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33章 凌天女人的可怕
        “比如?”

        子衿还真就不服气了。

        怎么,她连此人的红颜知己都比不上?

        还不止一个?

        “比如,当今大魏仙国魔教第一圣女,极阴圣体,身怀上古仙秦九大仙尊之一,影刹仙尊传承的,姬九幽!”

        “比如,当今凤族圣火仙州,新一任凤女,身怀上古火焰凤凰血脉的冉红拂!”

        “罢了,多了我记不清,总之,她红颜知己很多的,至少每一个现在拿出来,都能碾压你,最差的,都是圣级体质,仙王修为。”

        墨渊看着那子衿渐渐落寞的脸,叹息一声道。

        “大魏魔教圣女,凤族凤女……真的,都是她的女人么?”

        子衿也忽然长长吐出一口气。

        心中有一种被挫败的感觉。

        而且,她到现在,还没有见到过凌天的这些天骄,但仅仅是那些女人的传说,就足以碾碎她了。

        “不仅如此,他还有正妻,说起来,那个人,你也知道。”

        墨渊似乎想给子衿的伤口上撒盐。

        “谁?难道,比姬九幽和冉红拂还恐怖?”

        子衿挑眉,她已经被震惊的麻木了。

        “当然,他的正妻,是你大师兄的女神。”

        墨渊撇撇嘴,脸上尽是八卦之色。

        “什么!”

        这下,那子衿简直就是一副见了鬼般的模样。

        “你是说,他的妻子,是如今天族帝宫神女的密友,人族百国第一仙王,秦明月?”

        “没错,正是。”墨渊重重点头,“明月仙王之强横,你应该比我明白,不然,大师兄也不会仅仅见了明月仙王一面,就如此迷恋。”

        “不,这不可能,明月仙王何等强大,人族如今无人能出其右者,别说后辈天骄了,整个人族,现在就有谁能和她并肩而立?”

        “大师兄虽然为了明月仙王而没日没夜的苦修,但所有人都知道,明月仙王周围,可是有很多天族帝宫神将啊,就算是人族再强,能强过神将么?”

        子衿不住的摇头,她真的很难接受这个事实,“师兄,你真的没有骗我么?”

        “你看我现在像是说谎么?”

        墨渊罕见的冷着脸,“子衿,你是师父门下最小的弟子,师兄提醒你,台上的那个人,远比你想象的可怕。”

        “神将?”

        墨渊嗤笑一声,摇摇头,“或许准帝,能看上一看。”

        子衿抿抿嘴,半晌之后,才道:“子衿知道了,我会和这凌天,处好关系。”

        “聪明。”墨渊这才满意的点头,“这才是你此次下山,最大的气运,你应该高兴,你自己赶上了这艘大船。”

        此时,在广场之上,凌天将那已经炼制好的长鞭胚子放进淬火池不管,在众人的疑惑声中,他赫然就拿出了一把长剑。

        这把长剑通体银白,花纹绮丽,荡漾着一道道仙光,看上去,便是极为不凡。

        众人能够感觉到,这把剑的气息,在顶级仙王器的品阶。

        但是,不知道此时凌天拿出这么一把兵器出来,是要干什么。

        “呵呵,有意思,这把剑,竟然也是一件胚子。”

        广场之下,距离刘昭儿和子衿人群不远处,也是一群衣着极为光鲜的天骄聚集在哪里。

        两侧的刘昭儿以及子衿,还有沈胤等人看向那说话之人,都不禁微微蹙眉。

        风七夕等人也看过去,发现那说话的,是一个身着漆黑锦衣的男子,脸上带着面甲,只露出一双眼睛。

        但让人惊讶的是,此人的眼睛是湛蓝色的,隐隐绽放着神光,他站在那里,便给人一个很强大的气息压迫。

        其脚下,黑雾弥漫,那是一种魔道气息。

        这气质,都是和罗魇都些像。

        而且,其身后,也跟着很多修为强大的天骄,看上去,不比沈胤刘昭儿差多少的样子。

        “这家伙谁啊?”

        风七夕问道。

        “呵呵,此人,罗小姐应该比我们更熟悉吧?”

        刘昭儿则是看向那罗魇。

        后者抿抿嘴,在看到那黑衣男子的时候,也不禁脸色微微一变。

        “嗯,他是赵国魔道第一天骄,蓝湛。”

        “然后呢,没,没了?”风七夕怔然,这介绍,未免也少了些。

        “蓝湛是赵国第一魔道天骄,他传承的乃是九魔宗的武道传承,这个宗门,在整个人族,虽然比不上大魏第一魔宗玄天魔谷,但足以位列人族的一流宗门了,近乎赵国过半的势力,都在这魔道的掌控之下,这蓝湛虽然不是赵国皇子,但地位,却也是不比皇子低。”

        “只不过,我没想到,他竟然也到了朝歌城,或许,是为了罗姑娘吧?”

        “哎呀呀,这家伙听起来,还真是挺厉害呢,但是,和罗魇有啥关系?”风七夕好像闻到了八卦的味道。

        “他……我,我爷爷曾经和九魔宗主,有过约定,让我和蓝湛……”

        “但,那是很久以前的事情了,我对此人,没有任何感觉。”

        罗魇脸色数遍,最后恢复了原本冰冷的神色。

        “哦,原来如此,但罗魇,你也没必要解释这么多呀,难道,你是怕谁误会?”

        风七夕和墨玉还有左仙芝对视一眼,似笑非笑道。

        旁人不知道,那天,他们三个,可是都听到看到了。

        远处,那蓝湛见罗魇并没有来自己这里打招呼,顿时脸色也不是很好。

        “去查查,罗魇和那些人,什么关系。“

        他吩咐下来,身后的便有仆人离去了。

        视线又转回广场之上,凌天果然将那把银色的仙剑,扔进了鼎炉之中,开始重新浴火锻打。

        也就是说,这把看起来已经足够强横的剑,真的只是一把剑胚!

        “这个家伙,究竟是想要炼制什么样的武器,两件同时进行不成!?”

        此时,那沈胤心中也很是震惊。

        凌天炼制兵刃的速度快也就罢了,如今还是这般的不按套路来。

        即便是那赤焐和张程这样的炼器天骄,炼制一把顶级的仙王器,已经是无暇分心了。

        这凌天一口气来两件!?

        是自负,还是胡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