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26章 一阁主 学古琴
    易先生摆摆手。

    

    “好!”

    

    凌天上楼,推开第六层的大门,这才看到,一道身着素色长袍的身影,背对着他,盘膝坐在那里。

    

    身前,好像放着一把古琴。

    

    “凌天公子么,上前来坐吧。”

    

    那人开口,凌天也才讶然发现,这六阁主,是个女子。

    

    上前,在六阁主身前落座蒲团之上。

    

    看着这第六阁主的脸,凌天的心境,还是没有多少波动的。

    

    这阁主的相貌平平,属于那种耐看型的。

    

    但凌天只是看了一眼,便垂下了眼睛。

    

    对方的修为,深不可测。

    

    凌天保守估计,也是和那左宗仁相差不多的。

    

    虽然看上去女子不过是三十多岁的模样,但绝对是一个老怪物!

    

    还是亵渎不得的。

    

    “晚辈凌天,见过阁主。”

    

    凌天说着,将手中的重楼令归还。

    

    “贫道帧弦,如今乃是这南华城重楼的六阁主。”

    

    那阁主将令牌收回。

    

    “哦,原来是帧弦前辈。”

    

    凌天颔首,心中却是嘀咕,这重楼还真是海纳百川。

    

    这第六阁主,竟然是道家之人。

    

    “听闻凌天公子,天赋绝顶,后辈之中,无人能及。”

    

    凌天连连摆手,“前辈,这是谁在背后编排我?我的天赋,也就还算尚可,可真的不是什么无人能及。”

    

    这个评价,凌天自己都要不起。

    

    “不,不是旁人编排你,而是重楼给你的评价。”

    

    那阁主却是笑道。

    

    “哦?重楼评价我?这是为何?”

    

    凌天挑眉。

    

    那阁主却是不急着回答,反而是又掏出了一枚令牌递了过来。

    

    其上,只有一重楼。

    

    “阁主,你这是?”

    

    这次,凌天没接。

    

    “我南华重楼第六阁主帧弦,正是邀请凌天公子,加入我重楼。”

    

    “你若是接了这令牌,便是我重楼的一阁主。”

    

    那阁主仍旧淡淡的笑着。

    

    “为何?如今,我已经是惊鸿学院的生员,据我所知,重楼之内的隐士或者阁主,都是无门无派才对。而且,我的修为也还未曾到天仙一重,貌似不合规矩。”

    

    凌天不解。

    

    “命中注定,重楼亦是无奈,若是公子接了这令牌,我重楼,便就此破例。”

    

    “那看起来,我还是不接的好。”

    

    凌天挠挠头,对方这架势,看上去,实在是有些吓人啊。

    

    “你没有理由拒绝的,也不会拒绝。”

    

    “加入重楼,对公子来说,百无一害。”

    

    那阁主,却是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

    

    而桃园内,六爻青虚等人,也都看着,齐齐建议凌天先拿着再说。

    

    “那好吧,既然重楼为我破例,那我便收下了。”

    

    凌天接过,把玩着那令牌一会,便收了起来。

    

    其实,重楼不参与势力斗争,所以,这重楼的阁主,除了被人尊敬意外,也就是重楼的资源和馈赠,足够吸引人了。

    

    “呵呵,这便好了。”

    

    “最终,公子和重楼没没有躲过命运。”

    

    那帧弦突然说了一句,但其表情很怪,看不出是喜还是悲伤。

    

    “呃,阁主,你可别吓唬我,怎么看起来,我凌天入了这重楼,像是发生了什么大事是的?”

    

    凌天摊手,“我不过是一个地仙九重的小人物。”

    

    “这世间,很多顶天立地的强者,曾经也都是小人物。”

    

    那帧弦却是摇摇头,旋即又将身前的古琴推上来,“这把琴,名为怀古,传自上古,如今放在这重楼之内,已经有五百多年,未曾有人动过了。”

    

    “现在它,属于你。”

    

    “给我?”

    

    凌天将那古琴接过。

    

    发现这古琴,极为考究,通体很细长,而且浑身绽放着淡淡浅蓝色的古意之光,甚至,其中仿佛还带着风火啸声。

    

    “嗯,没错,他属于你。”

    

    “但是我不会古琴技。”

    

    “我教你。”

    

    那帧弦抬首。

    

    “我们有三个月的时间。”

    

    “在圣战到来之前,我就是你的琴技师父。”

    

    凌天蹙眉,“为何要学这古琴?”

    

    “凌天不解,他别的乐器,同样精通。”

    

    阁主却道:“我知道你通晓音律,而且手中乐器,尽是奇绝,但天下乐器,以古琴为首,你不会,不行。”

    

    “琴音之术的强大,也是你必须要掌握的,怎么,你不想学么?”

    

    那帧弦脸色忽然一变,手掌一翻,又是一把古琴浮现而出,而后,其更是在凌天未曾反应过来的时候,素手震落在琴弦之上,下一刻,一道道剑光凭空凝成,朝着凌天便是激射而来。

    

    砰砰砰!

    

    对方出手实在是太快了。

    

    凌天看着那爆射而来的剑光,大手一会,剑意凝聚,就要抵挡。

    

    咔嚓!

    

    可是那些剑影,乃是音波凝聚,虽然挡下,当其炸开来的音波,越是让凌天的脑海嗡鸣,迟迟不能清明。

    

    “神念攻击!”

    

    凌天倒飞而出,一口鲜血,被震了出来。

    

    方才那帧弦不过是随意出手,而且对方还是将这琴音攻击的强度,降低到了地仙境界。

    

    但仍旧是如今的凌天,无法抵挡的。

    

    方才虽然凌天挡的匆忙,但是自认,即便是南华城的顶级天骄,也休想轻易伤到他。

    

    但是这琴音,就这般将凌天给震伤了。

    

    无法抵挡。

    

    这般琴音之术,简直比之那白鹭学院的传承,强横百倍了。

    

    “现在,你觉得,这琴音之术,如何?”

    

    那帧弦双手按在琴上。

    

    “我学。”

    

    凌天从地上爬起来,盘坐在那怀古琴前。

    

    “这便对了,琴音之术可以凝聚音波,也可勾动天地五行,风雷云雾,无所不能。”

    

    “而且,还能淬炼你的神念,我看你的内功心法不俗,气海仙元不愁,但神念,却是跟不上了。”

    

    “正是。”凌天颔首。

    

    “那就抚琴吧。”

    

    说罢,那帧弦便开始自顾自的弹奏起来。

    

    凌天静静的听着。

    

    他的音律天赋没得说,古琴的基本技巧他也懂,但他要学的,是帧弦浮现的那股意境。

    

    就像是上古的声音,琴琴相传,不能为外人道也。

    

    就这样,凌天和帧弦学琴,直到后半夜。

    

    “这个,是每一个第一次进入重楼的人,都会得到了馈赠。”

    

    临走前,帧弦拿出两方盒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