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430章 帝九歌,不是引路人
        “他,很早之前,就变了。”罗暨颔首,“也正是因为如此,我才觉得,他已经,不适合成为楚国国主。”

        “没有了那份博爱之心,成为国主,也会让楚国到那万劫不复的境地。”

        凌天瞳孔微缩。

        不曾想,这罗暨还有这份见解和胸怀。

        “呵呵,怎么,你如此看我,是不是觉得,我罗家一门上下,都应该是那杀人不见血的邪恶之辈?”

        罗暨看向凌天,笑道。

        凌天抿嘴不语。

        “那不过是传闻,但是,我能够成为楚国太师,死在我手上的人,的确不少。”

        “而且,我罗家的传承,就是血煞,难免让人心生畏惧,这样塑造了我罗家在旁人眼中的声望。”

        罗暨饮了一口茶,又道:“想来,那神山之上的,就是你吧?”

        凌天搓着手。

        那罗暨又笑道:“你也不用瞒我。”

        “如果我真的想要对你不利,方才就擒下你了。”

        “而且,在进入圣比之地前,我也已经告诉你,那里面有这青霄大帝疑冢,想来,你和太子,就是在疑冢之内遭遇的。”

        “只不过,我不清楚,他想要的是什么。”

        凌天也摇头,“我也不清楚,其实我的确已经拿到了大帝疑冢里面的东西。”

        声音落下,那罗暨的眼中,便是有精芒闪过。

        “凌天,东西你拿到了,我本不应该过问,但是,为了罗魇,我还是要问问,大帝疑冢之内,可有血煞本源!”

        罗暨看向凌天。

        脸色,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

        “血煞本源!?”

        凌天蹙眉。

        他仔细会想,但是,从大帝疑冢的棺椁中,貌似只有两样东西,一道仙火。

        一颗……

        忽然,凌天挑眉。

        难道,那枚古丹,是血煞本源!?

        不对啊,那分明就是一枚丹药。

        “太师,血煞本源是什么!?”

        罗暨沉吟一声,“我也不清楚,但是据我猜测,那应该类似一种印记,就像……天之女子衿额头上那一枚!”

        凌天心中疑惑,如此说,那么那枚古丹,就被排除了。

        “凌天,他要的本源,应该是这东西。”

        可此时在桃园内,小青手中捧着一道血色印记。

        那印记绽放着神圣光芒,一道道神秘的本源血煞气息,在其中涌动不休。

        “血煞本源!?”

        凌天心中惊诧,传音问道,“小青,这东西你是从而得来。”

        “是那九头龙蚺脑门上的,被我扣下来了。”

        小青摊手。

        “原来如此!”

        凌天心中了然。

        想来也是,当时在九头龙蚺就在神山之上,扰动万里血煞气息。

        那么身怀这等血煞本源,也就说得通了。

        原来,罗家想要的,是这个。

        旋即,凌天手掌一番。

        那道印记,便出现在凌天掌心之中。

        “太师,可是此物!?”

        “血煞本源!”此时此刻,罗暨豁然站起。

        目光死死的盯着凌天手中的血煞印记。

        “你真的拿到了此物!?”

        “曾经我和夫子在发现那遗迹的时候,就感应到了这血煞本源的气息,如今果然让我看见了!”

        罗暨想当的激动,但是,也没有动手抢夺的意思。

        “凌天,实不相瞒,罗魇差的,就是这一枚本源印记!”

        “有了这本源,魇魇的体质,可以直冲圣体,武道天赋,也会突飞猛进!”

        “你想要什么,和我说,我都可以和你来换这本源印记,他对于你,是没有用的。”

        那罗魇,对着本源印记的感应,也十分强烈。

        浑身都在颤抖。

        本源印记,是所有修炼血煞功法的武者,所梦寐以求的存在。

        甚至,本源印记,要比仙尊意志,还有珍贵的多得多。

        有了本源,在成为仙王之后,才会拥有更加强横的战力。

        否则,仍旧无法和这世间的顶级天骄争锋。

        凌天笑了笑,让罗暨不敢相信的是,他竟然直接将这本源印记,扔给了罗魇。

        “罗魇是我的朋友,随我出生入死,而且这青霄大帝疑冢的消息,也是罗魇告诉我的,既然她需要这本源印记,那就给罗魇便是了。”

        他自然不会去和罗家换什么。

        而且,如今他也没有什么想要的东西。

        这时间,能够和本源印记相提并论的东西,怕是也没有什么。

        “凌天,我果然没有看错你。”

        罗暨抬手,“魇魇,你带着本源回去,我有话,要和凌天单独谈谈。”

        “好!”

        “你们聊。”

        罗魇朝着凌天微微一笑,拿着本源印记就走了。

        “凌天,你可知道,本源印记的价值么??”

        凌天摇头,“不知道,但应该很珍贵。”

        “没错,珍贵到,足以引来杀身之祸!”

        “虽然血煞本源,也不算是什么高品阶的唯一性本源印记,但是在人族之中,仍旧价值连城,甚至有很多仙国,都是因为发现了这种本源印记,而被四大仙朝灭国。”

        “有了本源印记,完全可以造就出一位顶级的仙王后辈,甚至日后有希望冲击仙尊。”

        “今天,你将这本源印记送给魇魇,我谢谢你。”

        “我知道,你志不在楚国,我也没有什么,能够给你的。”

        “但是,有个人想要见你,或许,他能告诉你一些事情。”

        罗暨到。

        “哦!?谁?”

        凌天挑眉。

        这,罗暨从一开始就神神秘秘,他到现在,都没有猜到,这家伙想要干什么。

        “夫子,你们聊,一会我再回来。”

        不过,罗暨的身影,瞬间消失。

        而空间撕裂开来,一位老者,从中走了出来。

        正是稷下圣地的圣地之主,夫子。

        “夫子前辈!?”

        凌天起身。

        不曾想,夫子竟然也来了太师府!

        而且,貌似还有话,想和自己说!?

        他倒是好奇,夫子找他又是为了什么。

        “远来的行路人,你果然是她选中的人,没有让我们,失望。”

        不过,夫子开口的第一句话,却是让凌天浑身一震。

        行路人。

        这,这夫子怎么会知道?

        “呵呵,你不必惊慌。”

        “想来,你是错把那帝九歌,当成引路人了吧?”

        夫子笑着,在原本罗暨的位置,坐了下来。

        “夫子,难道,你,你才是真正的引路人?”

        凌天蹙眉。

        他简直不敢相信。

        难道,帝九歌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