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22章 啥,我是私生子?
        那风七夕也看过来,“我和你说了很多次了,我们这里,没有人想加入你的战队,我们会一步步走上去,而不是借着你公主的光,走捷径。”

        语气,自然不是多好的。

        那刘昭儿也不恼,“呵呵,诸位误会了,这楚国之内,没有任何一个天骄后辈,值得我七顾茅庐。”

        “此来,确实想和凌天公子,谈一些重要的事情。”

        说着,她沉吟,不再言语。

        显然,是想单独说话。

        “哼哼,行,你们聊,我们走,但是我可提醒你,凌天可是有女朋友的人哦!”

        风七夕站起身,和染青虹离开了。

        刘昭儿脸色不变,抬手间,便是在亭台周围不下了一道禁制。

        “这是我楚国皇族的密传阵法,即便是西郡侯爷,也休想穿透。”

        刘昭儿起身,看向那湖泊。

        凌天也随之而起,蹙眉道:“公主,这……用不着吧?”

        他心中暗道,这是啥情况?

        再不济,不过就是招揽自己罢了,用不着这么谨慎吧?

        “呵呵,当然用得着!”

        刘昭儿猛然回身,盯着凌天,冷厉道:“你不是我楚皇族刘家子弟,你究竟,是谁!?”

        “啥?”

        凌天看着那刘昭而极为认真的模样,当即也是有些摸不着头脑,这家伙,怎么东一句西一句的?

        “你身上的长生灵谷,究竟哪里来的?你可知道,现在西郡很多人,都以为,你是隐皇子!”

        “说你是我父皇的私生子!”

        “可我刘昭儿就在这里,你和我之间,绝无血脉关系!“

        “如今,你还感觉不到,你深面的暗流涌动了么?”

        刘昭儿一步步走向凌天。

        那模样,和之前的端庄优雅,判若两人。

        “你,我,啥隐皇子私生子?搞错了吧!”

        凌天蹙眉,“我之前是有三粒长生灵谷,而且我天澜城也已经说了,那是我从混乱战域得到的,而且,我也说了,我并不是什么皇族。”

        “现在,怎么成了私生子!?”

        凌天感觉自己受到了侮辱。

        这也太扯了。

        “那在你离开天澜城的时候,忽然出现的手持国器的仙王救驾,又如何解释?”

        “那,是谁?”

        刘昭儿凌厉问道。

        “这,无可奉告。”

        凌天负手。

        如今,墨家算是他最大底牌,他自然不会说。

        “呵呵,你不说也无妨,我已经可以确定,那绝对不是我楚国皇族之内的仙王。”

        “我也不管你是什么身份,但是如今,你拿出了长生灵谷,就已经下水了,休想脱身事外。”

        “无论你怎么解释,除非,你死。”

        刘昭儿轻笑一声,坐了下来。

        “死?让我死的人多了,现在,都先死了。”

        凌天长吸了一口气,“公主殿下,你想说什么,就直说吧,你应该不会因为这件事,找了我七次。”

        “呵呵,自然。”

        “我找你,一是想告诉你,你的处境,可以说,是在万丈深渊的边缘。”

        “稍有不慎,你便万劫不复。”

        “你或许不知道,如今楚国内部波云诡谲,如果你这么一个传闻中的隐皇子出现,势必会让整个楚国大乱!”

        “届时,即便是你再强,也会死在无穷无尽的高手之中,他们的力量,远超你的想象。”

        “但是,我来找你,便可以为你,指点一二。”

        “哦?公主有何高见?”凌天挑眉。

        “你我联手。”

        刘昭儿笑道。

        “和公主联手?我不过是一介金仙,怕是还没有资本和公主联手吧,你是不是太高看我了?”

        凌天耸耸肩。

        “一介金仙?战力堪比仙王的金仙,背后有持国器的仙王护佑的金仙?”刘昭儿摇头,一副你当我傻的样子。

        “我虽然知道,你不是皇族,对于我楚国的江山,也不在意,但是你日后的成就,定然不凡,或许楚国,根本就没有被你看在眼中。”

        “所以如今,你我可以联手,你无需加入我的战队,但是从道宫开始一直到仙王殿,我希望,我们可以一直合作,相互扶持.’

        “我会尽我所能,为你提供帮助,日后,希望你在我楚国大乱的时候,助我一臂之力。”

        “嗯?”凌天挑眉,“公主,难不成你是想……”

        他忽然觉得,这七大仙州的女子,野心真是一个比一个大啊。

        赵敏还想着光复赵国,如今这刘昭儿也……

        “不,我本无意,但是我和你一样,到时候,我说什么,可能都没有人相信,真正想夺取王位的,会将所有血脉,全部除掉,包括我和你。”

        “所以,你除了与我合作,别无选择。”

        刘昭儿摇头。

        “好吧。”

        凌天敲着桌子,在衡量得失。

        至少,如今和刘昭儿联手,倒是百利无一害。

        “可以,我答应了。”

        “不知道,公主能给我什么帮助?”

        凌天想了想,道。

        “你想要什么?”

        “蟠龙血骨。”

        刘昭儿撇撇嘴,“蟠龙?你真当我有国库?”

        “没有!”

        凌天想了想,又道:“仙蓝铂金,还有极北寒冰木。”

        “两种材料?”刘昭儿蹙眉,但还是摇头,“这材料并不是多么难得,但是我现在手上也没有。”

        “公主,你这是要啥没啥啊。”凌天摊手。

        “谁说联手,就是我要给东西了?这七天,我已经让我的人,将你在天澜城的一切,尽可能的全部抹除,包括知道你有长生灵谷的事情。”刘昭儿横了凌天一眼。

        “没有不透风的墙。”凌天摇头。

        “或许,但至少可以掩盖一段时间,而且,也不仅是我在做,西郡侯爷,也出手了。”

        “放心,西郡是他的,你不要小瞧我和西郡侯爷的能力。”

        “在没有弄清楚楚国局势之前,任何一个大势力知道了你,都会默契的将你隐瞒下来,而后,悄无声息的除掉你。”

        “我能帮你的,如今只有这么多,最重要的,还是你自己。”

        “你要变的更强。”

        刘昭儿扫了一眼凌天的肉身,“我知道,你现在肉身比七天前,强横了几多,如果让你再接下柳慕白的一拳,绝对没有问题。”

        “但是,你要知道,那日,柳慕白可是也没有动全力,甚至没有动用任何功法和兵刃!”

        “甚至,柳慕白在道宫之中,也并不算什么。”

        “你要面对的强者,还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