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24章 无敌剑界 曲名无双
    这,简直不可思议!

    

    剑花弟子位上,凌天也是挑眉。

    

    左仙芝的这一首曲子,他同样,从未听过。

    

    他万没想到,左仙芝在这三个月来,竟然能够自创的琴曲。

    

    她的天赋,远在凌天的想象之上。

    

    而且,这首曲子,和梁祝的凄美,完全不同。

    

    曲中尽是一往无前,舍我其谁的霸道,其中剑意纵横,仿佛是一代无敌剑仙,横空出世一般。

    

    几乎是在琴声起来的三个呼吸之后,便有异象天生。

    

    整个惊鸿学院的弟子,都是发现手中的长剑在不由自主的震动,似乎被那曲声所震撼到了。

    

    凌天也是如此。

    

    他豁然起身。

    

    左仙芝之前说过,她会为自己抚琴。

    

    那么此时,那楚惊风的天劫,即将落下。

    

    此时不出手,何时出手?

    

    于是,在左仙芝那日渐高亢的琴声之中,凌天胸中的十万剑意狂震。

    

    手中的剑鞘,再度脱手而出。

    

    高悬于天,疯狂旋转。

    

    恐怖的剑意,在这琴声之中,相辅相成,凭空暴涨!

    

    一道剑域风暴,冲天而起。

    

    体积瞬间暴涨到了战台大小,呼吸之后,成倍扩张。

    

    在所有人的瞩目之下,那风暴最后竟然直冲云霄,足有万丈!

    

    甚至,风暴已经触碰到了那远处劫云边界。

    

    风暴也带着漩涡,远远看去,就好似天空中,有两道风暴漩涡并列。

    

    “火起!”

    

    凌天的修为,还远不到渡劫的境地,所以,他无法引动天劫。

    

    但他的剑域风暴,要和那天劫,比气势!

    

    只见凌天忽然一声爆喝,浑身金色的仙焰升腾。

    

    火焰沿着剑域风暴升腾,火借风势,风借火威。

    

    瞬息之间,剑域风暴,就被火焰点燃一般,冲了一道万丈之高的金色火焰风暴!

    

    那其中恐怖的剑意之力,勾动风火,席卷而来,将半片天空都照亮了。

    

    在那左仙芝的琴声之下,凌天的剑意,强大到了前所未有的地步!

    

    “这,不是剑域之力,是剑界!”

    

    高台上,左宗仁忽然惊呼一声站起。

    

    其他惊鸿学院的天仙闻言,也都诧然。

    

    “剑界?这不可能!”

    

    剑界,是在剑域之上的剑意层次。

    

    剑之力领域,化成剑之世界,对于剑客来说,几乎等同于化茧成蝶。

    

    而且,一直以来,都是剑客在天仙境界的时候,才能领悟剑界的。

    

    即便是剑秀楚惊风,也没有在-地仙的时候,领悟剑界啊!

    

    “不,这不是剑界。”

    

    那沈浪也是摇头,“凌天的剑域之力的强横,却是恐怖,而且,还是两种剑域之力,风和火,相互加持,而后在左小姐的琴音之术的加持下,才爆发除了堪比剑界的剑道威压。”

    

    原来如此。

    

    听到剑术泰斗沈浪的解释,众人这才恍然。

    

    既然沈浪已经下了定论了,那应该没有错了。

    

    但即便如此,眼前的这风暴剑界,还是足以让他们惊骇。

    

    这凌天,竟然身怀两种剑域之力!

    

    一风一火。

    

    还都是顶级灵剑域!

    

    甚至,风火可以相容,相互加持之下,何其恐怖?

    

    难怪,这凌天有如此自信,独战所有天骄。

    

    “呵呵,真是天佑我惊鸿学院!”

    

    “这次升仙路,我惊鸿学院,可以一展风采了!”

    

    沈浪不由得笑出了声音。

    

    而且,看着那凌天的风暴剑界,听着那左仙芝的琴音,甚至让他体内禁锢了百年的剑意,也有了松动的征兆!

    

    难道,这是惊鸿学院,就此崛起的征兆么?

    

    “诸位,楚惊风的天劫,也要落下了!”

    

    这时,楚京畿在琴音之中大吼。

    

    众人这才看向远方天际。

    

    没错,此时那天劫风暴的漩涡之中,已经有劫雷落下。

    

    远远看去,劫雷之下,有一道蓝色的身影,裹着狂风,正在抵抗着天劫。

    

    此时,众人才注意到,这个第一天骄楚惊风,已经在渡劫了。

    

    他才应该是今天作为耀眼的明星。

    

    而在这之前,似乎都是被那凌天给抢了过去。

    

    “还是楚惊风厉害啊!”

    

    “是啊,眼前的剑域风暴虽然强横,但毕竟不是真正的剑界。”

    

    “第一天骄,还是楚惊风。”

    

    众人开始赞叹。

    

    “嗡!”

    

    可就在这时,下方战台之上,凌天头顶之上的那万丈风暴,却是忽然有龙吟之声响起。

    

    金火风暴之中,甚至也有雷芒在其中闪烁。

    

    而此时,那左仙芝的琴音,也已经到了巅峰。

    

    只见那战台之上的凌天,青衣咧咧,银发狂舞。

    

    眉心上的天地印记,更是绽放出璀璨的仙光。

    

    凌天抬手,遥指着天穹之上倒悬的剑鞘。

    

    重铸之后的龙渊剑,尚未出鞘。

    

    其品阶,远超地仙器,之所以没有出鞘,不过是为了温养。

    

    如今,正好碰到了新鲜的天劫。

    

    凌天怎能错过?

    

    而且,此时他体内的十万剑影,已经再度进化。

    

    沈浪说凌天的通天风暴不是剑界。

    

    但是如今的凌天,想要用十万剑影凝成剑界,不过是分分钟的事情罢了。

    

    那楚惊风想法和他抢风头。

    

    想多了!

    

    万丈风暴之中,有雷龙隐现,在众人惊骇之中,凌天的十万剑影,彻底凝成剑界。

    

    在这风暴之中,是凌天的剑,是剑的世界!

    

    风暴在高亢的琴音之中,瞬间再度暴涨,风力直冲高天,漩涡和那雷劫分庭抗礼。

    

    甚至,将楚惊风那天劫的劫云,都撕扯出来了一部分。

    

    雷霆,更是被凌天剑域风卷了过来。

    

    龙渊剑在雷霆之中沐浴,淬炼着剑身。

    

    “这,这怎么可能?”

    

    不过,这一幕看到众人眼中,就更加的不可思议了。

    

    这凌天搞出来的风暴,竟然能影像到楚惊风的天劫?

    

    “呵呵,楚师兄,凌天在此,助你渡劫!”

    

    风暴之下,凌天已然负手,一声长啸,几乎震颤整个惊鸿学院!

    

    无数人震撼的看着那战台上的青衣身影,他站在风暴之下,战台上空,一片雷云风暴汇聚而生,一道道金黄的闪电贯穿闪耀于天地间,宛若苍天之怒。

    

    龙吟狂躁、不可一世,那股剑之意境,让人脑海中出现幻象,所有人,都能够感受到此刻他的锋芒。!

    

    广场上下,围观的浩瀚人群内心狂颤,这次的学院考核,竟然如此的精彩!

    

    剑花弟子凌天,竟然在楚惊风渡劫之时,借琴音之力,达到剑界威压!

    

    而此时,更是俯仰天地,要帮那楚惊风渡劫?

    

    这,这是何等狂妄?

    

    以楚惊风的强横,这天仙之劫,是必然可以度过的。

    

    那么凌天此举,分明就是。

    

    要抢夺这楚惊风的风头啊!

    

    就算是最后楚惊风度过了雷劫,那么也注定带着凌天的剑界的影响。

    

    什么时候,都将是楚惊风的一个污点!

    

    “呵呵,凌天这是太坏了!”

    

    高台上,上官容音摇头轻笑一声。

    

    如今,她真的不是不得不佩服,凌天的手段了。

    

    “可恶!”

    

    楚京畿双拳紧握,他千算万算,就是没有算到,今天会出现一个凌天!

    

    而且这个凌天,竟然能够借助琴音之力,引动天仙才能拥有的剑界!

    

    从而,撕扯楚惊风的天劫。

    

    不过,不管楚京畿心中多么的惊怒。

    

    凌天的剑界,还是已经成了!

    

    恐怖的漩涡,几乎拉扯了楚惊风三分之一的天劫雷霆之力。

    

    如此一来,让楚惊风不过用了盏茶的时间,就轻松度过了所有的天劫。

    

    一道天仙的两团仙光,或者远方的那道身影,徐徐降落回山峰之上。

    

    但所有人仿佛都能感觉到,那楚惊风看过来的愤怒目光。

    

    原本可以震惊整个南华城的壮举,如今却是因为凌天,而搞的一塌糊涂,

    

    所有的光芒,都被凌天给抢了!

    

    这个剑花弟子,帮掌剑弟子渡劫,想一想,都觉得好笑。

    

    而此时,左仙芝的一曲,也中域彻底落下。

    

    凌天的那剑界之力,也随之收拢。

    

    凌天将那从天而落的剑鞘握在手中,背在身后。

    

    而后,他这才看向台下的左仙芝。

    

    “徒儿,此曲,何名?”

    

    他南唐,到天谕,再到这混乱战域,曾经都是为旁人作曲。

    

    如今,这左仙芝,是第一个,为他作曲的。

    

    他能感觉到,左仙芝的这曲子之中,对自己,是何等的倾慕。

    

    面对如此深情,凌天,也无法再度绝情。

    

    “师父,此曲。”

    

    “名无双!”

    

    “持剑人如玉,师父世无双。”

    

    “徒儿左仙芝,以无双一曲,恭祝师父,成就剑花弟子位!”

    

    左仙芝笑着,仰头,静静的看着凌天。

    

    “无双。”

    

    凌天亦是看着左仙芝。

    

    “好,有你这一曲,这剑花弟子位。”

    

    “值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