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4章 我教不了了!【大章】
    犹如长河滔滔,声势极高!

    

    白宇乃是出身白鹭学院,而白鹭学院,就是以琴音法术闻名于世,所以比琴技,白宇的信心十足!

    

    那左仙芝佩服自己的,也恰恰是因为自己的琴技。

    

    只要在琴音之术上无人能敌,就休想和我白宇抢左仙芝!

    

    白宇横眼看着凌天,心中暗道。

    

    此时,左仙芝也捧琴而出。

    

    不过,相比易先生和白宇的古琴,左仙芝手中的琴,显然品阶不如,但好在颜色翠绿,其上有花草纹路,样子很是精巧。

    

    左仙芝伸出芊芊玉手,抚在琴弦之上,声音通透。

    

    意境却是也极深,可以勾动仙元之气,在那枯木之下,河流之畔,化成了一朵朵鲜绿的嫩芽,一股股清新的仙灵气息弥漫开来,让凌天竟然感觉极为舒坦,毛孔都是张开了,脑子也通透了不少。

    

    显然,左仙芝的琴音,也是有辅助和治疗的效果的。

    

    霎时间,三人琴音和鸣,在亭前用仙灵气息,仿佛构筑成了一副立体空间,枯木,新芽,河水,气势极盛。

    

    左仙芝看向凌天,似乎有所期盼。

    

    此人武道剑术了得,诗字极佳,不知道,会不会琴技。

    

    左骁也回身过来,不住的给凌天使眼色。

    

    那样子,简直比凌天自己还要着急。

    

    “罢了。”

    

    凌天心中苦笑不已。

    

    最后也是叹息一声。

    

    今天,怕是不可能低调了。

    

    索性,就高调到底吧!

    

    于是,凌天在众人诧然的目光中,将那贝斯,给取了出来。

    

    贝斯可以当吉他用,可以融合到古琴声中去。

    

    不过,这般奇怪的乐器,却是外人所未曾见到过的,左仙芝微微蹙眉,心中越发好奇了。

    

    而凌天捧着贝斯,他的气质仿佛为之一变,神圣、宁静。

    

    月光透过古亭,洒落在英俊的容颜之上,他双手抚琴,指尖拨动琴弦,顿时,一首无比宁静的琴曲在他指尖流动。

    

    曲音空灵、清澈,带着无比宁静之意,月夜下,顷刻间便将人代入了一种安静祥和的气氛中,像是一个人安静的坐在月光下,随后缓缓的躺下来,沐浴着皎洁的月光,心境空灵通透。

    

    虽然凌天的贝斯,甚至在品阶之上,还比不上左仙芝手中的那一张。

    

    但琴音响起,那神奇的琴音,便勾动月光,落入了亭中,照亮了枯木,河水,和新芽。

    

    霎时间,整个琴音空间,都仿佛有了灵动气息,越发真实了。

    

    可以说,凌天的琴音,就是点睛之笔,让整个空间,都活了!

    

    “哼!”

    

    白宇心中冷哼一声,手中不禁用力,那河水陡然奔腾起来,仿佛要遮蔽整个空间。

    

    易先生叹一声,第一个退出,枯木消散。

    

    左仙芝蹙眉,可她琴音凝成的仙草,却是根本无法在白宇的琴音河流之中自保,眼看着就要被吞没。

    

    “呵呵……”

    

    凌天冷笑一声,他当然知道白宇是想针对自己。

    

    他倒是也不在乎。

    

    但是那不想看到左仙芝那仙草被河流摧残。

    

    所以,凌天手上,也骤然用力,月光陡然凝成一道道剑光,剑意涌动之间,化成剑域惊涛向着那河流席卷而去。

    

    嘭!

    

    整个琴音空间陡然炸响!

    

    仿佛是江海决堤,巨响震颤整个后花园,让左骁等人都是一惊。

    

    空间崩裂,易先生大手扬起,天仙之力将那空间禁锢在空中。

    

    不过,等那惊涛和奔流之声褪去,众人却是发现,琴音空间虽然炸裂,但还在,那左仙芝的仙草,仿佛始终都在泥土之中。

    

    惊涛和奔流都已经不再。

    

    但那空间之内,仿佛有蒙蒙细雨,缓缓落下,滋润着那一株幼嫩的仙草。

    

    易先生倏然坐起,连连摇头,叹为观止!

    

    而后看向白宇和凌天,却是发现,前者的双手已经离开了古琴。

    

    亭内,只有凌天和左仙芝的琴音,仍旧在继续!

    

    “咔嚓!”

    

    最后,琴音空间还是彻底崩碎,凌天手中的贝斯和左仙芝手中的精致长琴,都碎掉了。

    

    两把乐器的品阶,都不足以承载这琴音空间的意境。

    

    如果方才那琴音空间内的能量化成攻击,便是可以力敌天仙。

    

    “呼!”

    

    凌天长出一口气。

    

    这是他第一次,受到启发,以琴音之力,凝成仙级法术对敌,甚至不能想到,最后连贝斯都碎掉了。

    

    但这一曲,他受益颇深。

    

    旋即,他直接起身,朝着那易先生躬身,“前辈琴技高超,晚辈获益匪浅。”

    

    “不,是你厉害。”

    

    “我,教不了你什么。”

    

    “今天,就都散了吧!”

    

    说罢,那易先生,便光影一闪,消失在了亭前。

    

    “左公子,凌天也要告辞了。”

    

    凌天抿抿嘴,看向左骁。

    

    “哦,行,那我送凌天大哥出去。”

    

    左骁也起身,和凌天一并出去了。

    

    凌天没办法待下去了,他来了一趟,直接把易先生的台拆了,这……实在是凌天没有想到的。

    

    “左小姐,方才,我不是有意了,我不过是像证明我的琴技,比他厉害!”

    

    白宇起身,赶紧解释。

    

    “琴技尚可,但人心,却不怎么样。”

    

    “让开!”

    

    左仙芝看着凌天渐渐消失的背影,绕过白宇,便追了上去。

    

    她好不容易找到了知音,这一次,她绝对不会放过。

    

    “马德,可恶!”

    

    “凌天,我记住你了!”

    

    白宇脸色陡然变的狰狞无比,看着凌天等人的背影,很不得一道琴音过去,直接将其轰杀!

    

    左宗仁和美妇一直等在后花园外。

    

    作为将门之后,左宗仁知道左家莽夫,一直被外人所诟病。

    

    所以这次,他是铁了心想要让左家去掉一些煞气。

    

    所以,才请来了那易先生。

    

    看着后花园内电闪雷鸣,江河呼啸伴随着琴音并起,左宗仁也是暗暗咋舌。

    

    琴音法术,果然是厉害啊!

    

    “老爷,你看那白宇如何?”

    

    美妇忽然问道。

    

    “白宇?呵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和那白鹭学院的院长向来是谁都看不上谁,那白宇是那老东西的儿子,我看他简直和他父亲一般模样!”

    

    “表面上看着还像个人,其实都是衣冠禽兽!”

    

    左宗仁冷哼一声,“你最好打消那个念头,我知道你在想什么,而且我也看的出来,仙芝并不喜欢那白宇。”

    

    “行吧,那你觉得凌天怎么样?我觉得,这孩子其实还挺不错的,看着就一身正气。”

    

    那美妇眼睛转了转。

    

    “怎么,你是真的以为自己的女儿嫁不出去了怎么着?”

    

    “至于那凌天,还算尚可,但武道资质和出身,都是差了些,准道体……”

    

    左宗仁摇了摇头。

    

    那凌天和左仙芝,完全是两个世界的人,她也不认为,自己的女儿,会喜欢凌天。

    

    “也是。”

    

    美妇颔首,便也不再说了。

    

    嘴里继续嘀咕着别人家的青年才俊,似乎一心想要找个好女婿。

    

    可在这时,后花园内的琴音突然停了,下一刻,那易先生身影一闪,便是冲出了大门。

    

    “易先生,好端端的这是怎么了?”

    

    左宗仁一怔。

    

    “教不了了!”

    

    易先生摇摇头,就要走。

    

    “怎么教不了了?”

    

    易先生连连叹息,“公子找来的那个伴读凌天,什么都会,都比我强,我怎么教?”

    

    “让他教公子,足以!”

    

    “告辞!”

    

    说罢,那易先生身影连连闪烁,瞬息之间,就消失在了左府。

    

    “这,这究竟是怎么了啊!”

    

    左宗仁和美妇一怔,刚转身,就看到那凌天和左骁也急急走了出来。

    

    “什么情况,你们怎么把易先生给气走了?”

    

    美妇问道。

    

    “娘,不赖我啊,是那易先生自己说,不如凌天大哥的!”

    

    左骁摊手。

    

    “左府主,夫人,晚辈此行孟浪,若是惹了麻烦,还请见谅,我不会再来打扰易先生上课了,恕罪,告辞!”

    

    凌天抿抿嘴,躬身一礼,便和左骁离开了。

    

    他对于易先生印象还是不错的,没想到自己今天让易先生有这么大的反应。

    

    “这……这就究竟算是什么事嘛!”

    

    美妇也傻了。

    

    易先生走了,这凌天也不来了?

    

    “爹,娘,那凌天呢!”

    

    不等两人想明白,那左仙芝又从后花园里冲了出来。

    

    “呃,凌天,他……他刚出去!”

    

    美妇指着外面。

    

    “哦!”

    

    左仙芝敛起裙摆,便是追了出去。

    

    “乱了乱了,全乱了!”

    

    左宗仁和美妇相视一眼,他们从未见过娴静如仙草一般的女儿,为了一个男人不顾形象的追出去。

    

    难不成,自己的女儿,真喜欢上那凌天了?

    

    真是怕什么来什么。

    

    “看什么看啊,追上去啊!”

    

    “唉,没一个省心的!”

    

    两人跺跺脚,也跟了上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