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9章 左家仙草 左仙芝
    那里有擂台。

    

    这种擂台在左家随处可见。

    

    “弟弟,别给钟家丢脸,他也是剑修,你明白么……”

    

    高大青年看着那背对着众人而去的凌天,浑身寒意弥漫开来。

    

    此人太狂,和那白宇一样,但却没有白宇的命,实在需要修理一番。

    

    “嘿嘿,哥你放心,我会让他明白,和我钟满抢东西的代价!”

    

    钟满脸上露出抹不屑的冷笑,神色倨傲,丝毫未将凌天放在眼里。

    

    两人移步,来到擂台之上,那些侍女和小厮们,也都围拢过来。

    

    这外来的公子虽然生的好看,但不知道,禁不禁打啊、

    

    钟家兄弟,可是出了名的出手狠辣。

    

    甚至听到外面的吵闹之声。

    

    那等在花园门内的左仙芝和白宇,也蹙眉走了出来。

    

    “怎么回事?”

    

    左仙芝蹙眉。

    

    白宇摇摇头,如此吵闹,让他不喜欢。

    

    “小姐,是少爷带来的人,要和钟满赌斗。”

    

    左仙芝的贴身少女低声道。

    

    “哦,由他们去吧,我们不管。”

    

    左仙芝颔首。

    

    但是也没有恼色。

    

    “白公子,门风如此,让你见笑了。”

    

    白宇摆摆手,将脸上的鄙夷之色隐藏,“无妨,只是希望,他们不要惊扰到了重楼的易先生。”

    

    “不会。”

    

    左仙芝摇摇头,没有多说。

    

    “呵呵,左小姐天生丽质,和那些人是自然不同的,我们还是继续探讨琴音仙术吧!”

    

    白宇风度翩翩道。

    

    “嗯,如果是关于琴音的话,倒是可以,但是这次我破例带你来听课,希望你出去之后,不要再让那些朋友乱传了。”

    

    “你和我,只是普通朋友。”

    

    左仙芝忽然冷道。

    

    这次要不是白宇几番恳求,她是不会带一个外人进来的。

    

    而且,这些天外面的传言,已经到了她的耳了。

    

    虽然那平素里,她散漫惯了,一心浸在琴音法术里,不愿意解释,但有些流言蜚语,实在是有些恶心了。

    

    “放心,我已经惩治过那些蠢材了,我白宇一生光明磊落,绝对不会做那些有损小姐清誉的事情。”

    

    白宇正色,倒像是个人。

    

    “嗯。”

    

    左仙芝轻轻颔首,突然一声长叹。

    

    要不是没有一个琴声知音,她何必和这白宇在一起呢?

    

    ……

    

    “我钟满不和无名之辈动手。”

    

    擂台上,钟满站定。

    

    凌天撩起衣摆上台,“西疆浩然,剑修,凌天!”

    

    仍旧是气度逼人。

    

    甚至让旁人觉得,这凌天怕是来自四大圣城的,才这般自信。

    

    可没想到,是来自西疆。

    

    “哈哈,我当是什么出身,原来是西疆浩然城的,我记的你们城主是慕容止吧!”

    

    “行了,我看你也是个草包,你也别怪我们看不起你,在西疆的底蕴,和我们南华,是比不了的。”

    

    “你,不是我的对手!”

    

    钟满看向对方,淡淡的说道。

    

    底蕴差距?

    

    凌天心中冷笑不止,他若是和旁人比,或许算对的。

    

    可他却是不在乎。

    

    “行了,你也别墨迹了,这次切磋,谁赢了,谁进后花园听课,只是切磋,不要伤了性命,开始吧!”‘

    

    那高大青年在台下冷道。

    

    凌天闻言上前一步,宛若星河的气海,随他这一步泛起淡淡的涟漪。顿时间,有浑厚而凝重的仙元弥漫出来,一股厚重而凌厉的气势出现在他身上,这气势让凌天看起来,远没有之前那般书生气。

    

    “青光电星拳!”

    

    感应到凌天身上的气息,钟满眼中寒芒闪烁,抬手间便是一拳轰杀了过来。

    

    刺耳的破空声响起,这一拳绽放出灼热的光芒,速度奇快无比。犹如利剑一般,几乎是瞬间,其轰出的拳芒,就杀到凌天面前,拳芒声威之盛,仙元之浑厚,所过之处,空间都撕裂开了一道道裂痕。

    

    很强!

    

    不得不说,这家伙确实有些实力,最起码,比之方才那在北城门拦凌天等人的龙虎学院老生员,只差了一些而已。

    

    军中子弟底蕴的确深厚,若是寻常地仙八重的后辈,只怕一拳就得败下阵来。

    

    可惜,他碰上的是凌天。

    

    弥漫着灼热青光,犹如利剑般的拳芒,在凌天视野中不断扩大。

    

    可看起来一动未动,好像下一刻,就要被拳芒轰中的凌天。有种的大手,却是猛然一转,有湛蓝雷光,在其中凝聚。

    

    不为人知的暴戾气雷霆,在凌天手中像是火焰般,激荡不止。

    

    没有丝毫退缩的意思,等这纹路弥漫整个手掌的瞬间,凌天五指张开,抬手卷起大袖,一掌便是迎上。

    

    滋啦!

    

    雷掌轰出去的瞬间,有恐怖的雷霆之音暴起,刹那间俊秀的凌天像是变了一人,浑身杀伐一起涌动。

    

    两股可怕的杀招,轰然撞在一起,钟满嘴角顿时就痛的抽搐了好几下。

    

    眼中露出惊愕的神色,这凌天掌芒中蕴含的雷霆威压,未免太过吓人了一些。

    

    嘭!

    

    惊天巨响中,气势汹汹杀来钟满,当场被震飞出去落地之后还退了好几步。

    

    吃痛之下,脸色变得相当难看。

    

    “呵呵,怎样?”

    

    凌天眉头轻轻一挑,收回大手在袖,笑道。

    

    “不要得意,我不过是想试试你的身手而已,没想到,你这么快就认真了!!”

    

    钟满神色狰狞,明显不服,方才他不过用了七成力。

    

    冷哼一声后,他背后八重仙光震颤,身影腾空而起,凌厉而暴躁的拳芒,犹如一道道利剑,如同狂风暴雨般,铺天盖地朝着凌天砸了过去。

    

    一息之间,竟然轰出了密密麻麻的拳影!

    

    这等不见道理的狠辣拳法,还真是罕见。

    

    一出手,就好似要让人喘不过气。

    

    想来也是,在战场之上,哪来的那么多讲究,能杀死对方比什么都强。

    

    那铺天盖地的拳芒,轰然落下,有种让人无法呼吸的压迫感。

    

    “呵呵,有点意思!”

    

    凌天嘴角勾起抹笑意,这钟满的拳法其实真的不弱,他的钧雷掌,已经炼成了两道杀招,第三道他还在摸索。

    

    如今,他也想看看,钧雷掌的第二招,钧雷裂云,到底如何!

    

    所以,霎时间,有深蓝色的雷霆,在其手中成型,同时间体内仙元滔滔不绝的涌入,让其手掌之上,雷光绽放,爆发出犹如风暴般的惊人气势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