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21章 无人能敌 鱼玄姬到【大章】
    “不自量力!”

    

    不过,此时那台下的嗜血剑客屠申,以及那道体在身的项缺,以及长剑钟黎等人,一共数十道身影,几乎是在同一时间,飞向高台。

    

    既然这凌天狂妄到想要以一己之力挑战所有人。

    

    那么,就随他便是了!

    

    数十道身影,在屠申三人的带领之下,几乎是从四面八方杀来。

    

    各色的仙剑,各种不同的剑域,仿佛无数道利箭易一般攒射而来。

    

    那种场面,极为震撼。

    

    甚至那白宇和上官容音都是蹙眉。

    

    试问这等攻势,即便是她们想要防守下来,也是不太容易的。

    

    “呵呵,这才对么!”

    

    凌天笑了笑,身后将背后的剑鞘卸下,握在手中。

    

    霎时间,那笼罩在擂台之上的剑域之力,瞬间暴动。

    

    比之方才,更加的强横!

    

    而在此时,握剑的凌天,仿佛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浑身青衣鼓动,一头白发闪烁着凌厉的银白之光,甚至让那凌天的俊脸看上去,都仿佛是在这仙光一般璀璨,眉心的印记闪烁,让握剑的凌天,在此时看去,真的是风华无双!

    

    这一幕,简直太过俊逸了。

    

    甚至让不少女子,心中都是震动。

    

    其他后辈男武者见状,更是嫉妒非常。

    

    难怪这个家伙能够迷惑左仙芝。

    

    实在是,有资本啊!

    

    不过,惊鸿学院的一众强者却是蹙眉。

    

    他们已经从凌天的那剑域之力中,感到了不凡。

    

    绝对是可以触摸到厉云澜和之前的楚惊风的!

    

    “可恶!”

    

    屠申和项缺等人,也是一脸的忌惮,他们本不想联手,但这一刻,他们都闷哼一声,脸色苍白,道:“动手。”

    

    话音落下,各种剑域加持着剑气,斩向了战台。

    

    而凌天的目光微抬,似乎根本没有在意过这些人,而是看向远方那座山峰之上,冲天的剑意以及那弥漫开来的雷劫漩涡。

    

    “噗、噗……”

    

    此时,伴随着一道道剑气崩碎的炸响,那些实力不济的新生,剑域在触碰战台的瞬间,就崩溃了,剑气碎裂,吐血而出。

    

    剑域之下,一切都仿佛是摧枯拉朽,不堪一击!

    

    三个呼吸之后,战台之上,只有三个人破开了凌天的剑域封锁,落了下来。

    

    正是那屠申,项缺,以及钟黎。

    

    “凌天,我来了!”

    

    钟黎怒吼一声,擎着手中长达五迟的奇长仙剑,便是朝着凌天斩下过来。

    

    凌天的双眸陡然落下,寒光炸裂,手中剑鞘猛然横扫。

    

    咔嚓!

    

    噗!

    

    剑气碎!

    

    剑域溃!

    

    钟黎败了,吐血跌落。

    

    他比旁人强一些,最起码让凌天出剑了。

    

    尽管是剑鞘。

    

    “还剩两个。”

    

    凌天看向对面。

    

    旋即长剑脱手而出。

    

    悬浮在身前百丈之外。

    

    剑鞘倒悬,疯狂旋转。

    

    巨力之下,让战台上的风暴剑域,猛然收缩。

    

    “呃……”

    

    霎时间,那剑域席卷,风刃如剑,挂着屠申和项缺。

    

    两人不得不催动剑域到极致,才能抵挡,不被凌天的剑域收缩,而吸过去。

    

    两人的剑域之力都是不凡,甚至那屠申的剑域,已经突破到了上阶,成为顶级。

    

    但看上去,别是比不上凌天。

    

    几个呼吸之后。

    

    凌天那所有的剑域之力,都被其身前的剑鞘席卷过去。

    

    此时,那剑鞘周围,仿佛有着一道高达千丈的龙卷风暴,旋转不停,虽然不动,那极为惊人。

    

    凌天抬眼,退回青金大椅之前。

    

    撩起青衣,安然而坐。

    

    手指剑鞘。

    

    “剑在这,过剑而伤我者,为剑花弟子。”

    

    “开始吧!”

    

    过我剑,伤我者,为剑花弟子?

    

    一时间,不仅仅是屠申和项缺懵了。

    

    就是那周围无数天骄,以及台上的各大学院势力强者们,都是一怔。

    

    什么意思?

    

    看着架势,怎么凌天像是来考校屠申和项缺来了?

    

    这,还是一个后辈新生么?

    

    有没有搞错,如今可是在争夺剑花弟子位。

    

    这也猖狂到无法想象了吧?

    

    还有。

    

    过剑而伤人者,这凌天就让了剑花弟子位?

    

    难不成,他的意思是,以屠申和项缺的强横,连过剑和伤他的可能,都没有?

    

    “凌天,你太狂了!”

    

    “我先来!”

    

    项缺尚且年幼,平时就娇纵惯了。

    

    那里受过这般委屈和轻蔑?

    

    当即擎起手中漆黑魔剑,背后黑月升起,恐怖的剑域犹如染墨,汇聚在他的剑锋之上,便朝着那战台中央倒悬的剑鞘,猛然爆刺而来!

    

    剑气如黑电,所过之处,剑啸之声,震颤整个广场。

    

    项缺真的是怒了。

    

    这一刻,他倾尽了所有!

    

    咔嚓!

    

    不过,让所有人惊掉下巴的是。

    

    那漆黑的剑气,一触碰到那剑鞘周围的风暴,就直接被一点点的绞碎。

    

    犹如纸屑一般!

    

    那项缺脸色通红,疯狂的催动着剑意,可最后,还是功亏一篑。

    

    风暴狂震。

    

    剑气碎。

    

    剑域溃。

    

    道体项缺,跌落战台,败。

    

    大椅之上,凌天掏出一根仙品雪茄,叼在嘴上,火焰点燃,便是吸了一口。

    

    “唉,孩子啊,让你们一起上了,不听劝,没机会了。”

    

    旋即,他耸耸肩,看向那脸色阴沉的项缺,“喂,板着脸和鬼是的,吓唬谁呢?”

    

    “来,上前来。”

    

    “过了那剑,这座位,我也让你。”

    

    “呵呵……”

    

    凌天最后呵呵笑声,像是针扎在屠申的心脏之上。

    

    他杀人无数,让旁人闻风丧胆。

    

    何时受过这般嘲讽。

    

    “我承认了,你很强。”

    

    “但别以为,我和他们一样弱!”

    

    屠申冷然,提着血剑,缓缓上前。

    

    周身的血色剑域之内,有魑魅哀嚎。

    

    犹如鬼哭,恐怖。

    

    不仅如此,随着屠申上前,他身上的仙光涌动。

    

    修为竟然暴涨,从地仙九重,至极到了地仙就冲动巅峰。

    

    甚至,已经好似小半只脚,探入了天仙境界,差一步,就是地仙顶级!

    

    这等修为,已经是这次新生之中,最强的了!

    

    “呵呵,修为压我么?”

    

    凌天却是摇头,忽然吐了一口烟。

    

    旋即,他背后的仙光,也跟着狂震,修为直接从地仙八重巅峰,突破到了地仙九重,最后,竟然在修为上,和那屠申,不相上下!

    

    凌天,也自然是隐藏了修为的。

    

    他要高调。

    

    他要风头。

    

    即便是这修为最高的名头,他都不想让给任何人。

    

    “呼……”

    

    那屠申无奈,长吸一口气上前,下一刻,他身影陡然化作一道血影,连人带剑,犹如合一,冲向那剑鞘。

    

    他就不信,自己的战力,还过不去这一把剑鞘的关卡!

    

    血剑合一,滔天剑煞!

    

    这是屠申的最强一剑。

    

    乃是从尸山血海之中,所领悟来的!

    

    他的这一剑,本就是想要挑战传说中的剑秀楚惊风。

    

    如今,面对凌天,他用了!

    

    血剑犹如恶神一般冲击在那龙卷风暴之上。

    

    不过,让屠申绝望的是,那风暴之上传来的恐怖的剑域之力,疯狂的抵挡消耗着他的剑域。

    

    想要过去,何其之难。

    

    但随着那屠申怒吼,风暴被染成了血色。

    

    甚至,旋转的速度,还是减缓下来。

    

    这屠申,的确是除了凌天之外,最强的那一个!

    

    至少,这屠申坚持的时间最长!

    

    “有点意思。”

    

    “但,时间不多了,到此为止!”

    

    凌天赞了一声,旋即看向天空,劫云漩涡已成,其中有雷鸣滚动。

    

    那楚惊风的天劫,就要落下。

    

    他不能再等了。

    

    旋即,凌天大手卷起,无边的仙元,爆涌直入那风暴旋风之中。

    

    霎时间,剑鞘仿佛怒起,再度爆旋。

    

    恐怖的剑域风暴,顷刻间爆炸,再度席卷整个战台!

    

    那屠申噗的一声,鲜血狂喷,倒飞而出!

    

    最后一个嗜血剑客,也败了!

    

    “这凌天,怎么这么强?”

    

    “始终都不拔剑么?”

    

    “项缺和屠申都败了,岂不是说,这家伙的战力,可以匹敌新生榜首么?”

    

    “没错,我觉得,这凌天足以抗衡厉云澜和那渡劫前的楚惊风!”

    

    “嘶,这家伙,究竟是什么怪物?”

    

    众人惊呼连连,完全没想到,这此惊鸿学院的考核,是这个剧本。

    

    被千夫所指的凌天,竟然是万里挑一的绝顶剑道天才!

    

    “剑域之强大,不差楚惊风。”

    

    惊鸿学院有长老赞叹。

    

    “此子,我可以教授他剑道传承!”

    

    “我可以收他为徒!”

    

    甚至有老师,已经准备抢人了。

    

    厉云澜和楚惊风,如今都是楚京畿亲自调教,他们自然不会放过凌天这个苗子。

    

    不过,楚京畿看着周围人的惊叹,却是瞳孔微缩。

    

    这凌天,难道不知道自己如今是在抢楚惊风的风头么?

    

    这次考核,来的人这么多,乃是观礼楚惊风成就天仙的最佳时机。

    

    可现在,都没有人注意那天劫了!

    

    “可还有弟子上台?”

    

    他起身。

    

    但无人应声。

    

    “那还有最后一关,若是经受住上届学长的考验,你凌天,便是剑花弟子!”

    

    旋即,楚京畿看向身后,目光从一众生员上扫过,“你们,谁愿意上去一战?”

    

    但,还是无人应声。

    

    即便是上届生员,可还是不少人觉得,对上凌天,没有多少胜算。

    

    这凌天到现在都没露底,谁知道他的真正战力,但至少,也是可以匹敌天仙的。

    

    可上届生员之中,成就天仙的不多,弱的打不过,天仙二重以上的,又觉得胜之不武,乃是欺负凌天。

    

    所以,场面一度很是尴尬。

    

    “我来吧!”

    

    不过,就在此时,一道声音忽然从远处山峰上响起。

    

    旋即,伴随着一道剑光飞掠,一个身着黑色锦衣,黑纱遮面的女子,踩着仙剑飞来。

    

    “剑与玫瑰,鱼玄姬?”

    

    “她要出手了?”

    

    “凌天完了,鱼玄姬乃是上届掌剑,从升仙路上退下来的!”

    

    “是啊,鱼玄姬自从回来之后,就鲜有露面,没人知道她如今的修为,但至少也在天仙二重巅峰,甚至天仙三重啊!”

    

    “凌天是万万打不过的!”

    

    鱼玄姬的出现,再度引爆了全场。

    

    不过,让众人都是兴奋的是。

    

    她也要对付凌天。

    

    那么如此,这凌天,就休想坐上剑花弟子之位。

    

    青金大椅之上,凌天揉了揉额头。

    

    该来了,果然来了。

    

    旋即,他起身。

    

    “等的就是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