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3章 何为仙? 凌天又高调了
    “都说字如其人,练字,可以让你们静心养气,左家门人刚猛有余,但心境不足,这也是左家门人的短板。”

    

    易先生抬手之间,手指上有火种燃起。

    

    那是一朵足有七十七层的极强火种。

    

    一出现,凌天眉头就是一挑。

    

    果然,比之他体内金罡仙焰还要强大的火种,还是太多了。

    

    “我们,就写个仙字吧!”

    

    “何为仙,重楼隐士认为,隐者心坚,洞悉尘世,为仙。”

    

    说罢,易先生用火种在空气中写下了一个仙字,极为飘逸出尘。

    

    凌天暗赞。

    

    之后,左骁钟黎等人也纷纷祭出了火种写出了一个仙字。

    

    虽然他们不会炼器炼丹,但是火种,后天还是能得到的,只不过品阶都不高,三四十层的样子,聊胜于无吧。

    

    但是那字,写的就马马虎虎,不得入目了。

    

    白宇长袖一甩,手中升起一朵六十八层的白色仙火,也在空气中写下一个仙字。

    

    字如其人,很是俊秀。

    

    “晚辈认为,出尘问鼎者,为仙。”

    

    易先生连连点头,“白宇公子果然名不虚传,好字!”

    

    得到易阳子赞赏,白宇很是得意,看向旁边的凌天,尽是孤傲之色。

    

    凌天此时并没有出手,在白宇看来,此人应该是怕出丑吧。

    

    毕竟是浩然城来的,那首诗是不是他写的,白宇都仍是怀疑的。

    

    那左仙芝也是袅袅婷婷,手掐莲花,一朵翠绿色的灵芝状火种燃起,足有六十九层,比之那白宇,还要强横。

    

    一个仙字在她身前显化,娟秀非常,犹如花朵,荡漾着草木轻响。

    

    “仙芝认为,悬丹济世,行走七州,造福人族者,为真仙。”

    

    左仙芝声音落下。

    

    那易先生一声,旋即叹息一声,“唉,左城主一生为人族而战,体内业劫重重,没想到,左小姐却是身怀这般仁心,难得难得!”

    

    凌天听了,也是颔首。

    

    这左仙芝语气恳切,绝不是作伪。

    

    这般医者仁心,还是凌天从未见到过的。

    

    左骁也说,他姐姐不但武道天赋极强,丹医之术,更是造诣颇深的。

    

    最后,只剩下凌天一人,未曾动作了。

    

    那易先生站在凌天身前,“后辈凌天,该你了。”

    

    “你觉得,何为仙呢?”

    

    “呵呵,怕是他自己都不知道吧,西疆来的,刚到南华城,怕是还没有见识到,混乱战域,有多么恐怖。”

    

    不等凌天说话,那白宇便是冷笑一声。

    

    “晚辈的确是初到中域,而且,晚辈还是从下界飞升到西疆的。”

    

    “前辈问我何为仙,我觉得……”

    

    凌天并没有理会那白宇的挤兑,而是沉吟了一声,脸色忽然一凝,一身正气。

    

    “小隐于山,洞悉尘世,乃是避世之仙。”

    

    “医者仁心,妙手丹青,乃是应世之仙。”

    

    “仙界百族,纷争无尽,避世,何处可避?应世救人?何处尽头?”

    

    “所以,晚辈认为,人族之仙,当以战止战,涤荡寰宇,傲视七洲,求万世太平,乾坤郎朗!”

    

    “此,为真仙!”

    

    说罢,凌天抬手,六十七层的金罡仙焰爆燃而起,金焰凝笔,凌天以瘦金体,字如剑锋,在身前撕裂空间,几乎是斩下了一个仙字!

    

    那仙字之中,被凌天嵌入了剑意和阵法之力,辅以火种威压,笔落的瞬间,便是金光爆闪,仙光闪烁在整个后花园,让黑夜,亮如白昼!

    

    一个仙字,气势将其他人所有的仙字,都压了下去。

    

    就像是一个金甲的持剑神将一般,锋芒毕露!

    

    “以战止战,涤荡寰宇。”

    

    良久之后,易先生叹息一声,大袖扬起,将自己的仙字,卷灭了。

    

    “虽然我的火种强过于你,但是我的觉悟和字,不如你。”

    

    众人听了,却都是一惊。

    

    他们也看的出来凌天的那一个字,很漂亮很霸气。

    

    但竟然连易先生,都自叹弗如了么?

    

    如此以来,岂不是说,凌天在诗词和字上,都盖过了易先生?

    

    左仙芝看着凌天身前的那个挺拔而霸道的仙字,简直和方才凌天拔剑欲斩之时,一般无二!

    

    这个家伙,还真是特别!

    

    “嘶嘶,凌天大哥,你怎么不评价那白宇的仙字?”

    

    左骁低声道。

    

    凌天摇摇头,没有说话,也没有看那白宇。

    

    那样子,竟然好像是不屑于评价是的。

    

    “马德!”

    

    白宇心中冷哼,大袖一卷,将身前的仙字卷灭。

    

    这一次,他算是落了下风。

    

    而且,还是当着左仙芝的面!

    

    看着那左仙芝眼中有神采闪过,让白宇的心,像是针扎一样!

    

    这凌天竟然还一副不屑评价自己的样子,难不成是想找死么?

    

    “罢了,今天我怕是不能教你们什么了。”

    

    易先生站在亭前,看着那水色悠悠。

    

    诗,字,甚至阵法和剑道,易阳子都能看的出来,这凌天是造诣颇深的。

    

    最后,易阳子转身盘膝而坐,竟是拿出一方古琴。

    

    “如此,我便叫你们琴音之术吧!”

    

    易先生的古琴很是古朴,像是由枯木所制,又隐隐给人一种大气感。

    

    他双手抚琴,缓缓弹奏,琴音传出之时,凌天眉头一挑。

    

    这易先生别的不说,这琴技,当真了得。

    

    甚至当以琴技相较的话,凌天自认是不如的。

    

    毕竟凌天的优势,是那些千奇百怪的乐器和脑子里的曲子。

    

    甚至,随着这易先生的弹奏,凌天竟然发现,其身周,有枯木色的仙光凝聚,最后竟然化成了一株枯木。

    

    其影子之逼真,仿佛那枯木,就在身前一般,完全可以以假乱真!

    

    不仅如此,那枯木之上的每一道树枝,都犹如利剑,似乎随时都有可能爆射而出。

    

    这等恐怖的琴音之术所爆发出来的攻击,绝度惊人无比!

    

    又是琴音法术!

    

    凌天心中嘀咕着。

    

    这是他第二次见到了。

    

    之前在那旭日楼内,他就见到过白鹭学院的捧琴弟子祭出琴音法术,虽然和这易先生比起来,乃云泥之别。

    

    在场的一众天骄,左骁等人完全傻眼,他们身前也都放着古琴,但没有一个会的。

    

    白宇冷笑一声,抬手取出一方白玉制成的古琴,其上有流水纹路,他十指修长,直接抚琴其上,竟也能融入易先生的琴音之中,在那枯木之下,用琴音凝起仙气,化成一道流水,环绕流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