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1章 第一美女 初见仙芝
    听了那左骁的介绍,凌天也是简单的明白了一些。

    

    这所谓的重楼,在各个区域位置,都有势力存在。

    

    但人不多,可每一个人,战力都是颇为强横,也别是每一层的阁主,几乎都是同等修为中的顶级战力,而且,还是精通武道各个门类,可以说是全才。

    

    可让凌天有些意外的是,这神秘组织,竟然不参与任何种族之间的争斗?

    

    甚至不论那个种族的强者如果够了资格,都能进入重楼,或者是成为重楼隐士,或者成为阁主,亦或者是可以在重楼之内成为宾客,得到重楼的馈赠。

    

    像是那些七大仙州各个帝宫的武帝们,就都是重楼的座上宾。

    

    据说,武帝在那登天楼内,都是得到了不小的收获和机缘。

    

    如今坐镇重楼的应该是登天楼的阁主,但究竟是什么修为,左骁也不知道。

    

    重楼内机缘虽多,但没有任何一个种族的强者,甚至是武帝敢动重楼,就是因为,你一个武帝动了,可将会面临其他武帝的围攻。

    

    这就是重楼矗立仙灵界不知多少万年来,从未在历史长河之中消失的原因。

    

    或许,关于重楼,青虚和六爻前辈,应该知道一些,等回去了,得好好问问才行。

    

    凌天心中,已经对这个重楼组织,格外好奇了。

    

    正想着,左骁带着凌天和那钟黎等一群青年,也都到了亭下。

    

    “晚辈,拜见城主,城主夫人,易先生!”

    

    钟黎等人朗声躬身。

    

    凌天也跟着拱手。

    

    不管怎么说,这三人,的确是前辈。

    

    “嗯,你等都入座吧!”

    

    那城住座宗仁扬手,钟黎等人便坐在亭内摆放的蒲团之上,身前有一方小桌子,看着和那古时候的私塾,颇为相似。

    

    左骁和那之前就在亭下的两个后辈,也没入座,所以,凌天也跟着站着。

    

    此时凌天抬首,看向那原本就在站在亭下的两个后辈。

    

    一男一女。

    

    应该就是那传说中的左家仙草左仙芝,和那白鹭学院新生第一名,也是传说中的后期之秀中的第一才子,白宇了。

    

    传闻南华有群芳榜,收录着南华城年轻一辈中的美女,而且还排了名次。

    

    榜首是上一届惊鸿学院的传奇弟子,被誉为剑与玫瑰的鱼玄姬。

    

    群芳榜,只留三届内的后辈女子。

    

    三届十年。

    

    而如今的鱼玄姬,从第一届末尾的时候,就以新生之名,成了榜单之首,如今到了这第三届,仍旧没有一个女子,能够超越她。

    

    甚至鱼玄姬在三年前成了南华城圣女,前往天圣城参加升仙路争锋,虽然后来不知什么原因,一个月后就匆匆退出升仙路,回返南华城。

    

    但其容貌美色,却是名动升仙路,被誉为那一次的升仙十绝色中,第五。

    

    仅在四大圣城圣女之下,如果当时她的修为和战力能再高一些,极有可能今进入前三。

    

    至于这鱼玄姬究竟是何等美色,凌天还真是没见识过的。

    

    不过,她既然是惊鸿学院的学姐,那么早晚也会有相见的那一天。

    

    而群芳榜单第二的,就是左家的这株仙草,左仙芝了。

    

    凌天的目光,也同样没有躲过那一抹泛着草药清香的亮色,瞳孔微凝,落在那左仙芝的身上,也不禁在心中暗暗点头。

    

    不愧是群芳榜第二的美女,左仙芝一身青绿长裙,鬓发如云,身段娇弱,容貌自然是极美的。、

    

    即便是比上那女装的赵敏,也是各有千秋。

    

    而且,其背后淡淡仙光之中,仿佛有这一株灵芝仙草的虚影显化。

    

    那正是道体之光。

    

    果然,这左骁的姐姐,武道天资,也是绝顶的。

    

    只不过,这左仙芝和左骁简直就是两个极端,从其娇弱的身段之上,根本看不出来她是出身将门之后,到像是个书香门第中的大家闺秀似的。

    

    凌天看着那左仙芝,后者,也抬起头,看向凌天。

    

    但左仙芝却是发现凌天的目光中,没有旁人一般的那种肮脏的亵渎之色,也没有多少欣赏之色,唯有的,只是些许的惊诧。

    

    甚至,左仙芝不禁用手摸了摸脸颊,看看是不是有什么东西。

    

    这个家伙,就算是白宇见了自己,都是一副拼命压制心动的眼神,怎么他没有?

    

    那左仙芝身旁的白宇从一开始就盯着凌天,如今发现凌天和左仙芝竟然还对视了,袖中的手,猛然紧握。

    

    “找死!”

    

    “若你敢和我抢女人,看我怎么收拾你!”

    

    “虽然这左仙芝我不过是想利用,但别人,也休想染指!”

    

    在之前,白宇相当自负。

    

    他白家,执掌白鹭书院,他更是这一届白家子弟中的第一才子,琴音法术,无人能及!

    

    他有绝对的信心,可以将左仙芝牢牢握在手中。

    

    但如今这凌天的出现,而且左仙芝忽然的异样,让白宇,心中不得不警惕起来。

    

    “你这个逆子!”

    

    不过,那左宗仁却是直接伸手将那左骁提了起来。

    

    “我有没有告诉你,今天易先生要来授课?”

    

    “你干什么去了!!?”

    

    “爹,你,你轻点,我没干什么啊!”左骁被抓着肩膀,痛的龇牙咧嘴。

    

    “没干什么!?看你这一身的酒气,没去旭日楼喝酒!”

    

    “你这个小兔崽子,我左家一门,就指着你了,你倒好,不学些有用的东西,竟给我丢脸!”

    

    “难道你想当一个飞扬跋扈的城主府世子?”

    

    “看我不打死你!”

    

    左宗仁手中显化出一条闪烁着仙光戒尺,说着就要朝着那左骁的屁股上招呼。

    

    凌天蹙眉。

    

    他还是第一次见到像左骁这么惨的城主府世子。

    

    也不知道这左宗仁是家教森严,还是根本不会教育。

    

    “左城主且慢!”

    

    那易先生,却是抬手将左宗仁拦下。

    

    “左公子不过是一个十四岁的少年,玩心未泯,也是情有可原。”

    

    “我才没有玩,我也不是飞扬跋扈!”这左骁的倔强脾气却是上来了,梗着脖子喊。

    

    “你这孩子,易先生已经给你求情了,你就不能给你爹认错么?”那美妇也在左骁的屁股上拍了一掌佯怒道。

    

    “我认错,我回来晚了,但我不是去玩的,这次去旭日楼我是学了东西的!”

    

    “回来的晚,但是值得!”

    

    左骁冷哼一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