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98章 王者作弊 凌天重伤
    这等万年前的大阵,可是异族部下,除非凌天知道完整的阵法,或者是研习了数十年,否则都绝对无法如此从容。

    

    难道,因为他是飞升武者的原因?

    

    想了无数种可能,但是眼前的一切,还是匪夷所思。

    

    咣当!

    

    但是,就在这时,一道炸响声响起,皇甫长乐却是发现,那被凌天握着的锁链,忽然断掉了。

    

    这意味着,这一条阵法,已经被凌天破去。

    

    但是,这才多长时间啊!?

    

    即便是凌天真的阵法造诣极高,但也不至于于此恐怖啊!?

    

    可凌天可不等皇甫长乐惊诧,一条条的锁链,被他的剑影熔断,有桃夭夭在一旁指挥,这等异族布置下来的大阵,还是不在话下的。

    

    一盏茶的时间后,只剩下最后一道锁链,正被凌天紧握了。

    

    而此,那宝座之上的巨大身影,已经褪去了万年的灰尘。

    

    此时,两人才发现,这巨大身影,其实是一尊塑像。

    

    只不过,极其逼真,栩栩如生。

    

    阵法即将破去,函古王身上的威压,也越发恐怖。

    

    “凌天小心一些,我看那函古王,怕是要真的苏醒了!”

    

    皇甫长乐在后方提醒。

    

    但是受手握锁链的凌天,却是已然感觉到,一股恐怖至极的威压,已经在顷刻间,将他锁定了。

    

    凌天抬首,便是发现,那宝座上的巨大身影,不知道何时,已然转动头颅,冷冷的看着他。

    

    下一刻,那神念将凌天锁定,巨大雕像崩碎,直接将那最后一条锁链焚烧成虚无。

    

    旋即,一道身影从漫天的碎石中走出。

    

    凌天看着那道身影,心中倒吸了一口气。

    

    此人气质卓绝,他身上透着一股君临天下的气势,不可一世,王侯意志强大到极致,犹如一尊高高在上的天子人物,一眼便要让人臣服。

    

    这,那道就是传说中的函古王么?

    

    其身上的威压,深不可测。

    

    绝对超过了天仙境界。

    

    “无知蝼蚁,也敢动我身躯?!”

    

    “当死!”

    

    就在此时,那函古王从宝座之上落下,手持王者利剑,一道目光落下,便是凝成无尽剑光,斩向凌天。

    

    仅仅是一道意志威压,就能凝成恐怖的攻击。

    

    “前辈,这是误会,是我们,将你从阵法中解救出来!”

    

    凌天朗声而言。

    

    但是那函古王似乎根本听不到一般,剑光仍旧落下。

    

    “哼!”

    

    凌天心中也是震怒,当即抬起手中龙渊剑,凝成一道剑意,便是迎了过去。

    

    嘭!

    

    但是,虽然凌天将剑意催动到了极致,可还是被轰碎,随着龙渊剑震颤,凌天手臂剧痛,长剑险些脱手而出。

    

    身体,也跟着被震飞了出去。

    

    那函古王从天空中降落,俯视着凌天。

    

    而周围密密麻麻麻的骷髅战将,则是齐齐跪倒。

    

    像是对天子臣服一般。

    

    “剑意不错,但你惊了我的王者威严,不可饶恕。”

    

    函古山手中提着长剑,直指凌天。

    

    皇甫长乐飞身上前,挡在两者中间。

    

    “函古王前辈息怒,我们是人族,并不是异族,对于殿下,也没有歹心,这里,是异族设下的阵法,使我们,将你解救出来的。”

    

    “嗯?”那函古王盯着皇甫长乐,可旋即还是摇头,继续朝着凌天走来。

    

    “让开。”

    

    “他是在考验我们。”

    

    凌天提剑起身,将皇甫长乐拉开。

    

    他自己知道不是函古王对手,但是如果函古王真的想杀他们,现在,他们便是已经是两具尸体了。

    

    “函古王殿下,你贵为上古王者,对付我一个人族后辈,怕是不公平吧!!?”

    

    “你且将修为降至天仙二重,我必败你!”

    

    凌天长剑直指。

    

    “呵呵,不自量力。”

    

    那函古王冷哼,但浑身光芒暗淡,真的将修为,降了下来。

    

    “凌天……”

    

    皇甫长乐很担心。

    

    即便是函古王降低了修为,但其在数万年前,便是仙王级别的存在。

    

    体内,可是有着仙王意志加持的。

    

    寻常人族后辈,怎能抵抗?

    

    不过,凌天见状,嘴角却是蓦然扬起。

    

    随后,他低头,体内万古焚天决疯狂催动,轰隆隆的声响传出,他的气海星河似乎在咆哮沸腾,而在道基之上,那虚幻的盘膝身影,双眸开始缓缓张开。

    

    太初武魂。

    

    凌天的太初已经苏醒了一些,虽然还远不能和全胜时期的太初武魂相媲美,但是,仍旧足以匹敌仙王意志!

    

    此刻的凌天,浑身火焰燃烧,背后的仙光之上,有一道模糊的身影,渐渐显化,在这等加持之下,让凌天的气息,节节暴涨。

    

    其身后,皇甫长乐看着凌天身后祭出的光影,也是不禁涨大了嘴巴。

    

    如今的凌天站在那里,手中提着仙剑,犹如帝王一般!

    

    这等意志,绝对不是金仙。

    

    而是仙王!

    

    凌天体内,竟然藏着仙王意志!

    

    天啊,这怎么可能。

    

    据她所知,如今目前已经知道的,貌似只有那赤焚剑宗的首席弟子,人族第一天骄盛七夜,体内有着一道仙王意志。

    

    要不然,他也不会成为圣子,即将手握火麒剑。

    

    仙王意志在身,他几乎是同辈之中无敌的存在。

    

    但是眼前的这个凌天,竟然也是仙王意志在身?

    

    难道说,此人可以和盛七夜相提并论不成?

    

    心中,虽然惊诧到极致,但凌天可不管那么多。

    

    太初武魂如今的能量,可以比拟三字太初,也就是仙王意志,已然足够了。

    

    如今,在这仙王意志的加持下,让凌天浑身火光涌动,犹如仙王。

    

    身前的那函古王同样愣住了,目光紧紧的凝视着凌天的身影,这是什么级别的意志力量?

    

    这一刻他面前的英俊身影,太过绚丽。

    

    作为真正的王者,他如今虽然没有了仙王力量,但意志和记忆还在。

    

    但是凌天祭出的意志之中,虽然是仙王级别,但是那股尊贵至极的感觉,却是让他,都忍不住要屈膝而败!

    

    不,这绝对不只是仙王!

    

    是更强的意志气息。

    

    “殿下,要认输么?”凌天凝视对方道。

    

    那函古王目光看向他,旋即冷笑,“你有和我说话的资格,但是我,从不认输。”

    

    “胜了我,我便给你解释的机会!”

    

    “好。”凌天低头,没有再说什么,但手中长剑,猛然举起,刹那间,一股狂暴的剑界之力,伴随着长剑席卷而出。

    

    所过之处,那些骷髅战将,纷纷惨叫着飞逃。

    

    即便是皇甫长乐,也都敌不过这等气息,退后开去。

    

    函古王挥手,手中长剑也是举起,朝着凌天压下。

    

    只见持剑的凌天平静无比,剑界之力笼罩周身,便是和那函古王厮杀在了一起。

    

    剑锋肆虐。

    

    两人的剑道造诣,自然都是恐怖至极的。

    

    凌天在仙王意志上,更是不差那函古王分毫。

    

    一时间,两人对撼十几招,不分胜负。

    

    “时间不多了!”

    

    凌天,凌天收剑,旋即蹦然一震,十万道剑光弥漫开来,化成一道火焰狂风,将那函古王吞没。

    

    这是凌天最强的剑阵之术,十万剑影和火种加持,同辈之中,根本无法抵挡。

    

    砰砰砰!

    

    但是,那函古王的肉身,却是异常的坚韧。

    

    仍有那剑光挂裂在其身上,但还是毫发无损。

    

    皇甫长乐蹙眉,“前辈,你这是作弊。”

    

    虽然这函古王的修为降了下来,但是其肉身,仍旧是仙王级别。

    

    凌天的剑光在强横,也无法奈何。

    

    凌天冷着脸,让那十万道剑光,仍具在其函古王身上肆虐。

    

    “够了!”

    

    函古王脸上闪过一抹羞怒,当即暴起修为,一剑斩下,撕裂十万剑光,将那凌天吞没。

    

    噗!

    

    一道闷哼声响起,凌天浑身的仙王仙光崩溃,倒飞而出。

    

    血染衣甲。

    

    “凌天!”

    

    皇甫长乐惊呼一声,飞身过去,将凌天搀扶起来。

    

    但却是发现,凌天身上的金甲完全崩碎,裸露出来的肉身,也是鲜血淋漓,深可见骨。

    

    甚至凌天的气息,都已经非常弱了。

    

    在最后关头,这函古王竟然直接强提战力,将凌天一剑重伤。

    

    “函古王,你怎么能这样!”

    

    皇甫长乐看向那气息消散,缓步走来的王者,惊怒不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