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86章 深渊之下 神秘老者
        堕落深渊。

        凌天坠落在无边的黑暗中。

        这里,真的很黑。

        外界,没有一丁点的声音。

        甚至,凌天只能听到自己心脏的跳动,以及龙族血脉,在血管内贯涌的声音。

        “呼!”

        凌天张开眼睛,看着眼前无边的黑暗。

        感觉着自己是在下坠。

        “凌天,要进桃园么?”

        “我们感应到,在这深渊深处,有神秘的神念波动。”

        “可能,会有危险。”

        桃园内,桃夭夭提醒道。

        “不用了。”

        不过,凌天却是蓦然摇头。

        凌天心中,忽然荡起一阵悲凉,或者是心痛。

        忽然,凌天伸手,一道冰凉的碎片,掉落在他的手上、

        沾满血迹的大手紧紧握住那一块碎裂的铁片,凌天终于闭上了眼睛。

        嘭!

        不知道多久之后,凌天的身子,终于落地。

        冰凉席卷凌天的身体。

        但凌天紧紧攥着拳头,始终,都没有再睁开眼睛。

        “凌天,放心吧,小雷不会有事的,他本命非凡,等我们再回升仙之门的时候,再将小雷召唤回来好不好。”

        桃夭夭显化在凌天的脸上,双手擦干凌天嘴角的血雷,而后趴在他坚挺的,满是血伽的鼻梁上。

        “我能感觉到它,它可能真的不再了。”

        凌天睁开眼睛,泪水便止不住的涌了出来。

        他抬起手,缓缓张开掌印,那里是是一块冰凉的碎片,上面仍有深深的暗红纹路。

        这碎片,是龙渊剑的。

        龙渊剑和他心血相连,在小雷自爆的瞬间,他就感应到了。

        尽管他已经坠入堕落深渊,但这碎片,还是掉落在了他的手上。

        或许,这便是小雷,对凌天的眷恋吧。

        “这一次,我真的对不起小雷。”

        “他本可以不自爆的。”

        凌天紧紧握着拳头,剑锋碎片,撕裂凌天的手掌,热血低落在冰凉的岩石上。

        “凌天,你别太自责了,这是小雷的宿命。”

        “小雷和你情同手足,即便是让他自己选择,他也会用自己去换赵敏他们十几人的性命。”

        “毫不犹豫。”

        桃夭夭继续宽慰。

        但凌天,还是狠狠的喘着气息。

        “是我,还不够强。”

        “是我,辜负了小雷。”

        凌天摇着头。

        始终,无法走出自责。

        “呵呵呵,他一定,是一把很优秀的剑吧。”

        忽然间,一道声音,从空间内响起,回荡着。

        声音浑厚,尽显沧桑。

        “没错,他是这世间,最锋利的剑。”

        对于这道声音,凌天远没有桃夭夭,已经桃园内,诸多前辈的惊诧,而是重重颔首。

        他从未夸过龙渊剑,但是在他眼中,龙渊剑,小雷,就是最强的。

        “唉,曾经也有一个人,对我这般说过。”

        “只可惜,结局悲凉。”

        “滚滚红尘,悠悠万载,终不过,一剖黄土。”

        那声音悠悠响起,似乎带着无限感概。

        “不过,那把剑,还是不错的,赤子之剑,配赤子之心,他,无憾了。”

        凌天陡然坐起。

        “小雷不会白白自爆,即便是他崩碎了,我也要一块一块的,将他找回了!”

        “铸不成七星龙渊剑,我凌天,誓不罢休!”

        凌天的声音,在空间内往来回荡。

        “哈哈哈,不错不错,难得你有心,没准,你的愿望,会实现。”

        那声音,又想起。

        “凌天,我们感应到的那个神秘气息,就是这个家伙,你小心点,他现在什么都没露。”

        桃夭夭在凌天而后小声道。

        “不,他露了。”

        凌天却是摇摇头,攥着龙渊剑的碎片,看向空间的黑暗深处。

        “晚辈人族凌天,斗胆请剑前辈,现身一叙!”

        桃夭夭蹙眉。

        什么剑前辈?

        她怎么不知道。

        不过,凌天的声音落下后的三息,一道笼罩在黑色大髦中的身影,还真的就缓缓,从凌天身前的方向,走了出来。

        “怎么感觉到我的?”

        凌天脸色淡漠,“在龙渊自爆,而我手握龙渊碎片的那一刻,前辈都没有控制自己体内的剑气。”

        “这不是剑意,以我对剑道的理解,您应该不是人族,也不是武者,而是,一把剑的剑灵,对么?”

        “呵呵呵,果然,是你。”黑暗中,那埋首的身影,在淡笑中抬头。

        但当凌天和桃夭夭看到那人的脸之后,还是不由的蹙眉。

        倒不是这个人有多帅多么霸气,而是单纯觉得,这神秘强者的脸,和小雷,有几分相似。

        但看起来,要苍老的多。

        森白的脸上,尽是沟壑,但一双眼睛,却仍旧锋利明亮。

        “前辈,认得我?”

        凌天挑眉。

        虽然这忽然出现的老者,有些神似小雷,但凌天知道,这绝无可能。

        “呵呵,我就说,在这升仙路上,还未见到我这一路的接引之人,原来你藏在这里躲清闲。”

        不过,就在这时,六爻忽然从桃园内显化出来,看着那老者,却是一脸的欣慰。

        看上去,就像是多年未见的老友一般。

        “哈哈哈,六爻姑娘万载未见,风韵,不减当年啊,比我这糟老头子,强多咯!”

        那黑髦下的老爷仰天一笑。

        “六爻前辈,你们……认识?”

        桃夭夭蹙眉,帮凌天问了一嘴。

        “嗯,是认识,他原本,是一把剑的剑灵。”

        “至于那剑的主人,你们会知道的。”

        六爻颔首,看向那老者,老者也是微微摇头,示意六爻不用再多说。

        “是一把很厉害很厉害的剑么?”

        桃夭夭却是不甘。

        “厉害,当时厉害的狠哦,想当年,我可从不把世间的兵刃放在眼中!”

        老者挑眉。

        “那剑呢?”

        面对桃夭夭的追问,老者和六爻都倏然噤声,没有再说。

        良久之后,老者摇摇头,“剑,也碎了。”

        “来吧,我等你们,等的太久了。”

        说罢,那老者转身,便隐入黑暗。

        “走。”

        凌天抿抿嘴,跟了上去。

        至于这老者的身份,从六爻的言语上看,应该是他们这一路的。

        至于是谁,他现在不想说,凌天也就不问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