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6章 和我回府
    “将军,我还是想问问,你们所说的神女,究竟是何人,和我到底有什么关系。”

    

    秦明月收起星晷回身。

    

    虽然她有很多疑问,但是面对这么多强横的仙人,她根本没办法反抗。

    

    “末将不能说,等姑娘到了帝宫,自然便知。”

    

    那为首的金仙摇头。

    

    秦明月还是不死心,“那将军应该可以告诉我,你们的神女,姓什么?”

    

    那一众金仙面面相觑,最后为首者抿抿嘴,“我族神女,姓氏唯一,澹台!”

    

    “什么,澹台!?”

    

    秦明月闻言大惊。

    

    她似乎,知道那神女,是谁了。

    

    不过,她一时还是无法接受。

    

    那个曾经在桃园里,安静的小女子,如今竟然成了昊天帝宫内的神女?

    

    九黎仙州,昊天帝宫,那是何等的存在?

    

    几乎是这七大仙州,实力最为强大的帝宫了。

    

    但,既然澹台成了神女,那凌天呢?

    

    难不成,他已经成为仙王,甚至仙尊一般的存在了么?

    

    “将军,晚辈还想和您打听一个人,他可能是仙王,也可能是仙尊。”

    

    那金仙颔首,“姑娘请问便是,如果那人是仙王或者仙尊,那就没有我们不知道的。”

    

    “他叫凌天,也是个人族。”

    

    秦明月双眸之中充满了希冀。

    

    “人族,凌天?”

    

    一众金仙嘀咕一阵,但最后都是摇头,“姑娘,实不相瞒,七大仙州之内,好像并没有一个叫凌天的仙王或者仙尊,如果他是金仙,那我们可能就不认识了。”

    

    “好吧,那算了,我们上路吧。”

    

    秦明月有些失望。

    

    转身便跟着那些金仙,准备离开。

    

    嗡!

    

    可就在这时,天穹之上,那圆月忽然荡起一阵耀眼的月华,降临下来。

    

    远远看去,月华凝成白柱,直接通天。

    

    “不好,有人动了天机,大家戒备!”

    

    那些金仙见此异状,瞬间大惊。

    

    霎那间,将秦明月围在中间,一道道光幕亮起,想要将那降临下来的月华隔绝。

    

    但月华却是无视各种阵法和护盾,仍旧落在了秦明月的身上。

    

    而众人身前的那浩瀚湖泊之上,也升腾起一阵阵水雾,凝成的光影之中,好似有一道身影,抱剑凝视着他们。

    

    那身影,足有数万丈之高,犹如神明。

    

    即便是金仙,都是惊诧的说不出话来。

    

    “是相公!”

    

    “凌天,你到底在哪里!”

    

    那身影虽然很是朦胧,但秦明月还是一眼就认了出来。

    

    “这便是那凌天?”

    

    一众金仙咽了咽唾沫,这能勾动天机,投下如此恐怖虚影的手段,怕是顶级仙王或者仙尊才能做到。

    

    难道这其他仙州之内,真的新出现了一位顶级仙王不成。

    

    “姑娘,此地必然已经惊动了暗黑帝宫,我们该速速离去了。”

    

    金仙看着远方已经有数道通天黑芒从天际上升起。

    

    顿时大惊。

    

    “好,我们走!”

    

    秦明月颔首,一众金仙瞬间构筑阵法,化作一道道光影,消失在湖畔。

    

    半盏茶之后,一道道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圣魔族金仙降临。

    

    “刚走没多远!”

    

    “哼,天族的气息,而且还是这么多的金仙入境,方才又是有天象异动,必然是有着重大机密任务!”

    

    “我已经通知了附近的族内仙王,他们,跑不掉!”

    

    话音落下,一道道黑影,便也在瞬间消失了。

    

    混乱战域,南华城。

    

    凌天看着那洞庭湖内显化的倩影,不知不觉之间,已经落下了两行热泪。

    

    但随着那倩影消失,凌天浑身仙光一震,便是将泪水全都蒸发掉了。

    

    其他人,也都是刚从天象震动之下缓过神来,并没有注意到凌天动情的一幕。

    

    “好诗!”

    

    而此时,二楼一道清脆的女声响起,随后,便是掌声。

    

    她的声音响起导火索,瞬间引燃了全场。

    

    山呼海啸一般的掌声和欢呼声乍起,数那左骁和一众龙虎学院的新生,喊的声音最大。

    

    可半晌之后,那些人才忽然想起了什么,都是齐齐看向二楼,却是发现,方才那第一个为凌天叫好的,竟然是被称作南华第一才女的上官容音!?

    

    白鹭学院的弟子们都傻了。

    

    这上官容音不但才华绝艳,而且精通阵法机关,武道天赋更是极强,容貌上更是天姿国色,近乎是白鹭学院后辈生员的梦中情人。

    

    据说,连他们的第一天骄白宇都未曾幸免。

    

    这上官容音,也想来孤傲,高高在上。

    

    之前只听说,那白宇可以和其说上几句话。

    

    可如今,这上官容音,竟然为了这凌天的诗主动叫好?

    

    这,实在是太过罕见了吧?

    

    “公子何名?”

    

    上官容音带着一众奇天学院的女子款款而下。

    

    “凌天。”

    

    凌天转身看过去。

    

    虽有惊诧,但对于上官的美色,却是没有动容。

    

    “哦,我叫上官容音,是奇天学院的新生。”

    

    “今天你的诗很好,让我完成了一副极好的画阵以上交师尊。”

    

    “今天这情,算我欠你的。”

    

    说罢,那上官容音,便带着一众女生员,在所有人的怔然瞩目之下,离开了。

    

    好半晌之后,左骁哈哈一笑。

    

    “那端木磊,你可见到了?”

    

    “连上官容音,都夸凌天的诗好!你输了,给我左家当众道歉!”

    

    端木磊当然知道自己输了,在凌天第一句诗出来之后,他就知道了。

    

    只是没想到,这凌天竟然能惊动上官容音!

    

    嫉妒之火,险些将他融化。

    

    但众目睽睽之下,他也只能认输。

    

    “行!”

    

    “我收回之前的话,左家,不是一门莽夫!”

    

    “对不起!”

    

    说罢,那端木磊和捧琴武者,便灰溜溜离开了旭日楼。

    

    “哈哈,凌天,这次可是你帮了我的大忙!”

    

    左骁拿起墨镜,垫脚拦着凌天的肩膀,“那个,你实在是太有才了,我要和你做朋友!”

    

    “呵呵,可以。”凌天颔首。

    

    “那行,你现在和我回府!”

    

    “回府?”凌天蹙眉,“回府作甚?”

    

    “哎呀,凌天哥哥你救人救到底,这一关是过了,但是我爹那关,我还是过不了,你先和回家一趟,也算是送佛送到西嘛!”

    

    “这,行吧!”凌天答应了。

    

    转身看看向赵敏等人。

    

    “那个,你们先安顿下来,等我回来。”

    

    说罢,凌天就被左骁给拉走了。

    

    “这小子,到处惹事!”

    

    “去了那左家,指不定又要沾花惹草了!”

    

    慕容子宁攥着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