺激君不凡。

        “好,我就让你再嚣张一次,凌天,你记住,今天你所以会败,就是因为,你太小看我了!”

        君不凡冷冷的握着手中剑,身上的剑意,再度震荡起来。

        众人屏住呼吸,目不转睛。

        大战,一触即发,这次应该不会很快就结束吧。

        那君不凡将自己四阶仙王巅峰战力催动到了极致,他深吸口气,神色凝重,不敢有丝毫大意。

        轰!

        下一刻他身上暴起通天大成的磅礴剑意,真元流转,浑身上下剑光绽放,长发无风自舞。

        能够在仙王境界领悟本源剑意,就可以被称作剑道奇才,需要千万人中独一无二的天赋。能够将初级的本源剑意,修炼到中级,君不凡用了近乎三年的时间,他的剑道天赋绝对不差,否则也不会炼成斩凡剑法。

        单论天赋,他绝对不比隐莫愁差,而且在玄天正宗和重楼两大势力的支持下,他的资源,要比任何天骄,都丰厚。

        嗖!

        没有丝毫废话,等到剑势攀升到巅峰的刹那,君不凡一步踏出,拔剑出鞘。

        锵!锵!锵!

        顷刻间,就有九道残影浮现在凌天四周,每道残影各出一剑,每一剑都蕴含着凛冽的寒芒。更为夸张的是,九道身影所处的位置,各有玄机,剑光中闪烁着完全不同的灵纹。

        众人见此,都是一惊,这一剑,竟然和之前君不凡施展出来的斩凡剑法,还不一样,不,不是不一样,而是从一剑,分裂成了九剑!

        这九剑就像是剑阵一般,让他这一道剑法,威力暴涨!

        九道残影间有流光转动,宛若游龙,快过惊鸿,原来,这才是斩凡剑法的真正面目么!?

        无论从什么角度看,这等杀招都堪称天衣无缝,凌天别说一剑击败君不凡,能保证自己在此剑之下不被伤到就相当了得了。

        玄天正宗等人在大殿之上,看着那君不凡,暗自点头。

        君不凡不愧是他用二十多年,暗自培养起来的子孙。

        日后的成就,很快就会超过他了。

        就在众人想破脑袋,都觉得凌天无法破解此招之时,那战台上的凌天在九道身影将要杀来之时,颇为意外的闭上了眼睛。

        下一刻,诡异的事情发生了。

        半空中的九道残影,像是被禁锢一般,原本快若惊鸿的剑光慢的令人发指起来。

        蹭!蹭!蹭!

        身处其中的凌天,宛若闲庭信步般,随意走动起来。一步,两步,三步,他慢悠悠的走着,不时停下脚步,微微侧身,就避开了众人眼中堪称凶险之极的剑招。

        凌天走的很慢,可那剑光在贴身而过后,却又诡异的快了起来,快到连残影都无法看清。

        一时间,所有人都看的目瞪口呆。

        分不清到底是凌天身法太快,还是君不凡的剑光太慢,快慢之间,光影纵横,剑意交错,让人眼花缭乱,仿佛空间都跟着扭曲了起来。

        大殿之内,那原本自信满满的玄天宗主,身体颤抖起来,惊诧不已的道:“这到底怎么回事?这凌天的阵法,怎么如此诡异!?”

        “貌似是,天族的身法,太快了,方寸之间犹如瞬移,这是仙尊才能拥有的身法手段!”

        九千岁姜黎皱眉。

        心中震惊,这凌天怎么会拥有天族的功法,难不成,是秦明月教授的!?

        “仙尊才能用拥有的身法!?”

        这下,那玄天宗主听闻,脸色瞬间阴沉下来,如果君不凡的斩凡剑锋无法奈何这凌天,那岂不是,要输了!?

        轰!

        就在此时战台上的君不凡再也无法忍受,狂啸一声,想要将九剑的威力,全部祭出来。这是他最后的手段,若还是无法逼凌天出剑,他必败无疑。

        玄天宗主紧张无比,但是秦明月则摇了摇头,这君不凡早就输了。

        剑者,杀伐果断,最怕投鼠忌器,丧失锋芒。

        嘭!

        果不其然,凌天紧闭的双眼在睁开的刹那,已经是高级的本源剑意瞬间爆发。

        轰隆隆!

        银色的光芒从凌天体内绽放出去,他银色白发张扬乱舞,空灵俊秀的面孔,如仙人般不食人间烟火,眉心一点天地印记,平添一抹剑仙的气质。

        而之后,凌天抬手,以指为剑,御剑而出,虽然不是任何剑法,但每一道剑锋划过,仿佛都是带着本源之剑道真理。

        咔!咔!咔!

        君不凡的剑意瞬间就被崩溃了,中级和高级的剑意本源之间,可是有着鸿沟般的差距。

        何况,一个蓄势待发,一个巅峰已过。

        就像是一柄绝世宝剑,和一柄生满铜臭的剑刃,在触碰的刹那,后者立刻浑身碎骨。

        噗呲!

        君不凡当场就吐出口鲜血,他的斩凡剑法连施展的机会都没有,在本源剑意的加持下,凌天挥出去的剑芒,一个眨眼就摧枯拉朽,斩碎了对方身上的护体真元。

        嘭!

        磅礴剑势宛若山岳般落下,君不凡又是口鲜血吐出,被压的面色通红。

        扑通!

        腿脚一软,跪倒在了战台上。

        咔擦,半个主峰都崩塌下来,众人倒吸口寒气,这压在君不凡身上的剑势到底有多可怕。

        君不凡目光呆滞,看向凌天充满了惊惧。

        对方只需要一个照面就可以让自己落败,可他却选择了最轻松最省力的方式。

        硬生生让自己像个小丑般,在台上表演这么久,然后在残忍的一剑将自己击败。

        “我输了……”

        君不凡浑身鲜血淋漓,手中的风翔剑,都在悲鸣。

        他输了,谁给了连剑法都未施展的凌天。

        而且,他的斩凡剑法,竟然连伤,都未曾伤到过对方。

        天知道,这凌天的剑道,有多么恐怖。

        “输了,那就死吧!”

        凌天冷笑,袖中的那一指,再度点下。

        “凌天,你休得放肆,在我玄天正宗之内,你敢杀我陈家子孙!?”

        大殿之内,那玄天宗主厉喝道。

        “哼,你这老不死,现在我就是想要和你撕破脸皮了,这君不凡,是我第一个杀的,很快,就到你了,别急!”

        声音落下,凌天根本不顾那飞身出来的玄天宗主,手指猛然点落,那君不凡,便直接被灭杀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