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9章 全城公敌
    原本雪茄门路被左宗仁垄断之后,凌天就不准备在做普通仙品香烟了。

    

    毕竟旭日楼的房费和资源,也都不缺。

    

    但是赵敏却不同意。

    

    毕竟手里没有仙石,作为一个商人,赵敏是不踏实的。

    

    而且,毕竟香烟是注定可以大卖的,有钱不赚,这简直比杀了赵敏还难受。

    

    所以,没办法,凌天只好赶制了一批白色的香烟。

    

    相比雪茄,香烟要更大众一些。

    

    在赵敏要求之下,凌天让袁猛定制一批精致的烟盒,而后亲自在其上题上的一首诗。

    

    有时片片风吹去,海碧山清过几重。

    

    这样一来,香烟的逼格也就上去了。

    

    显得更加高端。

    

    至于打开销路,那就是很简单了。

    

    袁猛一个人在如日楼前带着墨镜,叼着一根香烟吞云吐雾,那气质,那香烟的气息,顿时吸引了无数人的目光。

    

    平时,熏香就是用来辅助武者修炼的,而香烟的效果更好,还有提神醒脑外加抵抗毒气和幻阵的功效。

    

    最重要的,是足够帅气和稀少。

    

    在这南华城内,缺的就是独树一帜。

    

    再加上那精美的烟盒和小诗,短时间内,就成了南华城天骄们的时尚。

    

    几乎是第一批货刚出来,就卖脱销了。

    

    一盒香烟卖一万仙石,都供不应求,甚至后来赵敏将价格提高到了三万仙石一盒,每七天售卖一次,但一批香烟五千盒,还是瞬间就卖光了。

    

    后来,那白鹭学院和龙虎学院甚至为了这香烟大打出手。

    

    白鹭学院觉得香烟是高雅的东西,能彰显他们高人一等的翩跹气质,而龙虎学院的学员则是单纯觉得吊着香烟很拉风。

    

    总之,除去成本,赵敏数钱数到手软。

    

    好在自作香烟并不废多少时间,只要原料足够就可以了。

    

    所以,凌天还是有着很多时间,利用左家提供的海量资源,疯狂的提升修为。

    

    每七天,左家姐弟还是照例会来听课。

    

    但后来左骁因为龙虎学院那边组织外出历练,就没再来,只剩下那左仙芝,不曾落下一课。

    

    三个月转眼即逝,左仙芝的小提琴功力,也是越发的强大。

    

    到最后,凌天已经不用教什么了。

    

    像左仙芝这等音律天才,其实是一点就透的。

    

    之所以她还是每七天来找凌天,其中有什么别的想法,凌天就没想那么多了。

    

    虽然这些天,凌天已经能够感受到左仙芝看自己的目光,变了。

    

    在惊鸿学院的考核前一天,是凌天和左仙芝约定的最后一课。

    

    左仙芝早早就到了。

    

    赵敏和袁猛忙着在旭日楼的后门广场上卖烟,所以难得左仙芝和凌天单独在房间。

    

    但全程凌天都有些坐立不安。

    

    就是因为左仙芝的眼神,实在是有些,幽怨……

    

    一首梁祝过后。

    

    左仙芝显得有些落寞。

    

    “凌天,那梁山伯和祝英台真的化成了彩蝶,比翼双飞了么?”

    

    凌天笑笑:“傻瓜,那不过是一个故事,何必当真。”

    

    “你想听什么版本的,我都能编给你听。”

    

    左仙芝摇摇头,“故事可以编,但这梁祝的曲子,是悲曲。”

    

    “今天就到这里吧,我送你下楼。”

    

    凌天起身。

    

    “嗯。”

    

    ……

    

    旭日楼一楼。

    

    今日,慕容子宁在龙虎学院闭关三个月,还是在惊鸿学院考核日的前一天出关。

    

    她本来是想着找凌天的。

    

    可她表哥李牧也跟着过来了。

    

    李牧是龙虎学院的上一届生员,如今已经到了天仙境界。

    

    慕容子宁的修为,也在闭关三个月之后,到了地仙九重的境界。

    

    甚至在龙虎学院内,声明也是渐起。

    

    两人刚到旭日楼,便是发现今天如日楼的人,格外多。

    

    “今天为何人这么多?”

    

    慕容子宁蹙眉。

    

    “呵呵,表妹你刚出关可能还不知道。”

    

    “今天这旭日楼人多,是因为要等一个人.’

    

    那李牧笑道。

    

    “谁?”

    

    “左家仙草,左仙芝。”

    

    “她?”

    

    慕容子宁挑眉:“这怎么可能,据我所知,左仙芝向来喜欢安静,是不愿意来这旭日楼的。”

    

    “呵呵,以前是不会,但现在不一样了。”

    

    “三个月来,左仙芝每七天,都会来这旭日楼见一个人,所以很多人就来等着,等左仙芝下来,就能看到了。”

    

    李牧轻笑一声。

    

    “见一个人?谁这么厉害。”

    

    慕容子宁忽然心中一动,难不成……

    

    “还能是谁?当然你是那很会奉承和攀附的朋友,凌天了。”

    

    这时,那曹长青和苏苏走过来。

    

    “见过李兄。”

    

    曹长青朝着那李牧拱手。

    

    “不介意和你们拼一桌吧?”

    

    “原来是临安城主府曹公子,请便。”李牧颔首。

    

    李牧是南华城李家弟子,也算是豪门,自然认识曹长青。

    

    “曹长青,你刚才的话,什么意思?”

    

    那曹长青落座之后,慕容子宁就忍不住问道。

    

    这左仙芝和凌天又有什么关系?

    

    难不成她最担心的事情,成真了?

    

    “难道你还不知道么,这三个月来,你那个名叫凌天的朋友,可算是火遍了南华城了。”曹长青嗤笑一声,“反正,我是越来越佩服他了,简直不要脸到了极致,阿谀奉承,无所不用其极!”

    

    “我问你什么,你就说什么,那凌天,究竟怎么了?”

    

    慕容子宁的眉头微微皱着,她真的是很厌烦这个曹长青。

    

    如果不是李牧在合理,她才懒得和此人同桌。

    

    这种总喜欢表露出自己的优越感的纨绔子弟,他见到的简直是太多了。

    

    “怎么,你还这么在意那个家伙?”曹长青笑了笑道:“我劝你还是趁早和他撇清关系吧,实话告诉你,那凌天之前给左骁献殷勤后来成功攀上了左家仙草左仙芝!而且,不知道用了什么迷魂汤,让那左仙芝每七天,都来这旭日楼找凌天,一呆,就是一天!”

    

    “他这种出身卑贱的人,想要上位,也就只能用这种下九流的办法了!”

    

    “我猜,他无非就是用自己那几首诗,迷惑住了左仙芝吧,毕竟我们都知道,左家仙草,就好这口!”

    

    “慕容小姐,这家伙在西疆的时候,是不是也是这么攀上你慕容家,才来的这南华城?”

    

    慕容子宁皱了皱眉,拳头倏然紧握,“这不可能!他不会刻意去讨好别人欢心的。”

    

    要说那左仙芝被凌天所迷,这倒是有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