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79章 碧天凤吹
        当众质问凌天和自己的关系,此人是活腻了么?

        凌天看着那宋寅,并没有选择回答。

        回答什么!?

        没有关系!?

        他和帝九歌之间,真的没有关系么?

        可是如果说自己和帝九歌有关系,那又是什么关系么!?

        路人和引路人!?

        “呵呵,默认了就好。”

        “我本是要和你论琴之道。”

        “但是今天,我是受兄弟袁擎所托,先要给帝姑娘送礼的!”

        宋寅高举手中的锦盒。

        “我不收。”

        但是圣地弟子最前的帝九歌,却是冷然开口。

        “呵呵,帝姑娘,还是不要先急着拒绝,何不看看,这礼物到底是什么呢!?”

        宋寅不恼,仍就淡然自若,似乎对着礼物,极有信心。

        帝九歌没有说话,而是又闭上了眼睛。

        仿佛,任何宝贝在她的眼中,都不值一提。

        “哦!?看来袁擎准备的还是什么稀罕的东西,我倒是好奇,不知道,这礼物是什么?”

        但是平台上的凌天,却是来了兴致。

        宋寅蹙眉,显然对帝九歌那自命清高的模样很是不满,但袁擎为了准备这件礼物,寻找了三年,这才经历九死一生,从海外遗迹中找寻到的。

        对于这礼物,他自己都眼热不已。

        这帝九歌,凭什么不屑一顾?

        无论如何,今天这礼物,都必须要现世。

        他不信,帝九歌不动心。

        而此时,凌天开口询问,正和宋寅心中所想。

        “呵呵,此般珍宝,若不是在此时显示,我愧对袁擎。”

        “所以,我还是希望帝姑娘,能看上一看!”

        宋寅声音落下,也不管那帝九歌有没有反应,直接打开了手中的狭长锦盒。

        铮!

        而就在那锦盒打开的瞬间,一道清脆的弦音,好似天之音降临。

        回荡在夕月峰上。

        即便是凌天看到那锦盒中盛放的东西时,都不进暗暗吸了一口气。

        古琴!?

        原本,凌天看这锦盒狭长,还以为是什么国器法杖之类的东西。

        但没想到,竟然是古琴!

        不仅如此,这古琴相当了得。

        琴身青绿,尤为荒古。

        琴背之上,有凤凰长鸣之图腾,隐隐之间,好似有荒古时期的神鸟在低吟。

        整个古琴,笼罩在仙国之中。

        甚至,要比他自己手中的青霄鹤泪,还要强大高贵的多!

        难怪,宋寅对这古琴,如此自信。

        这琴,怕是比帝九歌手中的那沧海龙吟,还要好不少。

        绝对是名琴中的绝佳上品。

        而在这古琴被宋寅拿出的瞬间,整个夕月峰上,也尽是惊呼之声。

        就连那楼阁之上的六部上师和太师罗暨,都不禁起身。

        “这古琴,品阶极高!”

        “但好似从未听说过,难道是荒古一来,首次现世么?”

        “传闻中,人族内有六大仙琴,乃是上古时期,帝王所有,位列名琴之首,难道这张古琴就是其中之一?”

        “不,不可能,六大仙琴无一不是世所罕见之物,岂能落到那袁擎的手中?”

        六部上师面面相觑,显然这古琴对他们的冲击不小。

        “呵呵,想来诸位还不知道,此琴的来历!”

        宋寅很满意夕月峰上下,所有人那惊诧的表情。

        虽然,帝九歌仍就不为所动。

        但是,他还是将那古琴高举。

        “此琴,虽然不是六大仙琴之一,但却位列二十四名琴之一,名为碧天凤吹!”

        “想来,诸位中若是有知音律者,应该明白,这碧天凤吹在名琴之中的地位!”

        “六大仙琴虽然珍惜,但万年来,除了我人族第一明月仙王手中有一张九霄环佩外,其他五张古琴,都未曾出世,就算是二十四名琴中,现世的,也不超过十张!”

        “如今的这张碧天凤吹,足以位列出世名琴中的前十了!”

        “我知道,圣地中,有四字名琴两张,青霄鹤泪和沧海龙吟,但都不及这碧天凤吹,想来,凌天你知道。”

        宋寅傲然道。

        “呵呵,没错。”

        这一次,凌天颔首,也承认了。

        没办法,这碧天凤吹他也是第一次见,的确不凡。

        这袁擎得到这么一张古琴,一定是大费周章,倒是也用了不少的心思。

        “所以,这张古琴,就是袁擎公子为帝姑娘准备的厚礼,他不日之后,就会回归圣地,在这之前,袁擎希望,帝姑娘能将此琴收下。”

        宋寅又看向帝九歌。

        不过,帝九歌仍就未曾睁开眼。

        “古琴而已,我手中的沧海龙吟,乃是我家传之物,非六大仙琴,不可比之。”

        傲。

        帝九歌仍就如此。

        只有六大仙琴才他才能看的上眼么!?

        这眼界,未免也太过高了些。

        “你!帝姑娘,你可知道,袁擎为了这张古琴,付出多少?”

        宋寅终于怒了。

        “你我都是琴师,你真的以为,自己的琴技,只有六大仙琴才能配得上?”

        “他袁擎与我何干?我不收。”

        帝九歌仍旧不松口。

        “行,等袁擎归来,你会后悔的!”

        “袁擎如今的强大,是你们都不曾想到的!”

        袁擎怒喝一声,就要将那碧天凤吹古琴收起。

        、

        “唉?且慢收着!”

        但是,一直垂涎那古琴的凌天,连忙开口。

        “你方才不是说,要和我论一论这琴之道么!?”

        “是,那又如何?”宋寅挑眉。

        “你是后来到圣地,而且六部已经论道完毕了,你想要找我论琴之道,我可以答应,但有条件!”

        凌天笑道。

        “什么条件?”

        宋寅蹙眉,他现在心中很气。

        没想到,这个时候,凌天还要提条件?

        “这样,我可以和你论道,但不能白论,你我都是琴师,论道我输了,我青霄鹤泪给你,但是你输了,那琴给我!”

        凌天指着宋寅手中的碧天凤吹。

        “什么!?你要拿这碧天凤吹做赌注?”

        宋寅惊诧。

        但旋即摇头。

        “你莫不是在开玩笑,你的青霄鹤泪,岂能和碧天凤吹相提并论?

        凌天挑眉:“那又何妨,我的琴技,不过是闲暇时间练的,而你宋寅可是主修琴音,你怕将这碧天凤吹输给我?”

        “可笑,我怎么在琴音之道上输给你?”

        宋寅冷笑。

        “那就比咯!”

        凌天摊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