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29章 挡我者死【三千大章】
        刘昭儿告诉他,这战戟所用的材料,极为珍稀,重逾千山。

        如果肉身力量不够,即便是看到了,也休想拿起来,就更不要说去用了。

        “呵呵,很重么?”

        凌天冷笑,旋即那大手直接凝成拳锋,落在山峰之上。

        嘭!

        一声惊天炸响,整个炎阳仙门,都在震颤。

        但是风波散尽,凌天却是发现,这山峰,还未曾崩裂。

        竟然,如此坚韧。

        难怪,炎阳仙门,拿这东西,都没有办法。

        而炎阳仙门的仙王看着凌天如何粗暴的对待他们的传承,更是羞怒。

        但却无法反抗。

        “我到时要看看,你还能坚持多久!”

        凌天飞临到山前,双眸微眯,体内的苍龙血脉,顷刻间沸腾起来。

        吼!

        一声惊天龙吟,凌天并未开启苍龙变,只是借助些许的苍龙力量,而后一拳再度轰了出去。

        咔嚓!

        巨大的拳锋重重撼在了那山峰之上,这一次,山峰到了可以承受的极限,开始崩裂开来。

        凌天大袖扬起,将那些山石倦飞,而后在废墟中,果然看到以把通体湛蓝色的战戟,出现那里。

        战戟立在地上,数千年来,未曾改变。

        凌天落下,直接伸手握在大戟之上。

        果然,一入手,凌天便是感受到了其内器魂的疯狂咆哮。

        那好似是头受了伤的麒麟器魂,疯狂的能量暴动,如果不是凌天足够强横,只是碰一下,就定然要重伤了。

        如今这把麒麟战戟,绝对到了仙王器的级别。

        而且,的确很重。

        以如今凌天祭出的些许苍龙之力,竟然未曾将战戟,从地面上拔出来。

        这种情况,是凌天从未见过的。

        但是,凌天看着眼前的战戟,脸上尽是欣赏之色。

        这兵器越重,意味着其威力就越强。

        他知道,在锻兵古谱的记载之中,有几种神器,就是因为重量,而极有名气。

        比如重若万岳的龙翼神金镗。

        堪比万壑的万钧玄冥剑。

        以及传说中,可镇仙海的神器如意灭穹棍。

        但是,这些都是传闻中的神器,最弱的,也至少要仙尊境界,才能拿的起来。

        而眼前的这战戟虽然还远不是神器,但也绝对是凌天所见过的,最重的兵刃了。

        其珍贵,自然不言而喻,

        如今,凌天身上的手段极其稀少,甚至在老侯不在的情况下,凌天只有一把龙渊剑可以用。

        如今龙渊剑还因为吸收了剑魂,需要修养进阶,凌天就更没有拿得出手的兵器了。

        所以,眼前的这把战戟,似乎可以解决燃眉之急。

        想到此,凌天也不再有半分犹豫,在不开启苍龙变身的情况下,将苍龙之力,催动到了极致,手臂之上,密密麻麻的苍白龙鳞乍起,无尽的龙族威压弥漫开来,让那炎阳仙门的仙王都跪在地上,不敢起身。

        “臣服我,否则,死!”

        凌天的神念,环绕在战戟之上,朝着那麒麟器魂怒吼。

        “若不是我受伤,区区苍龙之力,也配让我麒麟后裔臣服!?”

        那器魂在战戟之中,尽是不屑。

        “呵呵,是么?”

        凌天冷笑,眼眸之中,渐渐有神光绽放,气海之内,道基之上的身影,也缓缓张开了眼睛。

        “这等意志……”

        “我,愿意臣服!”

        在感受到了凌天体内那恐怖的意志苏醒的霎那间,银白色的麒麟器魂几乎是在瞬间,气息就萎靡了下去,放弃了所有抵抗。

        嗡!

        而凌天,也直接将那战戟拔出,握在了手中。

        战戟直指向天,让如今的凌天,看上去,像极了一位统御大军的神将。

        远远看着这一切的刘昭儿瞳孔一缩,脸色,越发的凝重起来。

        三大仙门的传承,已经到手,凌天提着麒麟战戟,便杀向了最后的无极仙门。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刘昭儿的原因,一路上,凌天没有看到西郡侯府,有任何反应和拦截。

        就这样,任由凌天‘抢劫’。

        无极仙门,无迹山。

        仙门之下,伤势已经恢复的钟不凡和那之前的天骄步流云等人,都在那里伫立。

        如今,无极仙门已经倾巢而出。

        包括门中太上长老,一位一阶仙王。

        “师父,那凌天真的有那个胆子,抢劫我们四大仙门么?”

        钟不凡蹙眉道。

        他没有参加会试,但是听闻凌天重重可怕的事迹,他在心中,本就嫉妒。

        如今得知凌天竟然接连抢了飞白和紫霞仙门,甚至可能还会来无极仙门,他在心中,是有些不信的。

        “会,三个时辰前,他应该已经到了炎阳仙门,不知道炎阳仙门能坚持多久,但我想,最后他们也还是挡不住凌天的。”

        “毕竟,那家伙,有公主撑腰,无法无天!”

        无极掌门冷道。

        “没办法,如今连侯爷都不出手,想要守护我们仙门的尊严,就只能靠我们自己了。”

        那无极仙门的仙王神色冷峻,一头白色长发,须眉之下的双眸,看向那渐渐暗下来的天际线。

        “算算时间,再过两个时辰,凌天就会杀到我们仙门之下!”

        “届时,先让他尝尝我仙门血炼困神大阵的厉害!”

        那仙王冷笑。

        凌天选择最后一个来无极仙门,足够他们准备了。

        作为四大仙门中的最强者,他们绝不会屈服于凌天的。

        即使有公主殿下在,也不行!

        嗡!

        不过,就在其声音落下之时,昏暗的天际之上,陡然响起一道嗡鸣撕裂空间。

        众人骇然望去,赫然发现一道光芒,犹如耀眼的流星,伴随着惊雷般的轰鸣,朝着他们所在的方向,激射而来。

        “那是什么!?”

        “好恐怖的气息!”

        随着那流星光芒越来越近,众人都看到,那光芒之前的空间,全都被崩裂,其下方所过之处,更是掀起今天狂风,山岳崩碎,江河倒流!

        眨眼之间,那流星便爆射到了无极仙门之下,嘭的一声炸响,轰入了仙门前的山林之中。

        风暴席卷八方,恐怖的威压弥漫开来,直接掀翻了无极仙门数万武者,

        等风暴散尽,他们惊骇无比的看过去,却是发现,山林已经被风暴扫平,而在那空地之中,斜插着一把湛蓝的银光战戟!

        “这是……问天麒麟戟!?”

        所有人都不认识,但那无极仙门的仙王,却是惊呼出了声音。

        脸上,更满是难以置信的震惊之色。

        这把战戟,对于问天仙宗的后人来说,绝对不会陌生。

        这武器,是曾经问天仙宗的第一人宗主仙王境时候的炼制的兵刃。

        如果不是其中的器魂麒麟血脉不够精纯,这把仙王器,甚至有可能成为国器。

        但尽管如此,这把问天麒麟戟,仍旧是仙君乃是低阶仙王的极强兵刃。

        至少,在如今无极仙门之内,没有任何一把兵刃,能与之媲美。

        不过,这把战戟应该被炎阳仙宗所守护,而且重于千山,即便是寻常仙王,在肉身力量不够的情况下,也休想拿起来啊!

        如今,出现在这里,难道……

        那仙王倒吸一口气,便是豁然见到,那裂地战戟之上天空中,空间陡然撕裂。

        人还未到,声音便是响起。

        “呵呵,两个时辰!?阁下是不是太过小看我凌天了?”

        “我怎么可能,让诸位再等两个时辰呢!?”

        旋即,凌天的身影迈入空间裂隙,悬浮在天穹上。

        “凌天!”

        看到那身影出现,所有无极仙门的武者都是惊呼。

        这凌天,还真的敢来无极仙门!

        “大阵,大阵起!”

        “将这家伙,给我困死在大阵之中!”

        无极仙门的掌门怒吼!

        钟不凡也喝骂道:“没错,让他尝尝我无极仙门大阵的厉害!”

        不过,不论他们怎么呵斥,天穹上的凌天,仍旧安然无恙。

        而其周围的空间和大地,也没有任何异样。

        “怎么回事!?”

        “大阵为何不开启!”

        无极仙门的掌门看着那凌天嘴角扬起,顿时心中惊慌。

        “大阵…被破了。”

        不料,那仙王却是咬牙切齿,一字一句的说着。

        “那问天麒麟戟,正正刺中了血炼困神大阵的,阵眼!”

        “凌天,你究竟,要怎样!”

        那仙王猛然抬首。

        看向凌天。

        此时,他才终于明白,眼前这个后辈,有多么可怕。

        方才人还未到,就看出了此地有阵法,而且,一枪就把阵法的阵眼给刺穿了!

        “怎样?”

        凌天的笑容收起,脸色陡然变得冷厉。

        “我要。”

        “破仙门。”

        “抢传承!”

        “挡我者,死!”

        声音落下,凌天大手一转,地上的问天麒麟戟便拔地而起。

        直射那仙门之下的。

        仙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