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11章 你们认识凌天?
    他只是斜眼用余光看着凌天。

    

    “呵呵,原来是和朋友一起,你们聊吧,我送人。”

    

    不等那慕容子宁在说话,凌天直接迈入追向那左仙芝。

    

    慕容子宁紧紧握着拳头,浑身都在颤抖。

    

    这凌天,竟然还是如此对她冷漠。

    

    自己究竟做错了什么?

    

    “呵呵,我就说吧,就他这种人,攀上了高枝,还狂上了。”

    

    李牧冷笑。

    

    “小白脸而已,太弱。”

    

    魏阎也轻飘飘一句,根本没将凌天放在眼中。

    

    “左小姐。”

    

    凌天追上那左仙芝,轻声在她身后道:“明天就是惊鸿学院考核,不出意外,日后我会进入惊鸿,所以今天,是最后一课。”

    

    “而且,小姐的琴艺,一日千里,我也不能教什么了。”

    

    左仙芝没有回身,但却停下脚步,身子陡然紧绷起来,“你,会想我么?”

    

    这一句,是左仙芝的传音。

    

    凌天停了一瞬。

    

    但还是如常道:“左小姐,我们仍是朋友,慢走,不远送了。”

    

    旋即,凌天转身离开。

    

    见凌天远去,左仙芝身后的侍女终于是忍不住,一脸不甘道:“小姐,这凌天怎么能这样啊!”

    

    “怎么了?”左仙芝轻声道。

    

    “在这南华城,那些天骄人物在小姐面前,谁不是恨不得多和小姐待一会儿,他倒好,竟然这么避讳和小姐在一起,真是烦人。”那侍女撇嘴道,小姐的魅力她是清楚的,还是第一次遇到主动要走人的,以前可都是小姐推脱离开。

    

    “他和所有人,都是不一样的。”

    

    “我们回去准备一下,明天,我要参加惊鸿学院的入院考核。”

    

    左仙芝忽然道。

    

    “啊?”

    

    那侍女一怔,“小姐,我没听错吧?你,你要进那惊鸿学院?”

    

    不怪侍女惊诧。

    

    左仙芝从未想过加入任何一个学院,向来,她都是喜欢一个人安安静静的。

    

    没想到,自从玉简这凌天之后,就像是变了一个人似的。

    

    “怎么?”

    

    “小姐,那惊鸿学院是剑修之地,咱们就算是要入学院,也应该以琴音之术,入白鹭学院啊。”

    

    左仙芝摇头,“白鹭学院没有凌天。”

    

    “况且,我道体在身,剑术,我也会一些。”

    

    他想要甩开我,没那么容易的。

    

    左仙芝抿抿嘴,心中想着,便往外走。

    

    看着凌天追上没一会,就匆匆回来,一直注意着这边的李牧和曹长青冷笑,”果然,这么快便回来了吗,想要攀龙附凤,哪有那么容易。”

    

    “嗯,应该是惹那左小姐生厌了。”李牧颔首。

    

    左仙芝,可不是他能够奢望的。

    

    “凌天!”慕容子宁却是直接将凌天当众拦下。

    

    “为什么?”

    

    “什么为什么?”凌天蹙眉。

    

    “为什么你还是见了那左仙芝,为什么讨好她,为什么对我如此冷漠?”

    

    “我慕容子宁,比不上她?”

    

    慕容子宁很是激动到样子。

    

    “慕容小姐,你想多了。”

    

    凌天深吸一口气。

    

    此时,已经有很多人看过来了。

    

    虽然大多数人认识慕容子宁,但还是来了兴致。

    

    难道,这个龙虎学院的女生员,是这凌天的老相好不成?

    

    “慕容家让我在葬妖谷内得到了很多好处,我一直都记得,我会在升仙路上的时候,保你平安。”

    

    “至于其他的,凌天从未想过。”

    

    凌天闪身,绕过慕容子宁。

    

    “呵呵,凌天,你很狂是么?”

    

    “告诉你,子宁现在是我龙虎学院的人,劝你说话放尊重一些,认清你自己,是什么身份!”

    

    那未曾回头的魏阎,忽然一掌按在桌子上,冷笑。

    

    “什么身份?”

    

    凌天停下,看了那魏阎一眼,“那你就记住,我名,凌天!”

    

    说罢,他轻哼一声,便走了。

    

    “找死的东西!”

    

    见那凌天没有给自己任何面子,魏阎脸色,猛然阴沉下来。

    

    就算是在龙虎学院之中,也没有一个人,敢这般和他说话。

    

    这凌天不过是一个攀附权贵的小白脸,难不成是要找死?

    

    “呵呵,看到了吧,这凌天不过是一个趋炎附势,得意就忘形的小人罢了,他也就敢躲在旭日楼里,若是出去,看有没有人收拾他!”

    

    曹长青冷笑,凌天又得罪了龙虎学院的小金龙,那真就是没有活路了。

    

    “罢了,子宁,魏阎,你们没有必要因为一个小人生气,你们和他,是两个世界的人,坐下,喝酒吃菜!”

    

    李牧将怔在原地慕容子宁拽了回来。

    

    “你们和他认识?”此时,一道轻柔的声音传来,李牧和曹长青他们目光转过,便见到那左仙芝,去而复返。

    

    一道倾城般的美丽身影站在那,当苏苏抬头,如此近的面对左仙芝之时,不由自主的生出自惭形秽之感。

    

    “哦,呵呵,当然认识勒了。”曹长青目光凝视着那惊艳的身影,点头道。

    

    一时间,已经有些傻了。

    

    “那你们为什么那般说他?难道,他以前,得罪过你们么?”

    

    左仙芝脸色冷着,凌天如今是她的师父。

    

    听到有人如此诋毁凌天,她实在忍不下。

    

    那曹长青露出一抹异色,这凌天,还真是有些手段,三个月的时间,就让左仙芝如此在意他了么?

    

    他本以为,凌天就算是舌如莲花,也不过是左仙芝身前一个白脸玩物罢了。

    

    “左小姐有所不知,此人品行低劣,当初是在南华城修行,先是结识了慕容小姐,骗取慕容小计的信任和感情,如今到了这南华城之后,他又故技重施,迷惑左小姐!”

    

    “他凌天就是一个趋炎附势,攀龙附凤的小人,他接近你,无非就是想要找个靠山走捷径罢了!”

    

    曹长青急道,逮到了机会,他自然是要极尽抹黑的。一旁的李牧,也跟着附合。

    

    魏阎冷笑不语。

    

    “是这样么?”

    

    左仙芝看向慕容子宁。

    

    方才慕容子宁和凌天争执,她看到了。

    

    “我……”

    

    慕容子宁一时间,不知道如何回答。

    

    “呵呵,你还是不了解他。”

    

    左仙芝淡淡的说了声,随后就转身带人离开了。

    

    她心疼凌天。

    

    但她和凌天选择是一样的。

    

    那就是这些人,不值得解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