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19章 五大剑宗 凌天动身
    而且,无论如何,今天这惊鸿学院的考核,即便是没人为了争夺掌剑弟子而战,但能目睹当今第一天骄成就天仙,也是极其震撼,而且让人惊叹的。

    

    没办法,即便是楚惊风不曾参加考核,也未曾现身,但也注定,是今天最为耀眼的人物。

    

    “既然如此,那楚惊风,确实有可以不参加考核的理由,毕竟如果最后掌剑弟子被他人所得,也是名不副实,可即便如此,和那剑魁弟子位,又有何关系?”

    

    “难不成,这第二的剑魁弟子,也已经有了人选么?”

    

    沈浪脸色好了些,但还是蹙眉道。

    

    “院长有所不知,这剑魁弟子位,也的确已经有人了,那就是传说中江海翻腾云水怒的云水剑娇的厉云澜!”

    

    那楚京畿似乎早有准备,当即傲然一笑。

    

    不过,他这声音落下,几乎让在场的所有剑客,都是惊呼一声。

    

    “什么,曾今和楚惊风并列的剑娇,厉云澜?可是那个传承自混乱战域五大剑派之一云水剑宗的厉云澜?”

    

    就连那左宗仁,都是倒吸了一口气。

    

    “呵呵,正是!”

    

    那楚京畿负手,看向下方众人,“诸位,也都别不服气。”

    

    “在我们混乱战域人族之中,有传说中的五大剑派传承,其中四大剑派,声等鼎盛,分别位于四大顶级圣城之中。”

    

    “而云水剑宗虽然是五大剑派内最弱的,弟子也是最少的,但每一个下山行走的后辈,其剑道之强,想来不用我多说什么。”

    

    “如今,厉云澜已经加入了我惊鸿学院,日后,将会以剑魁之位,为我学院而战!”

    

    霎时间,众人都是垂首,议论之声,渐渐沉寂下去了。

    

    “五大剑派?那又是什么?”

    

    但是对于凌天这个小百,可却是从未听闻过。

    

    “呵呵,凌天你有所不知,那楚京畿说的没错,混乱战域之中,的确有五大剑派,在剑道传承之上,是最顶尖的。”

    

    “和这惊鸿学院比起来,差距实在是有些大了。”

    

    那袁猛叹息一声。

    

    “除了那云水剑宗,还有哪五个?”

    

    凌天挑眉。

    

    “五大剑宗,据说传承五行剑道,除了云水剑宗,其他的四个,分别是赤焚,玄锋,苍岳,和青栖剑宗。”

    

    “四大剑宗如今也都在无双,天圣,岳圣和姑苏四大圣城之中。”

    

    “只有那云水剑宗,因为宗门传承凋零,所以弟子极少,无法维持势力,所以算是五大剑宗之中,第一个没落的吧。”

    

    此时那左仙芝忽然笑道:“厉云澜却是厉害,这些年,她也是一直在南华城附近出没过。”

    

    可左仙芝还是摇摇头,“只不过,我没有想到,即便是云水剑宗的剑道传承已经断了,可厉云澜,也不至于加入惊鸿学院啊,真是没想到。”

    

    “原来如此。”

    

    “五行剑法的传承。”

    

    凌天瞳孔微缩。

    

    看来,这些剑派,还真是有些门道。

    

    就是不知道,那五行剑法的传承,和他的这天玑四象,谁更强横。

    

    当然了,凌天对于天玑四象,可是信心十足的!

    

    但是,厉云澜加入惊鸿学院的消息,却是让其他三大学院的强者,都心中不敢起来。

    

    原因无他、

    

    厉云澜,真的很强。

    

    如今这惊鸿学院在新生考核之上,已经拥有了两个道体天骄,又出现了嗜血剑客和重剑隐剑两门剑道,如果再加上那厉云澜和楚惊风,那到时候的南华城圣战,谁还能是惊鸿学院的对手?

    

    这等实力,未免也太强了些!

    

    一时间,其他三大学院的院长,都是蹙眉沉思一起来。

    

    南华城圣战极为重要,他们要想一想对策了。

    

    “哦。厉云澜加入,那丫头我见过,曾经我还指点过她,如今她能加入我惊鸿学院,确实值得给她一个剑魁弟子的位置。”

    

    此时,那沈浪,也是颔首。

    

    “没错,厉云澜曾经和楚惊风交过手,两人几乎不相上下。”

    

    “所以,这次新生的十大护剑弟子之位,只剩下了八个,还望诸位新生体谅。”

    

    那楚京畿看向下方五百多新生,“你等,可有异议?”

    

    屠申和项缺等人面面相觑,最后,都是没有说话。

    

    他们也自然是高傲之辈。

    

    但无论是楚惊风还是厉云澜,在修为和传承上,都有要比他们高。

    

    即便是心中不服,现在的他们,也根本不是对手。

    

    “还是气不过。”

    

    “凌天,这次,你就放弃了么?”

    

    袁猛看向凌天,低声问道。

    

    毕竟他们之前的计划,就是凌天成为掌剑弟子的。

    

    “不然呢?”凌天耸耸肩,“那楚惊风又不出来。”

    

    他看着学院上空那渐渐厚重起来的劫云,轻笑道:“那掌剑弟子位置,就暂时让那楚惊风坐着。”

    

    “但是这次考核的风头,我凌天,可不想让!”

    

    他双眸微眯。

    

    掌剑弟子,他无能为力,但心中,却是已经有气。

    

    “呵呵,既然如此,那就继续进行吧,剑花弟子的位置,我也是好奇,哪位天骄,可以坐稳”

    

    楚京畿大笑一声,便重新落座了。

    

    八座战台之上,只有那最高处的第三战台上,有着一方青金大椅。

    

    那是属于剑花弟子的位置。

    

    在掌剑和剑魁两个位置已经不存在的情况下,无疑让这一张大椅,格外的引人瞩目。

    

    五百多新生面面相觑,都是目光火热。

    

    但一时间,并没有人登台。

    

    先登台者,要面对各种对手的挑战,直到无人上台,才行。

    

    而且,这最后,还包括上届的学长考验。

    

    想要成为护剑弟子,并不容易。

    

    “你说,谁能成为剑花弟子?”

    

    李牧忽然问道。

    

    “屠申!”

    

    魏阎想了想,“项缺虽然天赋更高,但是毕竟还是太嫩了些,他不是屠申的对手。”

    

    “凌天。”

    

    不过,慕容子宁却是道。

    

    “不可能,你到现在,还对那小子念念不忘么?”

    

    魏阎摇头,“我说过,他若是敢上那剑花弟子的战台,就等着无休止的挑战吧,累,都能累死他!”

    

    嗡!

    

    不过,不等那魏阎的声音彻底落下,整个广场上下,都忽然响起一阵惊诧哗声。

    

    魏阎转身看去,也是瞳孔一缩。

    

    因为,此时那剑花大椅之前,已经有人站在那里了。

    

    这个从五百多名新生之中,第一个动身的,正是在这三个月来,成为全城天骄公敌的,剑道小白脸,凌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