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900章 神秘的重楼 大帝楼主
    “钧雷裂云,去!”

    

    伴随着一声惊喝,凌天身上爆发起骇人听闻的声威,似乎雷霆天仙,都不过如此。

    

    此等声威太过骇人,甚至惊动了后花园内的左仙芝和白宇,凌天从门后走出来,看着那远处擂台上好似被雷芒包裹的大掌仿佛排云而出,也是倒吸了一口气。

    

    先不说这掌法威力如何,单单是这气势,就有些惊人的。

    

    特别是那抬手祭掌的青年,模样倒是不错。

    

    即便是性子淡漠的左仙芝,也不由的在凌天身上,多看了一眼。

    

    她忽然觉得,这个人,和南华城见过的天骄,都有些不同。

    

    难道,仅仅是那一头罕见的银白长发么?

    

    “呵呵,雷系掌法,不过是徒有其表。”

    

    白宇冷哼一声,对生的如此好看的了凌天,很是警惕。

    

    此时,不仅仅是外人,擂台内,半空中的钟满神色也明显起了变化,体内仙元顿时源源不断的涌入自身落下的拳芒下。

    

    铺天盖地落下的拳芒,顿时间在仙元的注入下,绽放出炽热的光芒,一股股滔天热浪,席卷而出。

    

    密密麻麻的拳影,朝着那巨大的雷掌,轰落而下。

    

    轰隆隆!

    

    恐怖的爆炸声瞬间连绵不停的响起,花园外的擂台,剧烈的震荡起来。谁也没有想到,两人交手,竟然会引发如此惊人的余波。

    

    随着两人各自杀招的纠缠,这股余波愈发可怕起来。

    

    就在钟离蹙眉,心中越发阴沉下来的时候。

    

    半空中陡然暴起刺眼的雷光,紧接着那雷光疯狂扩散出去,所有拳芒都在雷霆之中,被剿灭一空。

    

    噗呲!

    

    钟满嘴角溢出口血渍,从空中狠狠坠落下来,脸色苍白一片。

    

    第二轮交手,钟满又落了下风!

    

    这些,众人都是惊呼起来。

    

    没想到,这看上去有些瘦弱的西疆武者,竟然这般厉害。

    

    “哈哈哈,凌天大哥,没想到,你深藏不露啊!“

    

    左骁大喜,凌天让他长了不少面子。

    

    “认真了么?”

    

    凌天一袭青衫,稳稳站在地上,甚至身上,都不见到尘埃。

    

    右手带着麒麟臂,从始至终,都负在背后。

    

    也就是说,凌天一只,都是一只手在和对方切磋。

    

    看起来,他才是不认真的。

    

    “可恶!!”

    

    钟满神色大怒,再无丝毫保留,浑身仙元激荡不止。八重仙光震颤,霎时间,有青色的仙豹虚影,从其中显化,那是准道体仙光!

    

    暴涨的气势,引得擂台之内,气流激荡,下一刻,他抽出手中长剑,速度快到了极致,杀向凌天。

    

    “凌天大哥小心,他动家伙了!”

    

    左骁大惊。

    

    这钟满,真是急眼了!

    

    眼见对方这般疯魔,凌天淡然一笑,左手抽出背后剑鞘,乘云纵身法祭出,整个人瞬间消失在了原地,便是迎了上去。

    

    铛铛铛!!

    

    空地上顿时间两道剑光相互交错,两道上阶的剑域之力,相互摩擦,似乎是势均力敌!

    

    但是那擂台下的高大青年,却是瞳孔猛缩。

    

    旁人或许是看不出来,但他是剑修。

    

    他能感受到凌天那剑域的不凡和强横。

    

    这家伙,绝对没有全力出手!

    

    而且,他弟弟已经拔剑,而那凌天,却用的左手,和剑鞘!

    

    剑声如雷,回荡在后花园外,让人耳膜发震。

    

    噗呲!

    

    又是一震剑光,一道身影倒飞出去,吐出口鲜血倒在地上。

    

    一道道目光看过去,脸色哗然大变。

    

    是钟满,又是钟满!

    

    他已经连退三次,一次比一次惨,那些支持他的军中天骄,脸色都显得有些变化起来。

    

    这都败了,那没有办法了。

    

    “可恶,我不信赢不了你!”

    

    接连几次的挫败,让钟满完全无法接受,他堂堂钟家将军之后,怎么连一个从西疆来的乡下人都不如?

    

    “到此为止了!”

    

    可他刚刚起身,就看到远处的凌天乘云,瞬息而至,背后八重仙光之上,有龙影环绕。

    

    其左手握着剑鞘,右手仿佛有麒麟环绕,握在剑柄之上,尚未拔剑,可便是有剑银如龙,乍起。

    

    锵!

    

    嘹亮的剑音,仿佛从凌天体内暴起,恐怖的剑意,让整个擂台狂震!

    

    甚至那擂台之外,后花园外的天空之中,都有乌云渐渐凝成,仿佛下一刻,有惊雷乍起。

    

    仅仅是握剑,就有这般气势?

    

    而且,那仙光之上的虚影,又证明,这凌天,竟然也是准道体在身!

    

    天赋,绝对不差钟满,甚至更强

    

    “这等剑意!?”

    

    感受到凌天霸道的剑威,所有人大吃一惊,就连远处那左仙芝都是瞳孔一缩。

    

    此时此刻,那擂台中的俊逸青年,真的是太过霸道了。

    

    如果被他保护,那感觉,应该很好吧?

    

    忽然,一股心潮,荡漾在左仙芝沉寂多年的心海。

    

    “呸!”

    

    我在想什么?

    

    左仙芝摇摇头。

    

    “不必看了,我们进去吧!”

    

    说罢,左仙芝转身便进了后花园。

    

    “哼!”

    

    白宇深深看了一眼那凌天,也赶紧跟了上去。

    

    “你输了!”

    

    擂台上,凌天背后的仙光落下。

    

    右手,也松开了剑柄。

    

    此时,那钟满,已经跪在了擂台上。

    

    完全是被凌天的剑道气势所迫。

    

    “我认输!”

    

    喘着粗气,钟满虽然心中不甘,但还是挤出了一句,旋即跃下战台,冲了出去。

    

    这左府,他没办法待下去了。

    

    “哈哈,凌天大哥,这下没人对你有意见了,我们走!”

    

    左骁将凌天接下来,昂首在前,直接进了后花园。

    

    后花园极大,也是整个左府景致最好的地方。

    

    跟着左骁,一行人足足走了一炷香的时间,凌天这才看到在一条江畔之上的古亭之下,看到了几道身影。

    

    一共五人,三名长辈,和两个后辈。

    

    其中,一个看着精神矍铄,虽然头发花白,但眉目如电,浑身待着杀气,那股杀气,让凌天都为之动容,手上没有几十万条性命,是不可能拥有这等杀气的。

    

    “那就是我爹!”

    

    左骁傲然道。

    

    凌天颔首,“老将军仍旧英武。”

    

    左骁的父亲叫左宗仁,天仙六重修为,战力其实在十大圣城之中,是排在前几的,只不过南华的势力最小,所以影响了排名。

    

    在左宗仁身边,是一个看起来风韵犹存的美妇,那自然就是左骁的生女侯氏了。

    

    不过左骁也说了,在军营,他父亲说一不二,但是在家里,他老娘才是老大。

    

    而最后那个一身皂黄色长袍的白发老者,就是众人口中的先生了。

    

    据说,是来自五重楼的强者,地仙五重修为。

    

    至于这所谓的重楼,凌天也刚在路上问过。

    

    凌天也是才知道,不仅仅在这南华城,甚至整个战域,乃至七大仙州

    

    内,都有重楼这样一个神秘组织。

    

    他们虽然从不参与种族之间的纷争,人数也是少的可怜,但强者极多,甚至连武帝存在,都不敢妄动。

    

    在混乱战域呢,重楼只有七重,也被称作七重楼。

    

    重楼内,最低的准入标准是天仙一重,他们在一重楼,向上以此类推,第七重楼上,只有金仙战力才能进入其中,但是在混乱战域的七重楼内,如今也只有十大圣城之首的无双城主叶问天进去过而已,但是他不是七重楼之人,所以无法动用七重楼的资源。

    

    而在七大仙州内的重楼,则是有十二重,第八重为摘星楼,第九重为捧月楼,第十重为鼎日,十一重为登天,最后一重为归一楼。

    

    准入标注也是对应着顶级金仙,仙王,仙尊,武帝,至于最后的那归一楼,据左骁说,曾经貌似有可怕的强者进去过,而且成了重楼之主,战力盖亚任何武帝,但是现在,重楼是无主的。

    

    重楼每一层,都有一位阁主。

    

    他们被称为先生。

    

    而今天来左府的,就是南华城重楼第五阁主,易阳子。

    

    他除了武道造诣非凡,还精通兵法谋略,铸器炼丹,琴音诗画。

    

    而这,也是重楼各个阁主所必需的。

    

    凌天听了,不禁挠挠头。

    

    怎么感觉,自己也挺适合做重楼阁主的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