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8章 打一场吧!
    他这是实话。

    

    凌天觉得,能让自己坐在那里像一个学生听课的人,有是有,但绝对不会在这南华城。

    

    能让他听课的,怎么着,也得是金仙以上才行。

    

    “没事,凌天大哥你别着急,我左骁一言既出,九条龙都拉不回!”

    

    “放心,今天无论如何,也有你的位置!”

    

    “我们走!”

    

    左骁气势汹汹的拉着凌天直奔后花园。

    

    果然,等到了后花园的门外。

    

    凌天见到了那围拢在门口,苦苦等待的一众后辈天骄。

    

    放眼望去,都是身形魁梧,孔武有力的青年。

    

    虽然在这后宅的后花园,见不到身着重甲的士兵,那些青年,都换上了暗红色的常服。

    

    凌天看了一眼,站在后花园门前的一共正好七个人。

    

    算上左骁,左家大小姐和那白宇,正是十人。

    

    这七个,应该就是营中的天骄了。

    

    年纪也有不大,有的肩膀上带着龙虎学院和奇天学院的标志。

    

    还有几个手中攥着长剑,没有学院的标志。

    

    看样子,应该是准备考核进入惊虹学院的。

    

    但不管怎么说,这些天骄的武道资质都是极高,准道体,就有五人之多。

    

    剩下的两个,根骨也是稍差了一些,修为尽是在地仙八重,和凌天一样。

    

    至于那白宇和左仙芝,凌天没看到,应该是已经进去了。

    

    “少爷回来了!”

    

    周围都是左家后宅侍候的小厮和侍女,见到左骁龙行虎步的进来,都是纷纷看来。

    

    那七个军中青年,也是如此。

    

    不过,他们看向左骁的眼神,却是除了忌惮之外,并没有多少臣服之意。

    

    关于这个,左骁在路上,也跟他说过。

    

    这些都是和他差不多大的将军之后。

    

    从小,就都是在军营之中厮混。

    

    出身行伍之家,长这么大,自然都是谁都不服谁,从小打架。

    

    直到后来左骁成就了虎威道体之后,这些人就都打不过他了。

    

    但心中,自然都是不服气的。

    

    毕竟在她们看来,左骁不过是有个好父亲,能弄到道骨而已。

    

    但左骁和凌天说,左城主从未没有给他弄过什么道骨,他的道体,是后天自己觉醒的。

    

    但是这个,说出去了,旁人也是不信的。

    

    谁若是不服,打就是了。

    

    凌天深以为然,这左骁的性格,真是让他欣赏的。

    

    “左少爷,我们等你已经半天了,既然来了,我们一起进去面见先生!”

    

    那七个青年为首者,身形异常高大,甚至比之凌天还要高出一头。

    

    他背着一把很长的剑,修为和气势,也是众人之中,最高的。

    

    见那左骁过来,便道。

    

    “嗯,你们急什么?”

    

    左骁在那一群青年之中扫过,最后指着其中一个提着森白仙剑的黑脸青年,“阿滿,你退出去!”

    

    “左少爷,你什么意思?”

    

    那被点名的青年一怔,旋即有些羞恼。

    

    “我说让你退出去,就退出去,反正你钟家已经有了个名额,我要带我的伴读凌天,一起进去听课,没你的位置了!”

    

    “再说,就你这粗糙汉子,一会学琴,你也不会,进去了,就是浪费!”

    

    “回家去吧!”

    

    左骁懒得解释,拉着凌天就要往里走。

    

    不过,那身影高大的背剑青年,却是挡在了左骁身前。

    

    “少爷,我弟弟虽然是城主挥下将军之子,但也是在军中有头有脸的人物,你一句话就夺了我弟弟的位置,怕是说不过去。”

    

    原来,这高大青年和那黑脸男子,是亲兄弟。

    

    “呵呵,怎么,钟黎,我左骁的话不好使?还是你想和我交手比试比试?”

    

    左骁双眸微眯,像只老虎、

    

    “我钟黎是打不过你,但是我弟弟和我等几个,都是为了这次听先生的课,在军中上千青年天骄之中,一路杀上来的。”

    

    “今天,你想让这个家伙以伴读身份夺了我弟弟位置,不行。”

    

    “最起码,也要按照老规矩,打一场!”

    

    “但不是我和你,而是我弟弟和他!”

    

    那青年一双凌厉的目光看向凌天。

    

    “没错,得打一场才行,不然凭什么取消钟满的资格?’

    

    “对,如果不打一场,我们就告到城主那里!”

    

    那几个青年,也都跟着鼓噪起来。

    

    “你们!你们是想翻了天还是怎么着?”

    

    “真想打,老子陪你们!”

    

    “凌天大哥不是莽夫,一首诗就能震死你们!”

    

    左骁怒了。

    

    在凌天面前被这群家伙围攻,岂不是没面子?

    

    “左少爷,罢了,他若是想打,那就切磋一场吧!”

    

    不过,凌天却是忽然一笑,应承了下来。

    

    “什么?凌天大哥,这几个家伙从小生活在军营里,和我一样,没少和一族厮杀,真的很强。”

    

    左骁将凌天拽到旁边,“你作诗我是佩服的,但是这切磋武道,我怕你受伤,他们下手没轻重的。”

    

    “放心好了。”

    

    凌天颔首,越过左骁看向那黑脸青年。

    

    “来吧,你我切磋一场,如果我赢了,今天就将位置让给我。”

    

    凌天负手,白发在清风中飞扬,带着一股特殊的气质。

    

    吸引了很多侍女们的目光。

    

    凌天和那七个军中天骄比起来,最明显的,就是帅。

    

    所以,几乎是一面倒的,她们都希望看到凌天能赢。

    

    毫无道理。

    

    不过,林天如此轻描淡写的语气,却是让几个军中青年一怔。

    

    暗道此人竟然还来上劲了!

    

    难道不知道,这钟满在七人之中,也是能排在第三的么?

    

    即便是不如他哥哥钟黎,但也是身怀准道体。

    

    出手狠辣,几乎是注定可以以一个极高的名次,考入惊鸿学院的。

    

    这家伙,简直是自寻羞辱。

    

    钟满也先是一愣,怕是也没想到凌天敢如此自信,旋即冷笑道:“行,你倒是有些胆气,没让我阿滿看的太轻。”

    

    “不过,一切还是在手上见真章,为了这个资格,我不会放水,到时候若是重伤,可别赖上我!”

    

    此话,自然是说给左骁听的。

    

    见那左骁没有说话,钟满冷笑一声。

    

    “行,谁认输,谁退出。”

    

    凌天应下,便转身,走向那花园外面的空地之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