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2071章 你究竟是谁!?
        “凌,凌天,这家伙,我们,我们惹不起啊!”

        “我都要尿了。”

        青虚惊呼道。

        “行了,我知道了。”

        凌天横了那青虚一眼,旋即看向灰袍,“晚辈人族凌天,见过前辈。”

        “敢问前辈,何方神圣?”

        “呵呵,人族?”那灰袍青霄一声,旋即抬头。

        霎那间,那灰袍之中,陡然燃烧起一道灰白色火焰。

        一股天倾大势,更是直接压向凌天。

        这大势之中,漫天无上的至强火焰威压。

        足以焚天烬海,毁灭一切。

        即便仅仅是一道意志大势,但仍旧恐怖到了极致。

        恐怕,即便是仙王,在这一刹那,意海也足以崩灭了。

        而如今,这道意志的目标,是凌天!

        “嗯!?”

        但是凌天气海之内,那盘膝坐在道基上的神秘身影,陡然睁开眼睛,

        一道万古强极的气势,从星海之内乍起,顷刻间,绽放在凌天体内。

        尊贵至极的意志气息,在瞬间,就和那灰袍的火焰威压,撞在了一起。

        嘭!

        一声惊天巨响,在这片空间内响彻。

        气息威压形成的恐怖音爆席卷开来,将周围上百座城池,都剿灭成了碎石。

        强横的音波,足以灭杀金仙。

        凌天惊怒,没想到,仅仅是意志对抗,就这般恐怖。

        “够了!”

        但这时,又一尊鼎炉,显化在凌天头顶。

        神器气息席卷开来,将那倾吞而来的音波,全部挡下。

        “烬灭,这么对付一个人族后辈,你也要脸?”

        六爻翘着秀腿,坐在神鼎之上,望着那平台上的灰袍,冷然道。

        “哈哈哈哈,人族后辈?我可不要觉得,我烬灭是在欺负他!”

        “身怀上古造化空间,体内有准大帝意志,身边,还有你这神器器灵守护,这人族后辈,可不一般吧?”

        “我可是觉得,你们到我这里,是想要欺负我的!”

        “别不承认,在这小子降临的霎那间,他体内的功法,想要吞了我!”

        那灰袍从平台上缓缓站起,脸上的灰白火焰褪去,化成了一个俊俏的白脸公子。

        “人族凌天,你究竟是谁?”

        那烬灭忽然看向凌天,眸子中,尽是凌厉之色。

        “我?我就是人族凌天,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凌天摇头。

        他要是知道自己是谁,也就不用从下界一直寻找到上界了。

        “你这神器器灵,也不知道?”

        灰袍又看向六爻。

        “呵呵,有意思了?这升仙路空间之巨大,你这烬灭之地也不过是沧海一粟,偏偏就到了我们眼前,我还想问你,是什么意思呢,你难道,真的不知道凌天的身份?”

        六爻绝美的脸上,扬起一抹神秘的笑意。

        “都是上万年的老家伙,现在,没必要如此试探吧?你和我不是一路,但殊途同归,不是么?”

        “方才即便是我不出手,你也不敢动他一根寒毛。”

        “别太自信,如果我想,他随时都会死,即便是你,也保不住!”灰袍冷着脸。

        “哈哈哈哈,那我倒是要看看,你有没有这个胆子了,来,我不出手,你杀了他。”六爻指着凌天。

        “前辈。”

        下方的凌天紧蹙的眉头。

        这玩归玩,闹鬼闹,别拿他的命开玩笑啊。

        不过,对面的灰袍冷冷的看着凌天和六爻,但最终还是舔了舔嘴唇,没敢动手。

        “呵呵,不敢动吧,即便你是烬灭之火,但终究不是真正的大日真炎,除非你自己想找死,才敢对他动手。”

        六爻会心一笑,似乎早就知道这个结果。

        “是,我承认,我是不敢动他,我惹不起。”

        灰袍烬灭摆摆手,背后,便显化出了一座灰白宫殿。

        “请吧。”

        凌天和六爻对视一眼,便跟着灰袍走进大殿。

        “前辈,我究竟是谁?”

        在殿中落座,凌天看着那殿上宝座中的烬灭。

        “呵呵,阁下说笑了,六爻都不敢说,我自然也不敢,想我烬灭英豪万载,但仍旧不是世间最强,我,也怕啊……”

        烬灭摩挲着手中的戒指,沉吟一声道:“不过,我可以告诉你的是,我的确和六爻,不是一路,但我们这一路,你应该见到过。”

        “李淳风?天尊?”

        凌天蹙眉,嘀咕了一声。

        “噤声!”

        不料,那烬灭脸色大变,双手陡然合十,朝着东方遥遥一拜,旋即冷道:“李淳风不过是和我同辈,他可不配和天尊齐名,你此言,是在折他的阳寿!”

        “抱歉,晚辈不知。”

        凌天擦了擦额头上的汗水,连连告罪。

        “罢了,不知者无罪,想来天尊也没有时间搭理我们。”

        灰袍转了转手中的戒指,“没错,我烬灭,的确不是无意中碰到你的,而是一直在等你。”

        “不知前辈,等我作甚?”

        凌天拱手,心中渐渐欢喜,难不成,这是又来大机缘了?

        “一是帮你,二来,自然是想让你,带我出去。”

        “我可不想,在这里呆一辈子,这鬼地方,真是让我发疯。”

        烬灭脸上尽是烦躁。

        “烬灭,按理说,以你的段位,也不应该被安排在这里吧,什么情况?”

        “而且看上去,你貌似,伤了?”

        六爻红唇轻启,忽然笑问。

        “哈哈哈,瞒不过你。”

        烬灭仰天一笑,旋即笑容收敛,面容冷峻,“当年,我本应该是在华夏仙州,等着凌天,但是谁曾想到,我刚降临仙界,七大仙州便暴动了,战火甚至弥漫到了黄泉。”

        “我奉师兄之名,前往黄泉,截下烛龙,但是奈何,我不是他的对手,最后我重伤,掉落空间裂缝,来了这升仙路。”

        “索性,这一切都是天命,在这里,我还是碰到了凌天,只不过,来早了。”

        烬灭忽然看向凌天,“方才我生气,一是因为你想吞我,二,就是因为,你体内的烛龙气息!”

        “你怎么和那个老东西,扯上关系的?”

        面对烬灭冷厉的目光,凌天心中一紧。

        “呃,晚辈在下界的时候,曾经修炼过一部炼体功法,从而炼化了一滴烛龙之血。”

        “六爻,你最好让他在进入七大仙州之后,不要释放烛龙气息,我们在布局,他们同样没有闲着,万年前的那次暴动,我们已经损失惨重了。”

        烬灭看向六爻。

        “这我知道,现在,你也已经告诉他了。”六爻颔首,“那你现在,还剩多少战力?”

        “多少?百不存一,但对付你,应该够了,怎么要不咱们交流交流?”烬灭俊俏了脸上,扬起一抹邪魅的笑意。

        “喂,你……你注意点儿啊!休得放肆!跟谁俩说话呢!”青虚从后面站上前,虽然心中惊惧,但还是冷道。

        “你?呵呵,你知不知道,即便是你的本体镇妖塔,不不不,即便是你主子玉虚,曾经也不敢这么和我说话。”烬灭冷笑,旋即看向六爻:“怎么,你还想染指六爻么?怕是,你不够资格吧!”

        “烬灭,我现在比你强,你最好把你的性子,收一收!你受了被那烛龙重伤,能不能恢复到鼎盛时期还不一定,到时候,你怕还不如通天灵宝厉害呢!”六爻将青虚拽到身后。

        “罢了,行,没想到,你现在要求都这么低了。”烬灭摊手,不再说了。

        “烬灭前辈,您方才说,是为了救黄泉,才被烛龙所伤,那烛龙,有那么厉害么?您可是大日真炎啊!”

        凌天忽然问道。

        对于烛龙,他还真的挺好奇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