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2章先生授课
    “嘿,你这小子,还是不服是么,看来不打在你的身上,你是不知道痛!”

    

    “看你以后还听不听话!”

    

    左宗仁脖子一红,手中的戒尺啪的一声落下。

    

    可左骁还是咬着牙,就是不松口。

    

    “府主,你先别动怒,我看小公子此言,绝对不是气话。”

    

    “左公子,老夫倒是想知道,你在那旭日楼,学到了什么,能因此,晚来见我。”

    

    那易先生拂着颌下胡须,仙风道骨。

    

    “说!我看你今天能出来什么花样来!说的不好,我还抽你!”

    

    左宗仁将左骁放下来。

    

    “哼,今天我在旭日楼,被那白鹭学院的新生端木磊侮辱,他说我们左家是一门莽夫,后来我不服,他就要和我比试诗词,但是最后,我赢了,他当众给我们左家道歉了!”

    

    左骁揉着屁股,忽然看向那白宇,一脸的不善。

    

    “呵呵,左公子怕是说笑了吧?”

    

    白宇风度翩翩的轻笑一声,“不过,我还是要先替那端木磊给左家赔个不是。”

    

    “但要是说作诗,我觉得端木磊还算尚可,我很好奇,公子是以什么诗,胜了那端木磊?”

    

    其他人闻言,也都颇为惊诧。

    

    让白鹭学院的弟子在旭日楼当众给左家道歉?

    

    这可是够罕见了的了。

    

    而且,还是以诗而胜。

    

    那左宗仁和美妇,眼中都是惊诧。

    

    易先生也是挑眉,“没错,小公子,作了一首什么诗?“

    

    “不妨说出来,让我们一同品鉴品鉴?”

    

    左骁也来劲儿了,咳嗽一声,学着那凌天的样子踱着步,而后轻声将凌天在旭日楼内的那一首咏月诗给念了出来。

    

    凌天唱出一口气,好在这左骁记性还不错,竟然没忘。

    

    果然,这诗从左骁的口中道出,不但那白宇左仙芝一众人傻眼了,就是那重楼的易先生,都是瞪大了眼睛,满是不可肆意。

    

    “呃,怎么了?你们的表情,怎么那么奇怪?”

    

    左骁念完诗,一回身,却是看到了呆若木鸡的一众人。

    

    此时,那易先生才一脸苦笑的看向左宗仁,“左城主,你何苦骗我?”

    

    “原来左公子如此大才,还用的着我来教么?”

    

    左宗仁脑子也是嗡嗡的,“先生,我儿子这首诗,还不错?”

    

    “岂止不错,当为绝唱!我在重楼之内,遍读这战域之内的所有诗词,这一首咏月,足以同类排进前三,即便是我,也做不出来。”

    

    “只是没想到,左公子小小年纪,还是个性情众人,湖月何年初照人!啧啧,感情如此细腻,怕是这首诗出来之后,那洞庭湖上,便有异象了吧!”

    

    易先生叹息一声。

    

    “嘿嘿,儿子,没想到,你这是开窍了么?我左家,终于要出现一位才华横溢的男儿了么!”

    

    “哈哈,好儿子,你爹我没白揍你!”

    

    左宗仁大手在拍着左骁的后脑勺。

    

    众人:“……”

    

    “唉,儿子,你总算是做了一件让娘开心的事,我太感动了。”

    

    那美妇也掏出一方手帕,开始抹眼泪。

    

    白宇抿抿嘴,没有说话。

    

    这首诗,的确厉害。

    

    左仙芝则是蹙眉,她真的不信这诗,是她弟弟作的。

    

    这根本不可能。

    

    她看向左骁身后偷笑的凌天,心中顿时了然。

    

    果然,那左骁挠挠头,“那个,爹,娘,方才的那首诗,我没说是我作的,你儿子我,肚子里根本没那墨水啊!’

    

    “是别人作的!”

    

    “哎呦,我这脑子,嗡嗡的!”左宗仁身子一晃,险些晕倒。

    

    “什么?不是你作的,那是谁做的?”

    

    美妇讶然,眼泪都没了。

    

    “呃,是,是凌天大哥作的。”

    

    “当时,确实引出了宏大的洞庭湖异象,不少人都看到了。”

    

    左骁将凌天拉到身前。

    

    “晚辈西疆浩然城凌天,见过诸位前辈。”

    

    凌天躬身。

    

    “西疆浩然城来的?”那易先生有些惊讶,“真是没想到,在西疆竟然还有如此才华的后辈。”

    

    “呵呵,我说呢,不过据我所知,洞庭湖上的宏大异象,是因为奇天学院的上官容音完成了一副阵画,所以至此。”

    

    “当时我和左小姐就在洞庭湖畔赏月。”

    

    白宇此时轻笑一声。

    

    左仙芝也颔首,算是默认了。

    

    “上官容音却是也在旭日楼,但是她也下楼称赞了凌天大哥的诗呢!”

    

    左骁却是不服。

    

    “什么,上官容音和他说话了?”

    

    白宇讶然。

    

    “没错!”

    

    左骁昂着下巴。

    

    霎时间,白宇瞳孔猛然一缩。

    

    “好啊,不但要和我抢左仙芝,你连那上官容音都不放过?”

    

    一时间,白宇心中嫉妒极了。

    

    “罢了,你小子也别得瑟了,既然不是你作的,就滚下去坐着听课!”

    

    “今天,我就不打你了!”

    

    左宗仁一脚将左骁蹬下去。

    

    转而看向凌天,“你叫凌天?刚来南华城么?”

    

    “正是。”凌天颔首。

    

    “爹爹,凌天大哥是我找来的伴读,他很有才华的,我要和他一起学习。”

    

    左骁坐在第一排道。

    

    “闭嘴!”

    

    左宗仁哼了一眼左骁,旋即打量了一下凌天,旋即点头,“还不错,准道体的武道资质,模样也俊俏,才华也不错,行,过去和左骁一起听课吧!”

    

    美妇也在看凌天,心中暗道此子虽然模样才华不错,但出身……远比不上那白宇啊!

    

    唉,可惜了!

    

    “谢过府主。”

    

    凌天退下,盘膝坐在左骁身后。

    

    白宇和左仙芝,也逐一落座。

    

    但却分开,分别在凌天的左右两侧。

    

    余光见到那左仙芝看着自己,凌天回过头去,也是对其微微一笑。

    

    这倒是让左仙芝一怔,暗道这家伙面对自己竟然如此淡定么?

    

    “易先生,我和内人,就不打搅你了,你且上课便是。”

    

    左宗仁和那美妇,直接离开了。

    

    “咳咳!”

    

    易先生站在众人身前,清了清嗓子,道:“老夫重楼第五阁主,易阳子。“

    

    “今天,我受左城主邀请,来给诸位授课。”

    

    “今后,直到南华城决出圣子和圣子之前,我都会尽我所能,让你们更加强大。”

    

    他看了那凌天一眼,“原本我想着第一课,教你们如何通过作诗来沟通天地仙元,但是凌天在这里,我就不班门弄斧了。”

    

    “所以,我现在,教你们练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