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464章 冷玄夜之子【四更求果实】
        “嗯!?”

        凌天都被气笑了,“姑娘,你这是被多少男人伤过啊,对我们男人,如此了解!?”

        “谁!”

        “谁被你们这些臭男人伤过!?”

        “我,我才没有!”

        那女子一怔,没想到凌天竟然反将一军。

        “呵呵,那你怎么就这么了解男人?”

        凌天撇撇嘴,不过是一个小姑娘而已,还想自己玩嘴皮子!?

        “静心庵弟子!?”

        此时,叶夕婵却是蹙眉。

        静心庵是东华仙山境内,四大一流宗门之一。

        和那天华宗,枯木崖,还有清风楼并列。

        不曾想,今天到了这巫山城没多久,就将四大仙宗全都碰上了。

        “静心庵,知寒。”

        那女子双手合十,“我看两位姑娘都是良人,劝你们,还是离这个人远一些,这家伙,不像是好人。”

        “我知寒绝对不会看错!”

        那道姑还是道。

        “嘿,你这道姑,好生不讲道理!”

        左仙芝还想和那人理论。

        “仙芝,罢了!”

        凌天撇撇嘴,也不想纠缠下去,但却是上前,蹲在那摊位之前。

        “你要干什么!?”

        那知寒怯生生道.

        “呵呵,不干什么,你在这里摆摊,我想要看看,难道不行!?”

        凌天耸耸肩。

        “那你快些看,别挡着我做生意。”

        那道姑抿抿嘴。

        如果凌天耍无赖不让自己做生意,那她只能求助宗门的其他师姐了。

        但是,以她在宗门内的地位,怕是没人会来帮自己。

        看着那道姑苦巴巴的脸,凌天心中那点儿戏弄之心,也顷刻间消失了。

        罢了,不过还是一个小姑娘。

        或许真的被男人伤过。

        他也不至于和一个小女子一般见识。

        但是,他目光在那道姑身前的摊位上扫过,眼睛却是一亮。

        下一刻,他伸手将摊位之上的一尊小塔拿了起来。

        “这是什么!?”

        这小塔浑身青铜色,看起来有些古意,应该是数千年前的东西。

        本以为像是一个损坏了的仙宝,但是拿在手中,感觉却是不像。

        貌似,里面有东西,但表面尽是阵法。

        “这你都不知道!?”

        那道姑和周围围观的武者都是一副惊讶的表情。

        “叔叔,这是大晋独有的藏阵宝塔。”

        “宝塔之内,有着古人收藏的宝物,但是周围有阵法隔绝,想要获得宝物,需要破解开宝塔外的阵法才行。”

        “宝塔层数越高,阵法越强,代表着里面的宝物越珍贵。”

        “这是五层宝塔,里面的东西应该不错,勉强能够出国器品阶的东西,但是也不一定,需要赌。”

        叶夕婵解释道。

        “哦!?倒是有趣,我确实是第一次见!”

        凌天挑眉。

        大晋,还真是一个充满了趣味的地方。

        “你放下吧,这东西你又打不开!”

        那道姑不耐道,想要赶紧打发了凌天离开。

        “的确,里面不过是一件准国器级别的匕首而已,并不值得我入手。”

        凌天一笑。

        周围的武者都是惊讶。

        怎么,这家伙看了一眼宝塔,就能知道里面有什么东西!?

        “胡扯!”

        道姑当然也是不信的。

        “呵呵!”

        凌天也不想浪费时间,手一松,五层宝塔化作尘埃落下,一把匕首,掉落下来。

        的确是一把顶级仙王级匕首,品阶准国器!

        “嘶!”

        “这……这家伙,竟然随手之间,就将那宝塔的阵法给破掉了!?”

        “好厉害的阵法造诣!”

        众人暗暗惊呼,那叶夕婵也瞪大了眼睛。

        此时此刻,她终于知道,这个叔叔,并不是一无是处啊!

        但以这阵法造诣来说,就对不是一般人能够达到的。

        那道姑也呆呆的看着摊位上那一抔尘沙,忽然哭出了声音。

        “我的宝塔,你赔我!”

        “我是要卖钱的!”

        “呜呜,臭男人,你就是个坏人。”

        凌天:“我日……”

        巫山城正中央的大街之上。

        凌天将一堆破烂扔给左仙芝。

        这些东西,都是从那道姑的摊位上买的。

        没办法,不买她就哭。

        最后凌天只好将那些东西都买了下来,那道姑却是一溜烟的跑了。

        “哈哈,师父,我还是第一次见到你被一个小女子如此折磨呢!一直以来,哪个女见了你不是被你所迷住的,她就不是呢!”

        左仙芝忍俊不禁。

        “别瞎说,我可没能力去迷住所有女人。”

        凌天摇摇头,又看向那正看向自己的叶夕婵,“叶家侄女,现在我们要去哪?你来巫山城,应该还有事情吧!?”

        “哎呀,我险些给忘了!”

        叶夕婵这才反应过来,拍了下自己的脑门,“我和冷哥哥约定好要在巫山城的悦来客栈碰面的,现在他应该早就到了,我们赶紧过去吧!”

        “冷哥哥!?”

        凌天挑眉。

        不会这么巧吧?!

        悦来客栈。

        这客栈的名字虽然俗气,但却是大晋最大的客栈了。

        据说还是连锁的,整个大晋到处都是,而且客栈的规格很高,听闻是大晋的一位大人物创建的,但具体是谁,并没有人知道。

        此时悦来客栈之前,叶夕婵掐着小蛮腰,气鼓鼓道:“这个家伙,一定又去赌了!”

        她和凌天来到这等了半天,也不见有人来会面。

        “赌?赌什么!?”

        凌天疑惑。

        方才他已经打听了,叶夕婵口中的冷哥哥,就是他的另一位故人,拥有凶灵幽夜太初意志的冷玄夜之子!

        没想到,这家伙竟然和叶孤城一样,都是飞升之后开始要孩子。

        而且,两个孩子还是指腹为婚的!

        真会玩啊!

        “赌石!”

        “这家伙哪都好,就是这癖好不好,他应该早就到了,现在不来这里和我会面,一定是去巫山城的赌石坊赌石去了!”

        叶夕婵气哼哼道。

        大晋多山,自然也多矿。

        原石很多,这让大晋的赌石文化也很兴盛。

        甚至有很多宗门都是以赌石起家的。

        大晋十三位仙王录上有名的顶级仙王中,更是有一位是靠着赌石名震天下,从而拥有了顶级仙王战力,进入仙王录的。

        正以内如此,让大晋的武者,更加热衷于赌石。

        “这么说,你的那冷哥哥赌石很厉害了?”

        左仙芝问道。

        “厉害什么呀,他根本就是一个半吊子,他说,他爹总和讲一位下界故人的赌石故事,让他很着迷,所以他就迷上了赌石!”

        “但已经浪费很多仙石了,就是没记性!”

        叶夕婵苦着小脸。

        “哎呦!”

        凌天伸手捂着脸。

        好么,这锅,还是掉在自己身上了。

        “怎么了叔叔!?”

        叶夕婵看过来。

        “没事,去找他,不然他怕是要输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