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34章 大军倾巢而出
    御风乘云而起的凌天,直接飞跃了第二层剑台。

    

    很快,便是飞升到了和楚惊风齐平的位置。

    

    “凌天,你要做什么?”

    

    楚惊风忽然睁开眼睛,旋即起身看过来。

    

    “难道,昨天你还不服,想要再来一次么?’

    

    “告诉你,这次我绝对不会有半分保留!”

    

    楚惊风将那惊郢剑握在手中。

    

    怒视着飞起来的凌天。

    

    不过,凌天却这是在楚惊风身上,淡淡扫过。

    

    从始至终,都没有想要回应。

    

    就这样,凌天在楚惊风越发瞪大的目光之下,继续飞升,那方向,竟然是奔着第四层剑台而去!

    

    这家伙,疯了不成!

    

    饶是楚惊风,此时此刻,也不由得倒吸了一口气!

    

    未曾想到,凌天是奔着第四层剑台而来。

    

    但是,第四层剑台之上的剑道威压,他楚惊风在之前已经领略过了。

    

    其上的剑道威压,绝对可以堪比最初级的剑界肆虐!

    

    他楚惊风虽然可以勉强承受,但实在痛苦,而且那对于淬炼剑道意志,益处也并不是很大!

    

    “凌天,你要谨慎一些,在这问剑峰,并不是越高越好,适合你的才行!”

    

    厉云澜低呼一声。

    

    “这凌天,绝对是疯了!”

    

    “没错,他一心想要力压楚学长。”

    

    “但是,就算是他能承受第四层剑台的剑道威压,自己的剑道天赋也会被侵蚀的。”

    

    “自取灭亡!”

    

    问剑峰下,又很多学院的老师,也在看着。

    

    但见到凌天此举,都是摇头。

    

    不过,当凌天稳稳飞临到三千八百丈高的第四层剑台上,而后稳稳的盘膝而坐之时,下方的惊呼和嘲笑之声,便都渐渐的沉寂下来。

    

    从这凌天如此安定的状态上看去,那里有承受不住的样子?

    

    要知道,方才楚惊风面前飞上第四层剑台之时,可是浑身颤栗,连盘膝而坐,都是做不到的。

    

    “唉!人比人,气死人。”

    

    厉云澜看着那渐渐般剑意风暴笼罩的身影,也是无奈摇了摇头,转身便御剑离去了。

    

    凌天在剑道意志上的强横,让厉云澜感觉到了前所未有的压力。

    

    即便是那楚惊风,都没有给她这种感觉。

    

    如今,她唯一的优势,便是那修为了。

    

    既然没有办法在剑道天赋上超越凌天,那么就只能希望,早一步成就天仙修为了!

    

    而楚惊风看着那凌天端坐在第四层剑台之上,甚至从始至终,都没有再睁开眼看自己,那心中的屈辱,简直犹如惊涛海浪一般,席卷着他。

    

    “可恶!”

    

    “凌天,你给我等着!”

    

    楚惊风喝骂一声,便是再度盘膝坐了下来。

    

    想要不被凌天压上一头,那么就只能用最短的时间,彻底凝成剑界了。

    

    而在第四层剑台之上,凌天体内的十万剑影,已经全部祭出在体外。

    

    环绕在他的周身,疯狂的那那问剑峰内席卷而来的剑道威压相抗衡着。

    

    在这方剑台之上,凌天终于是领略到了什么是真正的剑界之恐怖。

    

    虽然凌天在那惊鸿学院的考核中,借助左仙芝的琴音之术,施展了剑界之力。

    

    但是,凌天自己,还未真正独自施展过。

    

    十万剑影到底能不能凝成堪比剑界的剑道意志,终于是在今天这第四层剑台上,得到了验证。

    

    就这样,凌天在第四层剑台之上,一坐便是七天。

    

    利用问剑峰的剑道威压,凌天不断的打磨着自己体内的十万剑影。

    

    而每七天之后,凌天便会从问剑峰之上退下,回到宅院。

    

    而后利用重楼令牌,回到重楼之内,和那帧弦师太,学习琴技。

    

    在这期间,整个南华城,仿佛彻底平静了下来。

    

    但是,其内的暗潮汹涌,却是不为外人所知的。

    

    惊鸿学院考核,层出不穷的剑道天才,让其他三大学院,和各大家族势力,都是倍感压力。

    

    回去之后,便是纷纷组织门下的生员,或是闭关冲击天仙,或是进入密境,淬炼武技和领域之力

    

    亦或是各方寻找门路,制作更为极品的兵刃和战甲。

    

    总之,三个月时间,所有天骄,所有的家族和学院,都在为圣战争分多秒的准备着。

    

    而在距离圣战开启的最后一个月,沉寂已久的南华城,开始掀起一阵阵风浪。

    

    首先再度震惊南华的,便是各大学院顶尖天骄的修为突破。

    

    龙虎学院小金龙魏阎,左骁,南华城第一才子,白鹭学院的第一新生白宇,以及奇天学院的上官容音和惊鸿学院的厉云澜,都是先后度过天仙之劫,成功步入天仙之境。

    

    一个月内,接连有六位天骄步入天仙之境,甚至轰动了其他圣城。

    

    加上之前的楚惊风,南华一成七位天仙后辈,将会争夺最后的圣子和圣女,是南华城历史上,从未有过的。

    

    甚至有人说,这次南华城天骄,将会彻底摘掉十大圣城末尾的帽子。

    

    而在这期间,还有另外一件大事,那就是城主府左宗仁,在圣战前的半个月,突然调集大军出城,而且与之同行的,还是四大学院的院长,包括闭关之中的沈浪,都给惊动了。

    

    据说那次行军,仅仅是天仙五重境界以上的强者,就出动了十五人之多,几乎是倾巢而动了。

    

    大军在七天之后,就回返了,但是带回来的人族武者,却是折损了三分之一还多。

    

    甚至战力最强的城主左宗仁以及沈浪,都是身负重伤,其他天仙强者,也没有一个是安然无恙的。

    

    但这一次行军所为何事,所有人都是守口如瓶,没有透露半句,这让所有人都是大为惊奇。

    

    毕竟还有七天,就是南华城所谓的圣战了,在这节骨眼上爆发大战,怕是没有那么简单。

    

    而凌天,也自然观察到了这一反常的情况。

    

    但是,左宗仁没有来找他,他也没有机会去问。

    

    这一天,在六重楼上,帧弦看着凌天抚琴。

    

    “停吧。”

    

    忽然,帧弦将凌天叫住。

    

    “师父。”

    

    凌天起身,发现那帧弦站在重楼的窗前,看着远方昏暗的天际。

    

    “凌天,从今天起,你我之间,再无师徒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