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83章 闭关一百二十年
        但好在,凌天如今的肉身,尤为强大,足以抵抗烈焰焚身之痛。

        深吸一口气,凌天直接将那虚无苍炎吞入腹中,万古焚天决开启,开始猛烈的炼化仙火。

        而这一炼,就是十年!

        四象塔内一百二十个月,而在外界,也过了整整两个月的时间。

        凌天这才将虚无苍炎,完全的炼化进了气海当中。

        即便是如此,其仙火的能量,凌天也不过消化了小半,将修为提升到了初级仙君巅峰的境界。

        想要彻底将这仙火炼化,进入中级仙君,还需要更多的时间。

        但是,凌天还有更重要的事情。

        那就是修炼神通。

        问天一剑需要炼,撼天神拳需要炼,般若神掌,同样需要炼。

        除此之外,还有分身从那血痕仙王的洞府之中,拿到的玉简。

        玉简是在分身逃离的时候,从屈神熤手中抢来的。

        这还是在凌天祭出分身,准备让分身来替分担修炼任务的时候,想起来的。

        “裂天血戟斩!”

        “血煞灭魂箭!”

        “幽冥血掌!”

        三枚玉简,是三道神通功法。

        其中赫然是大戟功法,也是如今分身急需的。

        要知道,如今凌天的分身空有一身蛮力和问天麒麟戟,但却没有相应的大戟神通,战力大打折扣。

        但如果修炼了这裂天血戟斩,这个问题,就不复存在了。

        至于剩下的两道功法,竟然还有血煞灭魂箭,这可是罗魇的独有神通啊!

        但不管怎么说,技多不压身,统统交给分身去修炼便是了。

        如此,凌天本体拿出山河图,进入其中,和军神徐绩学习山河兵书,而分身则是留在山河图之外,修炼所有的功法神通。

        而这一坐,就是整整两年!

        两年的时间,在四象塔内,就是整整一百二十年!

        这是凌天自从飞升到仙界以来,所闭关最长的时间。

        一百二十年,凌天几乎未曾走出过四象塔。

        而其本体神念,更是从未离开过山河图!

        也就是说,凌天在山河图内,和徐绩学习兵法一百二十载!

        这一百多年,凌天先是消化了徐绩留在他神念中的所有信息,包括他所经历的大大小小上千次的战役。

        兵书三十六部,凌天参悟了其中三十部,阵法八十一座,凌天可以熟练运用其中六十四座!

        虽然凌天在仙界,未曾执掌过大军征战过一场战事,但在山河图中,凌天率领极少的人族军队,经历了近乎万次战役,前前后后攻破城池关隘上千座,一统三国十余次!

        最后的一次,也是凌天用时最短的一次。

        三年。

        山河图内,三年的时间,凌天一统赵,楚,大魏三国。

        更是数次歼灭暗黑大军,将其驱逐除了山河图疆域之内。

        每一战,都尤为惨烈。

        凌天都是用最微弱的兵力,去和徐绩最抗。

        他赢了很多战役,但输的,更多。

        甚至,在徐绩的指挥敌军下,他陨落于大军之中,不下百次。

        而正因为如此,凌天才真正体会到,这山河图的可怕。

        如果没有山河图,没有徐绩作为对手,凌天不会知道,想要统一人族仙国,需要经历多少磨难。

        山河图,大魏境内,剑荡山上。

        这座山,是大魏边境最高的山岳,也是其阻隔暗黑魔族的边境天堑。

        曾经的大魏国主在此山上,一剑荡平暗黑大军十二仙王,名震天下。

        “呵呵,光之圣剑,剑荡暗黑仙王二十四位,你比当年的大魏之主,还要强横。”

        剑荡山上,徐绩看着凌天如剑般挺直的背影道。

        虽然,如今这道背影,浑身尽是伤痕,鲜血淋漓。

        而在剑荡山周围,也是一片血海,山河崩裂,天穹糜烂。

        “但是我折损了所有大军,此胜,不如不胜。”

        凌天浑身颤栗,手中凝成的仙剑已经要崩碎掉了。

        “这最后一战,我虽胜了,但我葬送了所有人族,其实,是败了!”

        “我身后千万人族,上千仙君,数十仙王,本不用死!”

        “如果真的到了剑荡山的那一天,我会一剑光寒千万里,荡灭魔王三十六!”

        凌天脸上,尽是自责。

        “凌天。”

        半晌之后,徐绩叹息一声,轻唤。

        “师父。”

        凌天缓缓回身,但却血泪满面。

        “人族,好难啊!”

        他真的很憋屈。

        “你尽力了。”徐绩大手一扬,将剑荡山周围的战火和血海撤去。

        凌天,也恢复了原本的一身青衣。

        “为师相信你,如果真的有那么一天,你可以保护所有人族。”

        “这不是现实,那暗黑魔族,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强,你自己,也不会那么弱。”

        “你我师徒在山河图里一百二十年,你的天赋,是为师平生仅见的,比之你那师兄独孤寒山,不知道强了多少倍!”

        “能走到剑荡山,你已经,足够骄傲了。”

        徐绩不吝赞道。

        “可是师父……”

        凌天还想再说,但徐绩却是摆手打断,“没有可是,时间太久了,我所能教你的,也都教给你了。”

        “山河图就这么大,你已经经历了所有战役。”

        “你我的师徒之情,也终将结束,我该走了。”

        “了无牵挂,一身轻松!”

        “徒儿,你我,有缘再见,后会有期!”

        说罢,徐绩的魂魄,彻底消失在了山河图中。

        “徒儿,恭送师父!”

        凌天单膝跪在剑荡山巅,声音,于千山万壑之间回荡。

        徐绩曾经说过,他的梦想,便是一统人族。

        这个愿望,凌天会帮他实现!

        嗡!

        光影一闪,凌天的神念,回到四象塔内的本体之中。

        张开眼,对面盘膝坐着的,是他的分身。

        此时,分身已经进阶,肉身媲美仙王二阶,一百二十年的磨练,分身不但将所有神通功法修炼到了极高境界,就算是大戟之意,也修炼到了中阶神级巅峰的地步。

        而本体,体内的仙火能量,也彻底炼化干净,将修为直接暴涨到了中级巅峰境界,距离高阶仙君,仅有一线之隔。

        而这,还是因为仙火能量在八十年的时候就被耗光了,而需要进阶到高级仙君所需要的资源又是一个天文数字,所以才卡到了这里,不然,凌天的修为,将会冲破到高级仙君境。

        但能到这般境界,在外界,已经足够恐怖了。

        所有的机缘和神通,凌天都已掌握。

        如今,只剩下那未曾出鞘的龙渊剑了。

        凌天本体召回,而后拿起膝上的龙渊剑。

        此时的龙渊剑,仍旧在剑鞘之中。

        小雷已经完全的吸收了剑魂之力,随时都能出鞘。

        但,小雷出鞘,必为仙王之器,是需要渡劫的。

        在此之前,凌天的本体,已经将星辰砂,融入到了龙渊剑本体之内。

        万事俱备只欠东风。

        “呵呵,小雷,你且稍等,我会给你找个好地方,去渡劫!”

        凌天将龙渊剑拿起,旋即,便出了四象塔。

        四象塔外,桃林之中,青牛仍旧躺在桃林之中酣睡。

        而乌猿,则是在桃树之下,帮着桃夭夭给药园锄草翻地。

        长生灵谷又成熟了一茬,赏赐了乌猿一些,剩下的,都被桃夭夭收起。

        而那七彩阴阳花,也已经开了好几季了。

        “阿蛮,走了!”

        凌天将青牛唤醒,摘下一株七彩阴阳花,便出了桃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