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88章 星辰神剑 神级剑意【大章】
        念及此,凌天怒喝一声,气海道基之上,太虚虚影燃烧,十万剑影轰鸣,剑界之力被凌天催动到了极致状态,大踏步,便冲了过去。

        剑意,休想挡我!

        凌天在大吼。

        发泄着身上的痛楚。

        两百丈,五百丈,一千丈!

        当凌天走出剑意冲击之后,他浑身都在疯狂的颤抖,膝盖一软,便险些跪倒在地。

        “不,不能跪。”

        凌天手拄在地上,缓缓抬头,看向前方。

        却是发现,在空间尽头,悬浮着一道幽紫色的心脏。

        在凌天抬眼的瞬间,心脏陡然炸裂,化成十万道剑影,旋转开来。

        而其旋绕的中心,赫然是一把漆黑的断剑!

        十万剑影!

        又见断剑!?

        此刻,凌天心海狂震。

        无论是这十万剑影,还是那柄断剑。

        都让他的心,骤然紧锁。

        险些要窒息了过去。

        他分明没有见过这些东西,但不知道怎么,他总觉得,这十万剑影和断剑,他很熟悉,熟悉到,像是曾经属于他!

        嗡!

        而此刻,凌天体内的十万浴火剑影,也终于不受凌天的控制,破体而出,迎了过去。

        铮铮铮!

        万道剑影相交,剑鸣之声不断。

        凌天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些,只见两众颜色的剑影交汇,最后渐渐融为一体。

        如今的十万剑影,看起来更加的凝实,神光依依,每一道剑影之上,都弥漫着强横的剑道意志。

        比之前,要暴涨了数倍不止!

        嗡!

        十万剑影倏然回归凌天体内。

        啊!

        剑意如此,撕心裂肺的痛,让凌天不禁仰天嘶嚎。

        但是在这嘶嚎之后,凌天分明感觉到自己的剑道意志,在疯狂的暴涨着。

        万剑轰鸣,星海震荡。

        在凌天的怒吼中,一道通天剑光,从其体内乍起,仿佛穿破了空间,显化在天地之间。

        凌天气海之内,那盘膝持剑的身影忽然站起,手中金色剑光指引,十万道剑影,便演化成了一道神剑,被其握在手中。

        他的脸,也渐渐清晰。

        如果凌天能看到的话,一定会大惊。

        因为,那正是他自己。

        不过,此时在凌天脑海中,断断续续的片段,接连闪烁,但每一道画面,都带着直欲撕裂意海般的痛苦,让凌天几次险些崩溃。

        这种痛苦,比方才承受剑道意志的考验,还要恐怖。

        但零零碎碎的片段闪烁,却是让四个字,越发的清晰,刻入凌天脑海。

        太上。

        凌天。

        太上凌天!

        凌天猛然睁开眼睛,眉心上的天地印记圣辉流转,双眸之内,更有无上神光,一闪而过。

        虽然他不知道太上二字是何意,也不知道,这二字,和他凌天有什么关系。

        但,他记住了。

        至暗深空。

        升仙之门下,梵净忽然回身,看向那堕落深渊。

        “大师,怎么了?”

        尹冲上来问。

        “你确定,那凌天掉落在了那堕落深渊之中?”

        梵净眉头紧促。

        “千真万确,亲眼所见。”

        尹冲颔首。

        梵净闭目,光亮的头颅之上,有佛门印记显化,他双手合十,口中念念有词,但下一刻,便喷出一口鲜血。

        “不行,凌天的天机,被彻底锁住,神鬼莫测!”

        尹冲脸色冷峻,想了想还是急道:“大师,您是不是多虑了,如今凌天已经坠入禁地,即便是不死,也绝无可能回来了。”

        “他被烬灭之地的时候,你也是这么想的吧?”梵净反问,“死不见尸,我终究是不放心。”

        “现在,你带着虫族继续追杀御天城,务必将那五把天域仙兵抢回来,我去联络至暗深空中的所有虫族。”

        “若是我们在凌天归来之前离开升仙路也就罢了,不然,这升仙门之下,终究是要来一场血战!”

        梵净看着眼前的升仙之门,“凌天,我梵净,在这里,等你!”

        七大仙州。

        九黎仙州,西陵帝宫。

        于天殿玲珑塔静修的昊天武帝,忽然睁开了眼睛。

        那双眼睛,犹如星辰斗转,望尽古今。

        其内圣辉涌动,连同天道,都在震荡。

        嗯!?

        不过,片刻之后,昊天武帝的双眸中,光芒消失,但脸上,却尽是疑惑。

        “天殿仙王何在!?”

        武帝低喝,玲珑塔下,便是有十几位仙王飞临而来。

        “神女在哪?”

        “启禀陛下,神女今日仍旧在华夏与我族交界之地督战,未曾归返,也未有变故发生。”

        有仙王跪道。

        “我知道了,你们即刻去其他六州巡天,如果有奇异天象事件,即刻回禀。”

        “是!”

        一众仙王退下。

        昊天武帝头顶金冠,站在玲珑宝塔之上,遥望华夏仙州的方向。

        “该来的,还是要来了么?万年你万战无败绩,最后一战,却输掉了所有……”

        然而,凌天并不知道自己融合了这十万剑影之后,掀起了什么样的涟漪。

        但是如今的他,只感觉自己的剑道意志,完全升华了。

        甚至,他抬起手,仅仅以剑道意志,就能随意凝成各系剑器,其锋锐,足以匹敌顶级天仙器。

        这是何等恐怖的剑道意志?

        “通神剑意!”

        凌天自语。

        自己都不敢相信。

        如今的他,剑道意志已经超脱出了顶级剑界之力的范畴。

        升华成了通神剑意。

        所谓通灵显圣,凌天的意志距离圣境或许还有距离,但绝对已然通神。

        现在他,几乎可以随心所欲的用通神剑意,衍化剑界。

        威力,远胜从前。

        此时,凌天的目光终于看向那悬浮着的断剑。

        又是一把断剑。

        他曾经在浩然城的迟如山坟中,见到过一把断剑,但那断剑是剑意所凝,并非实体,可现在眼前的这一把看上去,却像是真正的断剑。

        想来这般断剑在曾经是经历过惨烈的大战的,只剩下了剑柄,以及一小截剑锋。

        其余的大部分,都崩碎,不知所踪了。

        断剑通体漆黑,甚至凌天,都看不出,这究竟是一把什么样的剑。

        但是,能被老者藏在这考验的最后,还被十万道剑影环绕,想来,绝不会差。

        凌天抬手,轻唤一声,“剑,来!”

        嗡!

        霎那间,那断剑猛然一震,竟然就真的飞向凌天。

        凌天一把握住剑柄,这才发现这把断剑绝对是在万年之前就被毁掉的,甚至剑身内没有任何灵性。

        一小截剑身上,凌天隐隐看到了两个古字。

        细细看去,旋即心中便是猛然一震!

        星辰!?

        这把剑,难到就是传说中的星辰神剑?

        这不得不让凌天心中惊诧。

        因为在下界的时候,凌天就已经见到过奔月剑。

        此时,那把剑,就在秦明月的手中。

        凌天也是在锻兵古谱之中,看到过关于星辰剑的记载,至于这把剑的炼制方法,连锻兵古谱都没有。

        因为这把剑来历极大,传说星辰剑乃是上古剑器指天剑的一截碎片凝聚而成,而指天剑,则是上古开天辟地之时,一道世间锋锐之精粹,秉承天地造化,自行凝华,根本没有什么炼制的方法可言。

        指天剑的碎片有三块,另外两块凝成了逐日神剑和奔月剑,这三把被承为人皇三剑,得此三剑之一者,便可为人族至高存在!

        所以,如果这把星辰剑,真的是传说中的那一把,那么这便是无可争议的神剑啊。

        但是,如此强横的神剑,为何却沦落到了这般地步!?

        剑身都险些彻底崩碎了。

        凌天握住剑柄试了试,倒是可以利用神级剑意,凝聚完整的剑身,虽然无法重现神剑之威,但要比凌天徒手凝剑,锋利的多,比之天域仙兵,也是有过之而无不及。

        “都是苦命的剑……”

        凌天攥着断剑,心中忽然悲凉。

        神器又何妨,人皇三剑之一,都难逃崩碎的结局。

        到底要多强,才能不流浪。

        握着断剑,凌天回身,一步,便是出了门,来到洞庭之内。

        “呵呵,我说吧,凌天没问题的。”

        六爻见凌天出来,便笑道。

        “前辈,您是这把星辰剑的剑灵?”凌天却是抬起手中的漆黑断剑。

        “嗯。”

        那老者颔首。

        “那您可有办法,复活小雷,助我重铸龙渊么?”

        凌天又问。

        老者几乎没有多想,便又颔首,“可以。”

        “那真是太好了。”

        凌天闻言大喜。

        “你们,该走了。”

        但老者却是指了指另一道门。

        “前辈不和我们一起走么?”

        凌天蹙眉。

        “你不是像让我帮你复活你剑中的剑灵么?我走不了,等你再回来的时候,就能复活剑灵了。”

        “凌天,我们走吧。”六爻也叹息一声,将凌天拽了过去。

        “星辰,保重。”

        六爻深深的看了一眼那老者,便推着凌天,迈进了那道门。

        “呵呵,呵呵呵……”

        “轮回不止,轮回不止,但我,终究不会再是我了。”

        老者无奈低笑,而后化成万千剑影,在堕落深渊之下,形成一道巨大的漩涡。

        这漩涡有着一股奇异的吸引力,将周围百万里方圆内的碎裂剑魂和剑身,全部吸收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