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165章 天玑四象 光之剑【五更】
        “这凌天,看起来,恐怖的不像是一个人啊!”

        “这家伙,真的不是龙族天骄么,或者是人和龙族的后裔!?”

        “不,你们看,这凌天还不肯罢休,他到了第三战台上!”

        整个金顶都要炸锅了。

        越来越多的道宫弟子和导师围拢过来,看着那飞上第三战台的凌天,接连惊呼。

        如今已经步入仙君境界的凌天,在修为上,再没有代差,如今他所爆发出来的战力,甚至超过了一些道宫导师!

        最起码,在肉身强度之上。

        看着那凌天化龙,带着苍龙威压飞上自己的战台,白无常白驹,神色微变。

        他本以为,他的第三名,无人敢动。

        但如今,凌天却如此强势而来。

        “白驹,废了他!”

        头顶之上,那屈神游冷漠的声音响起。

        所有人看到,那屈神游的脸色,罕见的阴沉下来。

        他向来目空一切,没有什么,能够影响到他的心境。

        但是如今,他的弟弟屈神熤,却是被人打成了死狗。

        这让他,不可忍受。

        “是!”

        白驹颔首,旋即竟然从大袖之中,取出一把浮尘。

        那浮尘不俗,扬起散落,无边白雾,便笼罩整个战台。

        那白雾翻滚,仿佛可以变化万千。

        吼!

        陡然间,一尊凶恶的白骨猛虎,陡然出现在凌天身后,咆哮之中,扑杀而来。

        铛!

        凌天反手一拳,将那白虎震散。

        脚下虽然未动,但凌天却是蹙眉。

        因为他感觉到自己的手臂之上,竟然隐隐刺痛。

        那神通诡异,能量强大,最阴损的,是在着毒气。

        几乎是在顷刻间,那白雾就弥漫整个战台。

        毒气甚至无视龙族气息,直接进入了血液。

        换做是一般人,就算是不被这神通震伤,也难逃中毒而败。

        不过,和凌天玩毒,那简直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可笑。

        气海内,九万多剑影爆涌在血脉之间,任何毒素,都被顷刻间绞杀。

        看着那凌天一拳拳将所有白雾化成的妖兽轰杀,一点点的靠近,白驹的脸色,终于变了。

        “怎么还没有反应!?”

        换做是其他人,就算是屈神熤,也不肯能坚持这么长的时间,而没有任何中毒的迹象。

        难道,这凌天是万毒不侵之体么!?

        但是,他的毒,乃是用上古秘法炼化进了神通之中的,即便是龙族,也不可能没有一丝效果啊!

        但是,凌天越老越进,眼看着,就要到跟前了。

        可仍旧,没有半点虚弱之像。

        “可恶!”

        白驹俊逸的脸上,陡然闪过一丝狰狞之色,只见他手中的浮尘连连舞动,犹如一支大笔,勾动漫天的森白雾气,顷刻间,就在战台之上,交织成一道囚笼!

        囚笼之上,有白虎,有神龙,有凤凰等虚影,乃万千妖族之首,但尽皆是白骨之象。

        但尽管如此,在这等白骨凶兽的加持之下,那囚笼仿佛天地之牢,将凌天困在了其中。

        撼天神拳!

        嘭!

        一声炸响,凌天一拳轰在那囚笼之上。

        但让凌天自己都心惊的是,那森白囚龙不但没有崩碎,被轰散的雾气,竟然快速的修补起来。

        嗡!

        不仅如此,一头白色龙族,凝成凌天拳锋的模样,紧随着轰下,将凌天震退。

        这囚笼诡秘,不但能挡下凌天的拳锋,还能反弹。

        虽然反弹回来的力道只有八成,但如此下去,也可以将凌天耗死在里面了。

        咚咚咚!

        凌天接连轰出数拳,想要超越这神通的承受极限,破囚而出。

        那最后,都是失败了。

        “呵呵,放弃吧,我的森魔囚天笼,是不会被轰碎的!”

        战台之上,那白驹嘴角的鲜血,低落子啊衣襟之上。

        凌天的攻击,很多力道,还是会从囚笼上传递到他的体内。

        但,他有自信,耗过凌天!

        “呵呵,有点意思!”

        “但蛮力你能抵挡,那世间至极的剑之锋锐呢!?”

        凌天看着四方上下的森白囚笼,忽然冷笑。

        也好,该是是时候,动剑之锋了!

        声音落下,凌天龙鳞大手伸出,包裹在剑鞘之中的龙渊剑,显化出来。

        龙渊剑,尚且未曾进阶成功,还不能出鞘。

        但仅仅以剑鞘之威,动剑影之意,就足够了。

        看到凌天竟然祭出了剑刃,囚笼之外,那白驹有些意外。

        但目光落在那剑鞘之上,却是发现,这把剑鞘,平平无奇。

        看起来,也不像是仙王之器。

        想靠着等着残破兵刃来破他的神通么!?

        白驹的嘴角微微扬起,刚想嗤笑,但却是发现,随着凌天将手中剑鞘扬起,囚笼之中,仿佛有数万道剑影,凭空产生。

        剑影带着恐怖的锋锐气息,缓缓凝聚成一道通天之剑。

        仿佛要劈开这片天地一般。

        剑光的斩成,让所有人的目光,都看了过来。

        “嗯!?这家伙,还真是剑道天才!?”

        “这等剑意,虽然也是中阶神级,但却仿佛天成,好强!”

        “剑意也就算了,这小子祭出的剑法才是最恐怖的,这是什么剑法,好似神明!”

        有道宫的导师接连惊呼。

        “流华导师,就传承的正是剑道,可看出这是什么剑法!?”

        有人看向那流华导师。

        但是后者却是怔然摇头,“世间之剑道何止千万,金木水火土五系可演化极多,但是此子剑道之影,行于风,生于火,耀天之光。”

        “如此剑之相,我从未见过!”

        果然,在这流华导师声音落下的一瞬,囚笼之内,凌天的剑鞘之前,便是万剑归一,凝成一道通天光剑,带着无可抵挡的锋锐气息,直接斩碎了囚笼!

        噗!

        不见如此,仅仅是一道剑光,便将战台之上的所有白雾,全部剿灭一空,那白驹鲜血散落长空,倒飞下了宝鉴。

        一剑!

        仅仅一剑之威,恐怖如斯的战力,让卧龙榜上排名第三的强者,都无可奈何!

        凌天擎剑,剑光耀金顶。

        犹如龙将掌神兵,镇压诸天。

        嘭!

        脚下一震,凌天直接越过第二战台,降临在第一战台上。

        手中长剑高举,直指罗魇和屈神游。

        “一起上,争第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