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87章 神秘持剑人
        堕落深渊内的空间很大,凌天抬头看了看,只有两侧和脚下,能够感觉出是冰凉石壁。

        头顶上,则是没有任何光线照耀下来,显得很是黑暗。

        跟在那老者身走前行了大约半个时辰,凌天停了下来。

        视线陡然变得宽阔。

        而在洞庭的尽头,有两扇门。

        其上阵法光芒涌动,到像是传送入口。

        “这么多年来,凡是良善之辈坠落到我这里,我都会给他们活命的机会。”

        “他们,有的因为血肉至亲,有的是因为伴侣,或者,是师徒,但总之,只要良善,我都不会要了他们的性命,除此之外,尽皆斩杀。”

        老者站在两道门中间。

        “这么多年,活命的,有几人?”

        凌天问道。

        老者举起五根手指,“结果是不是很心寒?这么多年,能活着走出去的,只有五个。”

        “鱼玄姬,也见过你么?”

        凌天又问。

        “那个丫头,我记得。”

        “看来,她还是将堕落深渊的秘密,告诉了你。”

        “这丫头,倒还真是不怕死。”

        那老者笑了笑。

        凡是走出去的武者,都要种下心魔誓言,如果这个秘密从他们口中,告知了老者所不容的人,那么就会暴毙而亡。

        鱼玄姬能如此做,或许是看出了什么。

        亦或者,她宁愿死,也要将这个秘密,告知凌天。

        “所以,你若是现在想离开升仙路,回到混乱战域,现在,就可以走了。”

        老者指着左手边上的一道门。

        “那右边呢?”

        凌天指着另一道门。

        “呵呵,这一道门,是我设下的考验,如果通过,便可得到其内的剑道机缘。”

        “之前那个鱼丫头也进去过一次,但不过半盏茶的时间,就出来了,什么都没得到,修为反而被吸去了不少。”

        “如果你想,也可以试试。”

        “老哥,你在搞什么?这凌天就是我们要的人,都到这里了,你还弄一个什么考验?有必要么?”

        “什么机缘,赶紧拿出来,我们还有很多事情要办呢!”

        六爻有些不耐道。

        但老者似乎并不在意,始终看着凌天。

        凌天上前,走到那一扇门前。

        “前辈,我知道你曾经很强大,可以说是世间剑之巅峰么?”

        “天下三界,剑锋众多,我不敢说巅峰至极,但的确没有怕过任何兵刃。”老者笑道。

        “那好,我其实并不想要什么剑道机缘,这些我都无所谓,我只想问,如果我通过了前辈的考验,您,能让小雷复活,让龙渊剑重铸么?”

        那老者一怔。

        看了凌天很久。

        最终,还是摆摆手,“剑者人心,剑在人在,人在,剑就在,他未曾真正消陨,何来重铸一说?”

        “好,我试!”

        凌天终于笑了。

        虽然此时他浑身仍旧血污,但还是一往无前的走了进去。

        直到凌天彻底消失在这道门中,六爻才摇摇头。

        “怎样?再看到他,有何感想?”

        老者双目忽然变的无神,“他还是他,但现在的他,已经不是那个他了。”

        “你一直在等,他归来时,将你重铸的那一天吧?”

        “这一天,不远了。”

        “不。”老者陡然仰天,眼角,悄然落下两行热泪。

        “这一天虽然到了,但是他要重铸的,是龙渊剑,而不是我。”

        “唉!”六爻上前,拍了拍老者的肩膀,“你也别这么感慨,说实话,我也没想到,在升仙路上接引的,会是你。”

        “那龙渊剑和小雷,也是凌天血炼而成,和你,真的没有什么区别,从小雷身上,我时常能看到你的影子。”

        “你应该高兴,凌天会变的更强,你也是。”

        老者抹掉脸上的泪,飒笑道:“嗯,这是必然,我剑重铸之日,便是我主,归来之时。”

        “这一次,我们不会再失败了。”

        ……

        门内。

        凌天刚走进来,气海内的十万道剑影,便骤然震动起来。

        而那星海道基之上,盘膝而坐的身影,瞬间睁开了眼睛。

        神光俯仰,天地孑然。

        但是在外界,凌天却是忽然感觉到了这空间之内,强横汹涌的剑道意志,几乎像是万剑攒心一般,朝着它激射而来。

        甚至,连勉强睁开眼睛,都极难做到。

        这片空间内,仍旧昏暗至极,仅能看到远处貌似有微弱的剑光,在闪耀。

        凌天不不知那老者所说的剑道机缘是什么。

        但这里剑道意志,却极为适合剑修用来磨练剑意。

        万剑攒心虽然痛苦。

        但对于凌天,这并不算什么。

        鱼玄姬尚且能够坚持半盏茶,何况他呢。

        凌天咬紧牙关,攥着拳头,一步步走向前。

        越向前,那剑意化成的箭矢,就越发的猛烈和密集。

        像是寒夜里,被暴风卷起来的冰片,不但疼,更消磨意志。

        饶是凌天,也不禁开始浑身颤栗。

        十几个呼吸之后,凌天感觉自己不过才走出不到百米。

        忽然,凌天停下,看到地面上,有一行凌厉的小字。

        鱼玄姬!

        这小字,是有鲜血刻画,空间能都是意志,所以这么久了,这字迹,仍旧可辨。

        想来,一定是鱼玄姬只走到了这里,便再也无法前进了。

        凌天抬首,迎着剑意攒射,看向前方。

        拖过剑意肆虐而来斑驳剑光,凌天忽然看到,这空间深处,好似有剑修持剑,傲然而立,俯仰之间,睥睨寰宇。

        无敌之气势,舍我其谁。

        只是一眼,便让凌天心魂巨震。

        道基之上,太初虚影,也陡然沸腾起来。

        像是受到了什么刺激一般!

        十万道剑影更是如此,恨不得直接破体而出,直奔那虚影而去。

        那是谁?!

        凌天心中狂震,这道身影是何等的伟岸。

        其持一剑,仿佛便可以执掌一界。

        其绝世之姿,让所有人,都不禁自惭形愧。

        但让凌天更惊诧的是,他总觉得这身影很眼熟。

        可在他的印象中,貌似没有一个剑修,能够拥有这般疯子。

        之道,那持剑身影忽然转身望来,虽然只是一个侧颜,却让凌天,不仅退后了两步。

        这个持剑者,怎么看起来,和自己如此相似?!

        或者说,和气海道基上的那道朦胧身影,也有相同的神蕴弥漫。

        当是当凌天还想在看时,那光影,便陡然消失了。

        紧随而至的,便是更为猛烈的剑意袭杀。

        “哼!”

        凌天闷哼一声,看了一眼手中的龙渊剑碎片,小雷自爆的时候,承受的是何等痛苦!?

        这些剑意璀璨,他怎能退后半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