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465章 赌命【求果实】
        天石坊。

        这里,是巫山城最大的赌石坊市。

        和悦来客栈一样,天石坊背景也是极其深厚,而且老板神秘,众人只是知道,天石坊的声音遍布整个大晋,即便是东华仙山境内的两大顶级宗门,也要给天石坊的面子。

        甚至有人说,天石坊背后是大晋皇族,即便是位列仙王录上的顶级仙王,也不敢招惹这个天石坊。

        凌天和叶夕婵等人来到天石坊的时候,便是看到这里围满了人。

        打听了一番才知道,是这天石坊的上面来人了,带来了一批上好的石料,很多鉴石师都在里面赌石。

        而且听说有人赌出了了不得的宝贝,让天石坊今天格外的火爆。

        “完了,我有预感,冷哥哥一定就在里面!”

        叶夕婵蹙眉。

        “我也有预感,今天我们怕是要发财了!”

        左仙芝笑嘻嘻的,看向凌天。

        “别高兴的太早,走吧,进去找冷家小子!”

        凌天拂袖进入天石坊。

        自从来了这七大仙州之后,凌天还真的已经很久都没有赌石了,也不知道这里的原石,有什么门道。

        之前,如今四象塔内放着的那块圣原石,凌天就无可奈何。

        进入天石坊,直奔赌石的核心区域。

        好不容易挤进去,凌天便是听到了一阵惊呼声传了出来。

        有璀璨的光芒,从人群中绽放出来。

        嗯!?

        是丹药的香气!

        凌天挑眉。

        而且,还是古丹!

        “哈哈,是一品神丹天元丹!”

        “小子,你输了!”

        “来吧,赶紧将你手中的那长鞭交出来!”

        有人猖狂大笑。

        凌天带着叶夕婵挤进人群,发现场中遍地都是原石,而且其中有着数道身影伫立,应该是在赌石。

        “冷哥哥!你果然在这里!”

        叶夕婵一声娇喝,那场中的一道黑衣身影,便是转过身来。

        不过,当看到叶夕婵的瞬间,那人便是一咧嘴,“叶妹妹,你怎么来了!?”

        “废话,我们不是约好了在巫山城汇合的么,我当然来找你了!”

        “没想到,你还是来赌石了,你不怕冷叔叔罚你!”

        叶夕婵掐着腰道。

        “呃,这个……你不说,我爹怎么会知道呢!?”

        那冷家小子挠挠头。

        “喂,你这个人怎么回事,愿赌服输,现在,把你的鞭子给我!”

        但是,冷家小自身后,一个壮汉低声喝道。

        “急什么,难道还怕我冷临风赖你账不成!??”

        冷家小子朝着叶夕婵歉意一笑,旋即转身,咬咬牙,就要将手中的长鞭递过去。

        “冷哥哥,这鞭子我没记错,是冷叔叔在你十五岁生日的时候给你的,你竟然把他给输了!?”

        叶夕婵却是瞪着眼睛。

        “叶妹妹,你放心,我会赢回来的!”

        冷临风摇了摇嘴唇,还是将那手中的长鞭,扔了出去。

        壮汉将长鞭接过,看了一眼,这才颔首笑道:“不错不错,国器长鞭,炼制手法也比较精妙,能值些钱!”

        “好了,既然你已经输光了,那就……滚出天石坊吧!”

        那壮汉冷笑一声,转身就要走。

        周围的围观武者,也是一阵唏嘘嘲笑。

        “这个从南华来的后辈真是个愣头青,连田壮都敢挑战,不知道他是城主府的人么,在这天石坊,可是极为有名的鉴石师!”

        “没错,接连赌了十几盘,这回输光了吧!?”

        “等等!”不过就在这时,有声音响起。

        那壮汉回身,发现还是冷临风。

        “怎么!?”

        他蹙眉。

        “还没赌完呢,你着急走什么!?”

        冷临风嘴角微扬,笑道。

        倒是没有将周围的嘲笑放在眼中,脸上的气度,绝对不是一般人能够拥有的。

        此子的心性,倒是极强。

        这才算是冷玄夜的儿子。

        不错!

        人群中的凌天暗暗颔首。

        如果这冷家的小子是一个赌性成瘾的纨绔弟子,那么他绝对不会管的。

        但好在,这家伙敢作敢当。

        “哦!?你还想赌!?不过,你已经输光了你身上的所有东西,拿什么和我赌!?”

        那壮汉将国器长鞭收起来,回身看向冷临风,但目光,却是忽然注意到了那人群中的叶夕婵。

        “这小丫头长的倒是不错!?是你朋友!?”

        “这样吧!我可以和你赌,赌注就是她,你输了,这小姑娘给我玩玩!”

        “你找死!”叶夕婵羞怒。

        冷临风却是将叶夕婵拦下,看向那壮汉,目光中,隐隐有这杀意弥漫,“我和你之间的事情,不关别人。”

        “我和你赌最后一把!”

        “赌注就是……”

        冷临风掏出一把刀,扔在地上,“这条命,你敢么!?”

        赌命!?

        冷临风声音落下,周围便是想起了一阵大哗之声。

        这家伙疯了不成。

        赌命的!?

        太狠了吧?

        “你疯了?”

        那壮汉也蹙眉。

        “怎么,不敢?”

        冷临风冷笑。

        “如果不敢,那就将我的东西,都还给我!”

        “然后,我们在说说你侮辱叶妹妹的事情!”

        “哈哈哈,真是笑了,你觉得,我田壮会怕你一个毛头小子?”那壮汉哈哈一笑,当即拍拍手,“行,既然你这么想死,那我成全你!”

        “诸位,你们也都在场,为我做个见证,今天,是这小子自愿和我赌命的,如果一会儿他反悔,我可就亲自动手了!”

        周围的武者一阵起哄。

        毕竟,这等赌命的场景,可不少见。

        而且,还是一个毛头小子。

        如果死了,倒是可惜了这一身的武道天赋。

        但是没办法,谁让这家伙非要赌呢!?

        “好,来吧,这次你先来,还是我先来!?随你!”壮汉笑道。

        “这次你先来!”

        冷临风道。

        之前的十几次,都是他先选择石头,但只是赢了两次。

        这次,他要换一换顺序了。

        “呵呵,行,那我就让你心服口服!”

        壮汉冷笑一声,但是眼中却是有一抹冷冽之色闪过,不着痕迹的看向身后的一道身影,那道身影看似随意的走在原石之间,但是却在一块石头之前,停留了三个呼吸,而后走开。

        一直在查看原石的壮汉当即走了过去,将那块只有香瓜大小的石头拿了起来。

        “好了,就这块了!”

        “小子,你来选吧!”

        “放心,你选石头的钱,我帮你出了!”

        那壮汉笑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