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78章 比琴技?
    “算不到天机么?”

    

    皇甫夫人忽然蹙眉,“你是天枢院下的隐世弟子,我记得,很少有你算不到一点儿天机的人存在吧?”

    

    “何况,你还被反噬了,难不成,这家伙的身世背景,相当了得不成?”

    

    “不一定,我查不到天机或者被反噬,有两种情况,一,是命格极为尊贵或者极其诡异之人,二,就是其身上带着遮掩天机的命格之器,我不能确定他属于哪一种。”

    

    皇甫长乐摇头。

    

    “好吧,既然如此,那便让人查一查他的底细。”

    

    皇甫夫人颔首,便也不再说话了。

    

    半山之下,高台周围的武者们,都怔怔的看着那高悬于天的身影,有些傻眼。

    

    到现在,他们仍旧有些蒙蔽,不知道凌天究竟是不是在修复兵刃。

    

    或者,是在捣乱。

    

    毕竟,一口气修复六把天仙器,这实在有些匪夷所思。

    

    而且,这六把天仙器中,那火炼宗和大将军府中门客的兵刃,都在其中,这两把,可是这一次比试中,极有可能击败付家炼器师的存在。

    

    付畴脸色微变。

    

    他肃然狂傲,但是向来会察言观色,从凌天的身姿以及那一众朋友身上,他看到了不凡之处。

    

    而且,这家伙身上带着的那股自信,绝对不是谁能够拥有的。

    

    果然,就在凌天将六把兵刃你浴火之后不久,一道道兵刃的威压,便是重新从那火焰之中,绽放出来。

    

    而且越发强横。

    

    这下,众人都是大惊。

    

    原来,这家伙,是真的想要修复兵刃!

    

    这是什么炼器之术?

    

    不过,不管旁人的惊疑,半盏茶之后,凌天双臂一震,直接收回所有火种。

    

    嗡嗡嗡!

    

    下一刻,有六道光芒,冲天而起。

    

    而刚刚晴朗的天空之中,也忽然显化出一道道漆黑劫云。

    

    一共,便有六道!

    

    天劫!

    

    六把兵刃在凌天短暂的火焰修复之后,竟然再度引落了天劫威压!

    

    “这,叹为观止!”

    

    “神乎其技!”

    

    “怎么可能!?”

    

    这下,高台上下,所有天骄都是在那轰鸣的雷劫之中,震惊的无以复加。

    

    短暂的天劫过后,这一次,没有人来破坏,六把仙兵,安然度过天劫,高悬于天,高台之上,蕴着各色仙光。

    

    “如何?!”

    

    “当第一否!?”

    

    凌天的目光落下,看着的,正是那付畴。

    

    “这……哼!”

    

    付畴冷着脸,虽然他不想承认,但是结果,已经不用他多说什么了。

    

    “哈哈,还用说么,你当然是第一,下来吧!”

    

    李无忧大笑,心中快意。

    

    他李家,终于赢了一局。

    

    如此,在经过了作诗,作画,炼丹和炼器之后,姑苏城付家,李家,和大将军,以及火炼宗,各赢了一次。

    

    暂时,打成了平手。

    

    而这四方势力,也是姑苏圣城除了那城主府皇甫家之外,最强的四方豪强。

    

    “哈哈,这位仁兄,怎么称呼?”

    

    李无忧将凌天从台上迎了下来。

    

    “凌天。”

    

    凌天落下。

    

    “哦,凌天兄弟,不,凌天大哥,我呢,名为李无忧,向来愿意交朋友,方才我是一时糊涂,所以才胡诌你们是我李家的门客,还希望你,不要见怪。”

    

    李无忧搓搓手,他能看出来,凌天是一个高傲的人。

    

    “无妨,下次不要再犯了便是。”

    

    凌天颔首,和那李无忧并肩。

    

    周围的公子们看了,都是议论纷纷。

    

    暗道这家伙够狂的,虽然李无忧好说话,但也是姑苏城的顶级天骄,何其并列,仅仅靠着一手炼器术,怕是不够资格啊。

    

    “哈哈,没问题。”

    

    李无忧倒是不在意。

    

    他正色,看向左右,“诸位,这已经是第四局了,大家平手,我看这比试,还是要继续进行吧?”

    

    “第五局,比什么?我的这些远方亲戚,可都是厉害的角色,你们,尽管放马过来!”

    

    “这,不要以为你们人多,你就张狂了!”三位公子中,那姑苏城大将军府嫡子姜潮风度不凡,他冷道:“第五局该到我出题了,这一句,就比琴技!”

    

    “琴技!?”

    

    和左骁交头接耳的李无忧一怔,顿时脸上有些难色。

    

    “我靠,大侄子,你琴技也不行?”

    

    左骁怔问。

    

    “二叔,我那琴技,是不行!”

    

    “那你刚和我吹,在这姑苏城内,你风花雪月,风光无限,你不会作诗不会作画,不会炼丹不精炼器,如今连弹琴你都不会,你靠啥风花雪月啊!?”

    

    左骁挑眉。

    

    “靠我老爹啊!”

    

    左骁:“???”

    

    李无忧:“还靠我的脸!”

    

    凌天:“???”

    

    “还有,凭我的占天术!我会算卦。”

    

    左骁伸出手掌,“你给我看看。”

    

    李无忧端详着左骁粗糙的手背,沉吟一声,啧啧道:“二叔,你还是处男,我没有算错吧!?”

    

    众人:“????”

    

    左仙芝赶紧将左骁拉了回去,“爹来的时候跟你说什么了?不要和傻子玩!”

    

    左骁:“哦!”

    

    “诸位,第五局,就来琴技比试,可行?”

    

    那大将军府的姜潮又道。

    

    “我没意见。”

    

    付畴冷笑一声,旋即自己亲自飞上高台。

    

    “恰好进来偶的一曲,今天,也让诸位,和皇甫小姐品鉴!”

    

    说罢,他还特意看向那半山之上。

    

    恭谨至极。

    

    至于那火炼宗的掌教弟子王灿,则是没有找到一个在琴技上,可以拿得出手的帮手,所以,便弃权了。

    

    刚在这太湖之畔,当着皇甫家族谈琴技,那必须是琴技造诣极其高深才行。

    

    因为世人都知道,皇甫家的明珠长乐,便是音律天资过人,一手琴技,甚至传说得到了当代混乱战域重楼之主的赞赏。

    

    这,是相当少见的。

    

    所以,如果不是琴技了得,那么在这里弹奏,就是班门弄斧,非闹出笑话不可。

    

    所以,还不如直接认输。

    

    于是,付畴和那姜潮都是看相李无忧,“到你了。”

    

    “谁上?”

    

    李无忧回身。

    

    众人面面相觑,要说琴技,赵敏迟三七,甚至上官,都是会的,但要拿出来比试,就有些不够了。

    

    左仙芝轻踩莲步,上前来,“我来吧。”

    

    如今,她的一手小提琴,只要琴声起,必然震惊世人,无可匹敌。

    

    “不行,你是女人。”

    

    不过那李无忧却是摇头,‘这次我们本就是为了比试给皇甫小姐看,小姐姐你太美了,怕抢了皇甫小姐的风头。”

    

    “还是我来吧。”

    

    凌天又站了出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