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80章 帝王曲 惊天地
        “我……”

        宋寅惊怒,他好像被这凌天给绕进去了。

        如今,他骑虎难下。

        “比不比,给个痛快话,难道大晋仙国,都是像你这般娘们儿唧唧的?”

        但凌天可不容宋寅想说辞。

        “好!我答应你!”

        “你输了,青霄鹤泪奉上!”

        宋寅已经怒火攻心,如今也不管那么多了,直接答应林天。

        反正,他对自己的琴音之道极为自负,在他看来,即便是帝九歌,也不如他,岂能怕一个凌天!?

        比剑道,比掌法,他或许不是凌天的对手,但是天下琴道,尽出大晋,他还能怕凌天不成?

        “哇哦,要比琴技了呢,如此说来,我们好想很久都不曾听到凌天的琴音了啊!”

        风七夕脸色一喜。

        其实,听凌天的琴音,是一种震撼和享受。

        这是左仙芝,无法比拟的。

        左仙芝就更是如此了。

        能听凌天的一曲琴音,本就是不易。

        此时此刻,她赶紧将龙啸月拿出来,盘膝而坐,准备凌天。

        “公主,你可能听过凌天的琴音?”

        子衿忽然问刘昭儿。

        “听过。”

        刘昭儿颔首。

        “那,琴技如何?”

        刘昭儿蹙眉,想了想道:“我觉得,后辈之中,举世无双。”

        “举世无双?”

        子衿哑然,“公主,你的评价,可真是够高的了。”

        “嗯,或许是我见识的琴师少吧,反正我至少在目前为止,没有见过,比他琴技还好的人。”

        刘昭儿抿抿嘴。

        她可并不是为凌天说好话。

        不仅是一众亲近凌天的天骄如此,就连那风继行,也看着台上的两人。

        帝九歌善琴音,甚至兼修琴音和法术,所以,他才在三年间,苦练琴技,虽然小有所得,但还没敢拿出来好献丑。

        他不知道,凌天的琴技,厉害与否,但至少今天,可以见证了。

        而帝九歌,要再度看向凌天。

        五个月前,她就注意到了凌天背后的青霄鹤泪。

        这个家伙,琴技到底如何。

        可别出丑了。

        “凌天,不也不瞒你,我师从大晋仙国第一仙王琴师柳如仕。既然你想要切磋印证琴道,自取其辱,我自当成全。”宋寅开口回应,随即脚步迈出,降临凌天的对面。

        两人身影落在,都站在平台两侧,琴道相争,自然是以琴曲分胜负。

        凌天想要印证他的论道之法,那么自然不可能是直接的战斗。

        而琴音之道,关于境界修为之间的差距,影响不是很大。

        “你想如何印证?”宋寅看向凌天道。

        凌天盘膝而坐,将背后的青霄鹤泪拿在了膝盖上,凌天双手抚过琴弦,身上的气质陡然间变了,这一刻的他,宁静祥和,仿佛于周围天地融为一体,和他身前的古琴融为一体。

        “呵呵,无他,琴音之道,无非是琴和曲之争,你和我一同演奏最为拿手的琴曲,以琴曲威力而争,谁胜谁负,自有分晓。”

        “呵呵,如此也好!”

        那宋寅也盘膝而坐,碧天凤吹放在一边。

        而是将自己的古琴,拿起。

        “我的琴,名为沧江夜雨,虽然不如碧天凤吹,但是在古琴排名上,也要比你的青霄鹤泪高!”

        “别说我欺负你!”

        那宋寅冷笑道。

        “呵呵,无妨,再好的琴,我都见识过,来吧!”

        凌天根本不以为意,因为这世间顶级的六张古琴这种,他就见过两个。

        如今,他还真的有些想念太古遗音了。

        凌天开口道,随后低头,双手拨动琴弦,只一瞬间,又是一股意境诞生,这一次,在琴音乍起的瞬间,夕月峰上,声势滚滚而动。

        而旁人都在顷刻间惊呼。

        因为这首曲子,他们熟悉。

        正是五个月前,凌天战队在登山路的时候,那左仙芝所奏。

        当时,凌天等人就是靠着这首曲子,辅以战阵,虐败了两大顶级战队十四人!

        不过,当时这首曲子是左仙芝所奏。

        如今,却说凌天。

        圣地众人,也都曾经听闻,左仙芝是凌天的琴音弟子。

        如今闻凌天之琴曲,满座皆惊。

        秦王破阵乐。

        如今到了凌天的手中,仿佛披挂上阵的上古战神,峥嵘尽显。

        霸道绝伦。

        琴音震荡,所有人都很快便代入到那股强烈的意境之中,甚至,众人仿佛在夕月峰之上,看到了山岳一般的人族大军,轰鸣嘶吼,震撼人心。

        凌天先声夺人,琴音一起,就是如此有进攻性的曲子,那宋寅连忙应对。

        琴声一出,也是一首战阵之曲。

        在琴音乍起的瞬间,在夕月峰之上,也出现了滚滚异象。

        但是,凌天的琴音之术,已经出神入化。

        而且这首秦王破阵乐,也是千古名曲。

        岂能是宋寅能抗衡的?

        宋寅很快神色便有了一缕波澜,这首琴曲,似乎有些与众不同。

        渐渐的,他感觉有些吃力了,那琴曲像是要影响到他。

        擅琴者,自然明白欣赏琴曲,凌天琴曲出,他的意境受到干扰,仿佛那一曲,没有其它琴曲能够相配,至少,他所弹奏的琴曲,没有资格。

        宋寅十指飞速的拨动琴弦,琴音变缓,以高超的琴艺支撑着。

        然而当画卷铺开,何等的波澜壮阔,琴音所展露的意境,那是整个世界,帝王之心。

        千军万马,尽皆受到影响,怒吼着战争之号角,加持在凌天身上,周围天地间,战意环绕飞舞,整座夕月峰的仙灵之气都随琴音的节奏而跳动着。

        宋寅神色彻底变了,然而他依旧没有停下,琴曲不断变换,超凡的琴音不断弥漫而出,但即便凭借他的琴艺,却依旧盖不过那首琴曲,一次次被侵蚀,帝王琴曲,岂容其它琴音亵渎。

        更强的意境诞生,夕月峰之上,风飞扬,有一位金甲人族,脚踏神龙,从万军之中飞临而起,睥睨环宇,震烁古今!

        那光芒五千丈、六千丈……不断升高,扶摇而上。

        无数道目光凝视凌天弹奏的身影,心中生出剧烈波澜,他们仿佛在那股意境之中沦陷,那首琴曲,在诉说着一曲波澜壮阔的史诗传奇。

        诉说着荒古人族,仙国帝宫,乱世苍生,谁为帝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