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79章 一百仙琴录
    “我去,凌天兄弟,这琴技,你也会?”

    

    李无忧挑眉。

    

    “略通一二。”

    

    凌天颔首。

    

    “别一二,怎么也得八九啊!”

    

    李无忧心中担心。

    

    凌天摇摇头,不再多说,而是直接飞上了高台。

    

    “我说,二叔,你这兄弟能行不!?”

    

    李无忧心中忐忑,可回头却是发现,那左骁在内的所有人,都是在冷笑。

    

    那模样,看起来,竟然是有些怜悯。

    

    实在怜悯那姜潮和付畴么?

    

    “他,是我的琴音师父。”

    

    左仙芝淡淡说了一句,便站回去了。

    

    凌天的琴技强横有否,只要等待,便可以了。

    

    不过,凌天飞上高台,却是再度引来一阵议论。

    

    他竟然还擅长琴?

    

    而且,莫非真要和付畴以及那你姜潮切磋琴道不成?

    

    这未免有些太不知天高地厚。

    

    姜潮不用说,姑苏城第一大将军之子,从小便是师从顶级琴师,学习琴技,天赋极高,曾经被皇甫家的夫人,都是夸奖过的。

    

    而那付畴,天资不凡,虽然在之前,没有听说他的琴技有多么出众,但没准这一次,是有备而来。

    

    更重要的,这次和刚才的炼器不同,姜潮和付畴都是亲自上台比试。

    

    两人身份尊贵,战力排名,更是在龙凤榜的前三十名之内,修为境界,都到了天仙二重地步。

    

    这凌天,刚刚降临姑苏城,就敢接连上台?

    

    此时的凌天,在修为上,压制到了天仙一重地步。

    

    虽然已经足够优秀,但是和姜潮,以及那付畴,都是没有办法比拟的。

    

    如今,他想要比琴技?

    

    琴技不但要天赋,还要底蕴。

    

    任何一个琴技大师,都是用无数的资源和时间,堆积出来的。

    

    这些天骄的琴技,也跟传承自何人,有着莫大关心。

    

    没有强大的背景和资源,怎能求到强大的琴师,琴技,又怎么可能强呢?

    

    这简直是笑话。

    

    固然之前凌天表现出了让所有人都为之侧目的炼器造诣。

    

    夺得第四局的第一,

    

    但现在,他以琴技相争,却是没有人看好。

    

    “呵呵,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你懂琴?”

    

    付畴平静开口,他隐隐感觉有些怪异,这家伙,会的有些多了。

    

    “就是,你懂琴么?你要知道,虽然是琴技之争,但是琴音之术,可是会死人的!”

    

    那姜潮也是冷笑。

    

    他这次选择琴技,就是相当自负。

    

    “呵呵,所以说,两位公子,要小心了。”

    

    凌天目光,不曾斜视,缓缓开口。

    

    平淡、却又充满了自信。

    

    但是,这句话,却是让姜潮和付畴,心中都是顿时羞怒。

    

    让他们小心?

    

    怎么,如此自负么?

    

    就算是精通琴技,但是想让他们小心,怕是只有皇甫长乐那般的琴技大师,才能做到。

    

    一个从未见过的陌生家伙,也敢出此狂言?

    

    真是不知所谓。

    

    “呵呵,我希望,你能一直如此,我也很好奇,你一会不敌认输的时候,该有多狼狈。”付畴开口回应,随即脚步迈出,落在高台上的一角,盘膝而坐,手中光芒一闪,一张青黑的古琴,浮现而出。

    

    从那古琴的品相上看,绝对是传承之物。

    

    就连那姜潮也是深深看了一眼那付畴手中的古琴,旋即一声低呼,“古琴鼎湖?”

    

    “姜兄眼光不错,正是鼎湖琴。如今,在这太湖之畔,将是我付畴琴技的首秀,有皇甫小姐和一众名媛见证,我付畴,也不在乎输赢,只求,尽性。”

    

    付畴说罢,便是引来一阵赞叹。

    

    看看,这才是大家族弟子的气度。

    

    那个叫凌天的家伙,一看就是心胸不行。

    

    而且,就连半山之上,那些名媛,也是对付畴,大为赞赏。

    

    其实,以付畴的相貌和天资,以及家世,倾慕者是极多的。

    

    但是像他这般人物,眼高于顶,除了皇甫长乐,他是没有看的上的。

    

    “呵呵,你还真是有备而来!”

    

    那姜潮冷笑一声,也飞向高台另一侧落座。

    

    膝上光华涌动,一张古琴浮现而出。

    

    虽然不知不上那鼎湖琴惹眼,但看上去,也是相当不弱了。

    

    最后,只剩下凌天。

    

    所有人的目光,都落在凌天身上。

    

    琴音之术的比试,琴,相当重要。

    

    不然,这些古琴,也不会如此被流传千载万世。

    

    一把好的古琴,可以让琴师的琴技更加淋漓的展现出来。

    

    而这凌天看上去,出身应该很一般。

    

    古琴存世不多,都是有着名录的。

    

    其价值,更不是寻常的兵刃可以比拟,很多,都是有钱,也买不到的。

    

    如果凌天拿不出好的古琴,那这一次的琴技比试,也就输了大半了。

    

    “呵呵……”

    

    凌天轻笑一声,旋即原地撩起衣袂,潇洒不已的盘膝而坐,大袖挥动,怀古长琴,便是出现在了他的席上。

    

    “名琴,怀古!?”

    

    不过,那一张琴刚一现世,姜潮便是一声惊呼,险些站起身来。

    

    高台之下,也都是惊诧之声,此起彼伏。

    

    甚至,让凌天都没有想到,这一把琴,将然能有如此反应。

    

    其实,凌天并不知道,帧弦送给凌天的这把琴,有多么的名贵。

    

    古琴最差的,便是普通的传承之琴,虽然也是古物,但品质只能算尚可,甚至没有名字。

    

    而在其上,便是有名字的古琴。

    

    这类琴,一般都是出自古时的名家之手,是带着名字的,比如付畴手中的鼎湖琴,

    

    在这类琴之上,便是所谓的名琴。

    

    名琴有录,收录有传世名琴,共计一百张,不多不少。

    

    这百张名琴,也以名字的字数,分为三个档次,三档为两字名琴,二档为三字,而一档名琴,则是四字。

    

    而一档之中,更是有六张顶级仙琴。

    

    之前凌天见过的太古遗音,便是百张名琴中,排名前六的存在。

    

    如今他的这一张怀古琴,便是三档。

    

    虽然排在名琴录中的末尾,但要知道,仙界如此之大,流传下来的名琴,也不过百张。

    

    在这混乱战域之内,这等名琴,绝对不会超过十张,甚至更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