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332章 天之女 子衿
        “国,国器?”

        一旁的柳易峰听了,眼中也尽是惊讶之色。

        难道,这个所谓的凌天宫主,真的这么强么。

        可以炼制国器?

        这怎么可能?

        他出云仙国虽然不过是一个小国,但仙国之内,炼器一道盛行,是人族中,少有的炼器仙国,而且还传承着上古流传下来的独特炼器之法,他也接触了很多后辈天骄中的顶级炼器师,类似这赤焐或者张程,他也都认识,但是,即便是他们,都绝对没有可能,在现如今的仙火和境界之下,去炼制国器。

        那是绝对不可能的。

        国器非同小可,并不是说,能够炼制足够极品的顶级仙王器,就可以去尝试国器。

        相比顶级仙王器,国器几乎是升华一般的存在,对炼器材料,武器魂魄,以及炼器仙火和炼器技艺的方方面面,要求都是极高的。

        据他所知,貌似天骄后辈之中,只听说圣地七部之一的,火部的圣地仙君杜灿,在不久前尝试炼制了国器,在之前,他失败了很多次,之后才成功。

        为此,圣地还大加赏赐了火部的圣地仙君,甚至还惊动了都城皇宫内的御用炼器下来指点。

        总之,在仙王之前,有仙君能够炼制国器不假,那绝对是凤毛菱角。

        “呵呵,如果是真的,那之前在道宫所出现的四阶仙王,国器炼器师,应该就是凌天自己吧?”

        想到这里,刘昭儿忽然在心中嘀咕一声。

        可笑,道宫的人,都还以为,是重楼来人呢。

        广场之上,三位炼器师都在安静的炼器之中,赤焐和张程虽然已经被凌天接连的举动惊诧的心中受伤,但心性还算是坚定。

        但是广场之外,围观的人,却是越来越多。

        从原来的的一千多人,暴涨到了三千多,甚至人流还在源源不断的汇聚而来。

        甚至,在聚宝商行的前殿商场内,都已经没有多少顾客了。

        而这些武者为了的,自然就是一睹通天灵宝的风采。

        在朝歌城内,已经很久不曾有通天灵宝这般至宝出现了,就更不要说,这次通天灵宝现世,是用来炼器!

        “还真是有意思,用通天灵宝炼器,你说他是在哗众取宠,还是就是如此?”

        人群中,有几个群落,尤为惹人瞩目。

        此时,在墨渊身前,一位玄衣女子,红唇轻启,道。

        此女极美,而且气质之绝佳,甚至不在那刘昭儿之下,他的玄衣虽然看起来很是朴素,但是却隐隐涌动着强横的仙光,仙光之内,时不时的,还有上古玄鸟盘旋。

        虽然说朝歌城内,各地天骄,甚至皇子和公主都是极多,美女更是如云,但此女,有问鼎之姿。

        周围,很多武者,甚至各个仙国皇子见了此女,眼中无不透着敬畏和倾慕之色。

        此女,就是以绝顶武道天赋,闻名朝歌的天女,子衿。

        天女,天之女,是旁人给她的封号。

        无人质疑。

        天族而来的女子,绝天之姿,无与伦比。

        “呵呵,他不是哗众取宠,可能,是因为手里最差的鼎炉,都是通天灵宝吧。如果不是想要炼制那种兵器,他甚至,应该都用不着鼎炉。”

        子衿身后,那墨渊忽然轻笑一声。

        “哦?最差的鼎炉是通天灵宝?师兄,你不会在说笑吧?”

        那子衿讶然,旋即便挑眉,“不对,师兄,听你这语气,怎么如此肯定,你,认识此人?”

        “额,有么?我,不认识他吧?”

        墨渊一怔,挠挠头。

        “不对,你别骗我,你一说谎就挠头!”

        那子衿根本不信,忽然眼睛一亮,“师父说让你这次和我来楚国,是有任务在身的,难不成,就是为了此人而来吧?”

        “师父那等存在都要在意的人,这个家伙,究竟是什么身份?”

        子衿看向那在广场之上,淡定自若炼器,银发飞舞的身影,忽然才发现,这个家伙,无论气质还是相貌,是真的好啊!

        “哎,小师妹,之前师父就总夸你聪明,想要瞒你,还真是难,没错,这个师父说了,必要的时候,可以告诉你。”

        “这次你师兄我下山,就是为了此人而来,至于我和此人的关系,呵呵,我们数百年前,哦不,也不能这么说,总之,我们很久很久之前,就认识了。”

        那墨渊终于承认了。

        “很久之前就认识,在我之前?”

        那子衿挑眉。

        “当然。”

        “我们是在下界认识的,当时,还是师父亲自接引。”

        墨渊点头。

        “什么!?你的意思是,这家伙也是飞升武者?”

        “能让师父如此重视,不惜在上下两界都要照顾么?”

        “师父还从来都没有对我如此过呢,难道,这家伙的天分,比我还强?”

        子衿越想,心中越不是滋味,黛眉紧紧蹙着。

        不过,那墨渊似笑非笑,貌似算是默认了。

        “真的被我强?和大师兄比呢?”

        子衿还是不甘心。

        “大师兄?”墨渊蹙眉,“不好说,大师兄甚是非凡,若是帝血觉醒,的确同辈无敌之姿,但……但到时候,貌似也不是此人的对手。”

        “你评价倒是够高的,大师兄是何等存在?他若是入世,如何横扫七大仙州的所有万族天骄!”

        “不说大师兄,我们书院的二师姐三师兄下山,也足以碾压人族现在所有天骄吧?”

        “这个凌天,可行?”

        子衿撇撇嘴,自尊心好像受到了打击。

        “你不信也没办法,总之你记住,大师兄是在书院门前跪了七七四十九天,才被师父收入门下的,而师父在下界隐世七七四千九百年,在上届天族昆仑山建立书院七七四百九十年,都是为了一个人,就是他。”

        “你不用嫉妒,我都没有说什么呢。”

        墨渊耸耸肩,正色道。

        “这……”

        子衿的目光闪烁,又看向广场上的那道身影,不知道在想什么。

        “还有,我告诉你,你最好少打此人的主意,他的红颜知己很多,如今也都陆续从下界飞升上来了。每一个,现在都是了不得存在。”

        墨渊不忘提醒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