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23章 凌天 是我师父
    “鱼玄姬,你这是什么意思?”

    

    不过,那高台上的楚京畿,终于是反应过来。

    

    这鱼玄姬,实在是太过儿戏了。

    

    这是耍谁呢?

    

    “怎么?”

    

    鱼玄姬侧颜。

    

    甚至没有想正视楚京畿。

    

    “为何不战?”

    

    “我何时说过要战?还是你觉得,以我的战力,去以剑道考核凌天,就是公平么?”鱼玄姬冷笑,“我刚才说了,我认输,他便是剑花。”

    

    “如此,我说他是剑花,他就是。”

    

    “你!”楚京畿脸色涨红。

    

    “罢了,随她去吧,而且,凌天剑道天赋,确实绝顶,足以成为剑花弟子了。”

    

    但此时沈浪,却是摆摆手。

    

    “好吧!”

    

    楚京畿也是无奈。

    

    鱼玄姬虽然也是后辈,但是天赋真的是极高。

    

    而且,在学院内,她想做什么事,都没有人敢管。

    

    因为即便是沈浪,也是对鱼玄姬,从未管过。

    

    更是有传言,鱼玄姬是沈浪的私生女,至于真假,就不得而知了。

    

    “呵呵,既然剑花弟子已经决出,那么大家,就请一起,见证楚惊风渡劫吧!”

    

    楚京畿干笑一声。

    

    但,此时众人,却是齐齐看着那下方广场,眼睛,逐渐瞪大。

    

    那模样,好像是看到了难以置信的场景是的。

    

    楚京畿费解。

    

    如今,楚惊风的天劫已经就要落下,众人不应该给楚惊风一些尊重么?

    

    搞什么?

    

    不过,等他看向下方战台。

    

    也是瞳孔一缩。

    

    因为,那剑花弟子位,已经有凌天安坐在其上。

    

    随后的三四五名护剑弟子战台之上,也是被左仙芝,袁猛和迟三七占据。

    

    但这无可厚非。

    

    毕竟此时的屠申和项缺已经受伤了,是没办法和袁猛以及迟三七抗衡的。

    

    真正所有人感到意外的是,那站在第三战台上的左仙芝,竟然打开了背后的琴匣,将其中一把造型精致,但众人从未见过的乐器,拿了出来。

    

    这一幕,都是让所有人,有些不明所以。

    

    这左仙芝要干什么?

    

    难道还要在这个时间,演奏乐器么?

    

    高台上,左宗仁自己也是挑眉。

    

    自己的宝贝女儿,向来恬静安稳。

    

    今天这是,怎么了?

    

    不过,他也知道左仙芝这三个月来一直都在和凌天学琴。

    

    但究竟是学的什么,学的如何,他也是不知道的。

    

    如今,还真是有些好奇。

    

    第三战台上,左仙芝将小提琴架在脖子上,仍旧是娴静如仙。

    

    她抬首,看着那同样意外的凌天。

    

    “师父,多谢三个月来的琴技相授,徒弟仙芝,在这里,叩谢师恩。”

    

    说着,左仙芝在整个广场上下所有人的惊呼声中,朝着高台上的凌天,深深躬身。

    

    “师父?”

    

    “什么意思?这凌天,不是趋炎附势,讨好左仙芝的小白脸么?”

    

    “怕是,我们,都误会那凌天了么?”

    

    此时,众人看着那虔诚无比的左仙芝,可都是大为惊诧。

    

    这貌似看上去,不像是假的啊。

    

    一时间,所有之前对凌天恶语相向的人,都是感觉脸上有些烫。

    

    慕容子宁此时也脸色苍白,她终于知道,昨天凌天为何不想和他解释了。

    

    她似乎真的误会了凌天。

    

    那台下疗伤的曹长青和苏苏,也是羞愧难当。

    

    他们不但在凌天手下惨败,而且之前他们言语讽刺、羞辱,说凌天贪图享乐,趋炎附势,是一个卖肉皮的小白脸。

    

    但是如今,他们才真正明白,凌天有着如此强绝的武道天赋。

    

    而且,凌天和左仙芝在一起,也不是奉承阿谀。

    

    而是教授那左仙芝的琴技?

    

    “表哥,魏阎,这凌天貌似和你们说的似乎不太一样,不是只会攀附的小白脸么?”慕容子宁冷笑着,带着几分讽刺之意。

    

    李牧和魏阎,面面相觑,无言以对。

    

    之前两人将凌天贬低得一文不值,但如今的凌天,却是用真正的实力,狠狠的打了他们的脸。

    

    凌天不弱,甚至强横的堪比学院首席。

    

    如今,这左仙芝更是当众叫凌天师父。

    

    更是让很多人,无地自容。

    

    “这,不一定,我不信!”

    

    不过,骄傲的魏阎,怎能承认?

    

    “没错,这左仙芝的琴技,有目共睹。”

    

    “即便是白鹭学院的白宇,都和她不相上下,这凌天算是什么东西,能教左仙芝乐器?”

    

    远处白鹭学院的一众生员,在听到这里的时候,也是议论纷纷起来。

    

    目光,也都是齐齐看向他们的新生第一,白宇。

    

    在之前,谁都是听说,左仙芝倾慕白宇的琴技,被左家仙草,奉为知音。

    

    白宇也是因为如此,被整个白鹭学院的弟子,羡慕不已。

    

    但是在三个月前,凌天突然的出现,整个传言就便了。

    

    之后,左仙芝更是没有再见过白宇,这让白宇三月来,都备受议论和嘲笑。

    

    都说是他这个白鹭学院的新生第一,连一个西疆来的小白脸都争不过,真是丢尽了白家的脸。

    

    所以,这三个月,对于白宇来说,就是煎熬。

    

    如今,这左仙芝竟然当众澄清绯闻,如今更是叫凌天师父,而且传承的,还是琴技?

    

    这,就更让所有白鹭学院的弟子,无法接受了。

    

    谁不知道,白鹭学院的琴音之术,无人能及。

    

    如果这凌天真的是左仙芝的琴技师父,那就真的是要让白宇,甚至整个白鹭学院,无地自容了。

    

    “不,这不可能是真的!”

    

    “这凌天能有什么琴技,能传授个左仙芝?”

    

    “没错,一定是左仙芝被这凌天迷惑了,太不要脸了。”

    

    “白宇师兄,你说呢?’

    

    最后,有人问白宇。

    

    白宇脸上阴沉。

    

    凌天的琴技,他自然是知道的。

    

    的确很强。

    

    但要说当左仙芝的师父,他不信。

    

    “假的。”

    

    所以,白宇冷笑。

    

    “但是,你们看那左仙芝手中的乐器,你们谁见过?”

    

    又有人问。

    

    这一次,白宇哑口无言。

    

    而有其他学院的老师,也都是看向白鹭学院的一众老者。

    

    毕竟在琴音之术上,他们是泰斗。

    

    但,所有白鹭学院的老师,甚至那院长,都是紧蹙着眉头。

    

    最后,纷纷摇头。

    

    他们,也不认识。

    

    这左仙芝手中的乐器,是什么。

    

    连白鹭学院的院长,都不认识的乐器?

    

    这下,所有人都是越发惊诧了。

    

    而此时,那高台上的躬身的左仙芝已经起身,旋即抬起琴弓,看着凌天道:“师父,这一次,仙芝给你弹一曲徒儿的自创,请师父,斧正。”

    

    说罢,左仙芝的琴弓搭在小提琴上,一道悠扬的琴声,顿时乍起。

    

    而在声音起来的霎那间,全场震惊!

    

    因为,这乐器的声音是高亢悠扬,他们从未听闻过。

    

    一时间,犹如神音降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