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12神秘女剑修 细支烟
    趋炎附势?

    

    倚靠左家么?

    

    如果凌天真的是那样,那么她左仙芝,也就不用如此幽怨了。

    

    “嘿,现在若是说那凌天没给左仙芝喂迷魂汤,我是不信了,都这样了,她还不信?”

    

    看着那左仙芝离去,曹长青呸了一口:“马德,那个小白脸命真好!”

    

    “放心,他也不会好过的。”

    

    “据我所知,他是要参加明天惊鸿学院的考核的,到时候……”

    

    魏阎搓着手掌,眼中满是杀意。

    

    “你最好不要动他。”

    

    “不然,我不会放过你。”

    

    慕容子宁冷道。

    

    “我?呵呵,他还不配我动他。”

    

    魏阎看向身后人群,“今天来了不少剑道新秀,有两个,战力极强,看他们的样子,明天是绝对不会放过凌天的,等着吧。”

    

    曹长青闻言也循着目光看去,不禁瞳孔一缩,低呼道:“嘶,还真是,那不是嗜血剑仙屠申和魔钥山庄的少庄主项缺么,他们两个,据说剑道天赋极强,战力足以匹敌地仙九重后期,甚至更强!”

    

    “还有一个,城主府的长剑,钟黎!”

    

    魏阎冷笑,“想要吃天鹅肉?那得看看他这赖蛤蟆,有没有那个命!”

    

    ……

    

    凌天还未上楼,就被从后面过来的赵敏拦下了。

    

    “后门有麻烦。”

    

    凌天蹙眉,“袁猛和三七不是也在么?解决不了?”

    

    “嗯,点名叫你,去看看吧。”

    

    “有点,复杂。”

    

    赵敏颔首。

    

    凌天抿抿嘴,往后门走。

    

    明天就是惊鸿学院的考核了,事情,还真是多。

    

    旭日楼的后门,已经没有多少人了。

    

    赵敏说,他们今天的仙品香烟已经全都卖光了,排队的人已经散去。

    

    但,有一个人没走。

    

    凌天循着赵敏的目光看去,却是赫然发现,袁猛和迟三七脸色不是很好的站在那里。

    

    像是霜打了的茄子。

    

    而在他们对面,一个身着黑色锦衣女子,翘着腿,坐在旭日楼门前的石狮子上,侧着身子,凌天看不到她的脸。

    

    但看上去,是一个女子。

    

    只不过,服饰和发髻看起来很是精炼,腰上还挎着一把黑鞘仙剑,是一个女剑修。

    

    至于修为,看不出来,隐藏了,但应该很强。

    

    “怎么回事?”

    

    凌天走过去。

    

    “凌天,这个家伙,要买烟,我说卖没了,她还是不走,还要见你,我们不理她,她就拦着门,不让我们走。”

    

    袁猛摊手。

    

    “她剑道很强,不,是挺可怕的。”

    

    迟三七也在一旁耸肩。

    

    “半招,她没拔剑,我们两个就败了。”

    

    凌天蹙眉,暗道如今迟三七和袁猛已经在左家源源不断的资源和旭日楼内修炼阵法加持之下,齐齐突破到了地仙八重中期境界。

    

    就算是比之那些一流天骄,也是不差的。

    

    再加上这袁猛和迟三七来历都是不一般,迟三七的体质,更是已经觉醒到了准道体。

    

    两人同在上阶剑域之力的加持下,怎么可能让旁人不拔剑就战败的?

    

    难不成,此人是天仙?”

    

    “姑娘,你找我?”

    

    凌天走过去。

    

    石狮子上的女子侧过脸来。

    

    凌天还是没有看清此女的长相。

    

    因为,她带着半截黑色蕾丝状的面纱,上有玫瑰图案,上半张脸都遮住了。

    

    只露出了白皙如玉的下巴,和一张诱人至极的红唇。

    

    其他的,都是朦胧之中,但平添美感。

    

    凌天心中猛地升起一个念头,以他的直觉。

    

    这绝对是一个美女。

    

    “呵呵,你就是凌天么?生的确实不错。”

    

    那女子看了凌天一声,忽然一笑,这才将另一只手抬起,手上是一壶酒,仰头就闷了一口。

    

    凌天蹙眉,这还是一个酒鬼?

    

    那女子翻身从石狮子上跳下来。

    

    二话不说,看了一眼凌天身后背的剑,嘴角一扬,忽然擎起腰间的剑鞘,便是冲向凌天。

    

    速度太快了,而且根本不打招呼。

    

    凌天瞳孔一缩。

    

    对方的剑域之力,几乎是在瞬间就压了上来,而且,极其恐怖,绝对超过了上阶灵剑域!

    

    凌天被迫连退几步,但对方却是不宜不要,一剑直取凌天头颅。

    

    “哼!”

    

    实在过分了,凌天试问自己根本不认识对方。

    

    既然这般不讲道理。

    

    那他就只能还手了!

    

    嗡!

    

    霎那间,凌天浑身灵剑域乍起。

    

    三个月的时间,凌天打磨天玑剑法,体内的灵剑域,也突破了上阶境界,到了顶级灵剑域地步。

    

    旋即,凌天背后的剑鞘飞出,紧握在手,便是迎了上去。

    

    两人距离极尽。

    

    没有剑气,没有剑法,只有剑域争锋。

    

    两道剑鞘对撼,就是两股剑意的对抗。

    

    谁都不曾相让。

    

    而此时,凌天才发现对方的剑意之恐怖,甚至比现在的自己,还要略胜一筹!

    

    难怪袁猛和迟三七,连半招都不敌!

    

    铮!

    

    两道剑鞘在死磕,发出一阵阵凌厉的嗡鸣。

    

    让迟三七和袁猛,都是瞪大了眼睛。

    

    这绝对是顶尖剑道天才的争锋了。

    

    “呵呵!”

    

    那黑衣女子忽然轻笑一声,将酒壶别再腰间,伸手猛然握住剑瞧,就要拔剑。

    

    “想拔剑?”

    

    凌天当然不让,旋即,他也伸手,按住剑鞘。

    

    嗡!

    

    龙渊剑剑出半寸,霸剑术之下,剑意暴涨!

    

    铛!

    

    果然,在这股霸剑术加持之下,凌天手中的剑鞘,直接将对方震退了出去。

    

    “承让了。”

    

    两人分开,凌天将仙剑背在身后。

    

    这女子很讲究,并不是故意找麻烦的。

    

    果然,那女子也将仙剑跨回腰间。

    

    又闷了一口酒,看着远方的洞庭湖,忽然叹息一声。

    

    凌天看着那红唇和侧脸,也不得不说,此女,有味道。

    

    也别是那股忧郁的气质,有点儿迷人。

    

    “什么意思?”

    

    不过,这倒是给袁猛和迟三七搞蒙了。

    

    这家伙,是打,还是不打?

    

    凌天则是上前,从戒指里摸出一根自己用的极品地仙香烟,送到了那女子嘴边。

    

    后者垂首叼上。

    

    凌天抬手,金罡仙焰从手指上燃起。

    

    那女子叼着烟点燃,狠狠的吸了一口。

    

    “好烟。”

    

    旋即,她吐出一个眼圈,看向凌天,“不过,有些丑,你不尊重我们女人。”

    

    “我给你个建议,做一款细的,长一些,才好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