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35章 神秘地图,九重关山!
    “这是为何?”凌天蹙眉。

    

    “你别紧张,如今南华城圣战即将来临,而且你的琴技大涨,我已经没有什么能够教授给你了的。”

    

    “你已然出师,所以,你我之间,是长辈和晚辈,再无师徒。”

    

    帧弦淡淡道。

    

    “好吧,但是凌天,还是要拜谢前辈大恩。”

    

    凌天躬身。

    

    “呵呵,罢了,多事之秋,你能多些保命的本事,也是好的。”

    

    “还有这个,你拿着。”

    

    忽然,帧弦转身,递给凌天一张卷轴。

    

    “这是什么?”

    

    凌天将那卷轴接过,打开来看,却是发现,其上描绘的,像是一张地图。

    

    不过,这地图很是奇怪,像是一方巨大无比的城池,或者说,更像是一道道城关。

    

    一共九重,围城一个圆形。

    

    从其上描绘的山川来看,其占地面积之广,远超凌天想象。

    

    足有这南华城的百倍之巨!

    

    很难想像,这就是怎样一座建筑,能如此宏伟。

    

    “这是九重关山的地图,在这混乱战域之中,仅此一张。”

    

    帧弦笑道。

    

    “九重关山?”

    

    凌天挠挠头,这东西,他从未听闻过。

    

    但是帧弦说,这地图在混乱战域之内,仅此一份,可就有些让凌天意外了。

    

    如此看来,这东西还真是珍稀啊。

    

    “没错,具体这九重关山是什么,此后,会有人告诉你。”

    

    “我给你这地图,是想让你,更加的顺利一些。”

    

    “就说这么多吧,你可以离开了。”

    

    说罢,帧弦身形一闪,便消失在了房间内。

    

    “师父!前辈?”

    

    凌天怔了片刻,最后还是拿着地图,回了惊鸿学院。

    

    不过,帧弦的这一张地图,算是彻底把凌天搞蒙了。

    

    他翻来拂去的看了好好几遍,可还是没有丝毫头绪。

    

    说他是藏宝图?

    

    也不像。

    

    但是其上九重环形,被分成了九座区域,最后都指向那核心之处,而且九个方向上,都有一枚红点,像是特殊标记。

    

    也不知道,所指的是什么。

    

    可正当凌天疑惑之时,左仙芝登门,与之而来的,还有她父亲,左宗仁。

    

    三个月来,左宗仁没有来找过凌天一次。

    

    这,是第一次。

    

    “城主?”

    

    凌天赶紧将左宗仁让进房间。

    

    而那左仙芝,则是离开了。

    

    “城主,您真的受伤了?”

    

    看着左宗仁在桌前坐下,其身上,仍旧带着血腥气。

    

    “呵呵,无妨,手上挨了一刀,不打紧。”

    

    左宗仁摆摆手,不以为意。

    

    “城主,七天前,究竟发生了什么?据说,沈浪院长,也受伤了?”

    

    凌天忍不住问道。

    

    左宗仁能来,那么一定就可以透漏些什么。

    

    “没错,呵呵,不过这都没什么大碍,想要争到一些东西,受伤流血,甚至牺牲,也是在所难免的。”

    

    左宗仁颔首,旋即笑道:“我也不和你卖关子了,此来,我就是私心作祟,想要告诉你一些内幕。”

    

    “哦?前辈请说,可是关于那圣战?”

    

    凌天来了兴致。

    

    忽然想起之前帧弦的话,难道后者所指的人,就是左宗仁么?

    

    “正是关于圣战。”

    

    左宗仁笑道,“以往的南华城圣战,都是在城内举行,四大学院,和散人强者,擂台决战,胜者,便是圣子和圣女,我们南华城,拥有两百个名额,可以参加最后升仙路选拔。”

    

    “但是这次不同。”

    

    左宗仁掏出一枚令牌,“我们得到了九重关山的通关令牌,这一次圣战,我们选择在九重关山内,举行!”

    

    “什么?九重关山!?”

    

    听闻这四个字,凌天惊呼一声,便是站起身来。

    

    这些太巧合了?

    

    或者说,帧弦料事如神?

    

    “怎么?你知道了?不能啊,所有人,都是保密的。”

    

    左宗仁蹙眉。

    

    “哦,没事,没有,我怎么知道那九重关山呢?只不过听着名字,感觉挺厉害的,城主,那九重关山,究竟是什么地方,竟然让你们不惜受伤,也要去拿这令牌?”

    

    凌天又坐下来。

    

    “自然是一方宝地!”

    

    “当然,也是无比艰险的禁地!”

    

    左宗仁长吸了一口气,道:“曾经在五百年前,我混乱战域人族还算强横的时候,南华城就是有这令牌的,只不过后来被异族所得。”

    

    “这一次,我带大军和南华城的强者,倾巢而出,奇袭黑山战狼族,将这一枚令牌,给抢了过来。”

    

    “好在,我们回来了。”

    

    说到这里,左宗仁显得极为得意和自豪,“至于这九重关山,你只要知道,这是上古时期的一座重城,其外围的城墙,就好似九重山脉一般,乃是天堑难越,甚至没有人知道它具体在混乱战域的什么位置,想要进去,只能靠着这九块令牌。”

    

    “而且,是谁曾经建立这宏伟城池,也不得而知了。”

    

    “但是在这之前,距离我南华城百万里之外的异族螝霁城,霸占着这九块令牌,他们可以依靠令牌,每三年,将其各族内的天骄后辈,送入其中历练,能从其中走出的,都是绝顶天才,而且,他们的收获,也是不菲。”

    

    “九重关山之内,有危险,也有机缘,兵刃,仙宝,灵丹,尽皆有之。”

    

    “而且,其内最有重要的一道机缘,便是玄元血气!”

    

    左宗仁抬起手中的令牌,其上蒙着一层血红色的雾气。

    

    “这令牌之上,就带着玄元血气,这是我们给它起的名字,其作用,就是可以淬炼武者根骨,让武道体质得以再度精进!”

    

    “什么?改变武者的体质么?”凌天闻言,也是不由的倒吸了一口气。

    

    “没错,而且其血气的强大,甚至对道体,都有效果。”左宗仁颔首,看向凌天,语重心长道:“凌天,你恐怕还不知道,那升仙路,可不只是我们人族!”

    

    “升仙路走出去,面对的是七大仙州,在这混乱战域之内,没有任何一个种族不向往外面的世界,但是异族拥有的机缘,比我们要多上太多了!”

    

    “就好比这九重关山,五百年来,我南华城人族,从未进去过,试问,就如此来看,我们之间的差距,得有多大?”左宗仁长长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