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50章 天刑洞前
        “我晕,这么可怕啊!?那不行,我还是去看看吧!”

        “矮子,走!”

        风七夕挑眉,拉着墨玉也追了上去。

        “这丫头!”

        刘昭儿摇摇头。

        “姐姐,我倒是也想看看,凌天有没有能力,通过考验呢!”

        子衿也挑眉道。

        “既然你们都这么好奇,但就一起去吧”

        刘昭儿叹息一声,她心中,又怎么能不担心呢。

        众人齐齐去了刑部方向。

        最后,就连那水部和土部的上师,也去了。

        最后,圣山之巅,剩下的,都是和凌天不慕的存在。

        “哼,有什么好看的,我就不信,他凌天能比三年前的那个猴子厉害!?”

        这时,金部圣地仙君刘钊冷笑一声,

        其他人,也是浑身一震。

        在凌天之前,刑部除了思过一个弟子外,还有一个人成功通过了考验,进入了刑部之中。

        而且,就在三年前,是风继行一辈。

        其战力之强,乃是圣地仙君之首。

        但即便是以那个家伙恐怖的战力,从刑部内出来的时候,也险些陨落了。

        “说起来,那个猴子离开也快有三年了,不知道,还在不在。”

        雷部上师道。

        “能杀他的人不多,我之前还听闻,他到了大魏,要和大魏九子切磋,但结果,还没有传来。”

        火部上师道。

        “挑战大魏九子么?”

        众人面面相觑,不论结果如何,楚国能有这么一个人物去挑战大魏最强的几位后辈,也足以让人惊骇了。

        ……

        朝歌山上。

        凌天三人,渐渐追上了那名为思过的老者。

        “我是天刑师尊都弟子,名为思过,日后,你们可以叫我思过师兄。”

        这时,那老者道。

        “呃……晚辈凌天。”

        “赵敏。”

        “罗魇。”

        三人自我介绍一番,但对视一眼,目光中,都是疑惑。

        日后!?

        “前辈,如此说,你觉得我们,能够顺利通过考验!?”

        凌天问道。

        这,有些奇怪。

        “呵呵……”

        不过,这次那老者却是轻笑一声,没有回头,也没有应声,继续飞掠。

        让身后的凌天三人,面面相觑,这家伙,还真是有些奇怪。

        “前辈,您就是刑部的圣地仙君!?”

        赵敏问道。

        “不,我不是。”

        那老者摇头。

        “三年前,第一个登上圣山的后辈天骄袁擎,入圣地,历经折磨,抵达刑部,面见天刑上师,成为刑部第二位弟子,也就是刑部的圣地仙君。”

        这时,罗魇忽然道。

        “呵呵,那个猴子。”

        老者哑摇摇头,“说的不对。”

        “三年前,他其实并没有通过考验,他倒在了最后一关上。”

        罗魇挑眉,“怎么可能!?如此说,袁擎应该被淘汰才对。”

        “呵呵,师父对袁家有愧,不得已看到袁擎走下圣山,所以救了他。”

        “他算是师父的记名弟子,并没有正式拜入师父门下,对于旁人,我没有多嘴,别人,也就不知道了。”

        思过道。

        “原来如此,所以袁擎心中也是愧对圣地仙君名号,所以这才出走圣地三年,至今未归么?”

        罗魇挑眉。

        “或许吧,反正从师父那里,他什么都没有得到,与其在圣地耗下去,还不如去外面历练历练了,师父也答应过他,会再给他一次机会度过禁地考验,如果过了,就真正收他为徒。”

        思过颔首。

        “那前辈,您是什么时候,拜入天刑上师门下的人?”

        凌天忽然问道。

        “我?”

        思过老者想了想,“好像有一千三百多年了吧?”

        “一千三百年?”

        罗魇惊呼一声,“这怎么可能,圣地不错才建立一千两百年!”

        “是啊,师父还是仙君的时候,我就跟着了,一千三百年,没有错把!?”

        那老者回身看向那罗魇,豁然笑了。

        只不过,这笑容在老者僵硬的脸上,却是有些怪异。

        “这么说,天刑上师一千多年来,就在没有真正的收过徒弟!?”

        三人惊诧。

        “没错。”

        “所以,这次希望你们不要让我失望了。”

        思过老者身影忽然停下,指着身下,那半山腰上的一个漆黑洞口。

        “到了。”

        圣山方圆万里,一路上,凌天已经接连路过了金木土三部,尽皆是宫殿成群,气象万千之所在。

        而这里,却是距离那气象之地很远,独偏一隅,甚至,周围荒凉无比,千里之外,看不到任何圣地建筑。

        思过老者指着的那洞口,就在半山腰上,不知道其终点在何方。

        而在洞口旁边,有这一间茅屋,除此之外,再无其他。

        这,简直太过寒酸了些。

        四人在洞口前落下。

        “这里就是我的修行之地,如果你们成功了,可以在这里,自己盖上一间。”

        思过老者指了指那茅屋。

        “现在,如果你们没有别的要求,就进去吧,师父他老人家就这洞中深处,已经一千年不曾现身了,要说这圣地闭关最久的,师父比夫子还要长。”

        “好吧。”凌天抿抿嘴,想要问些什么,但是却不知道从何开口。

        罢了,等通过考验,再问不迟。

        “走。”

        凌天深吸一口气,看向那洞口,此时洞口之上,有着五道暗淡的印记,不知道是什么意思,随后他便带着罗魇和赵敏,走入了黑漆漆的洞内。

        不一会,风七夕刘昭儿和子衿等人也全都降临下来。

        但是思过老者,却是已经盘膝在洞口之前,双目紧闭,犹如枯石。

        “等吧,进了这天刑洞,就要承受天刑上师设下的刑罚神通,谁也阻止不了,谁也救不了。”

        水部上师道。

        “凌天,敏敏姐,你们一定要通过啊!”

        风七夕双手合十,默默祈祷。

        “放心,师父很强,没有什么考验,能够抵挡他。”

        左仙芝安慰道。

        子衿看了一眼那左仙芝,也微微惊诧。

        这凌天一路上究竟是经历了什么,能让他们如此自信。

        天刑洞。

        凌天三人刚刚进来,就感觉到一道彻骨的阴风从洞内席卷而来。

        风如刀,好似剔骨之痛。

        “这就是第一道刑罚么?”

        罗魇蹙眉。

        即便是她已经将仙元笼罩周身,但还是能够感觉到那股疼痛。

        不愧是天刑上师设下的考验。

        实在是厉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