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5章 秦明月 天族神女
    “呵呵,这位公子,方才你说左骁气急败坏,有辱斯文,但是你如今一脸的狰狞之色,貌似也和斯文,沾不上边啊!”

    

    “还有你们这些身着白衣的生员,难道眼睛都只能朝前看,看不到自己身上,是有多脏么?”

    

    “我凌天知道有一个词叫道貌岸然,还有一句话叫金玉其外败絮其中,你们说,这是不是非常适合你们,或者是你们白鹭学院啊!”

    

    凌天嗤笑一声,没有半点被羞辱的恼色。

    

    对付这些酸腐的后辈,他真的是信手捏来。

    

    “哈哈,说得好!败絮其中,其实就是草包!”

    

    左骁看着端木磊等人像是吃了苍蝇一般,拍着桌子就叫了起来,那群方才还沉寂的龙虎学院生员,也都齐齐嘶吼。

    

    那模样,像是打了鸡血。

    

    “你,你!”

    

    那端木磊却是气的险些吐血。

    

    “端木,不要生气,他是故意的,我们和他,没有必要一般见识。”

    

    那捧琴的生员按着端木磊的肩膀,让其平复下来,旋即看向凌天。

    

    “既然你要为左公子出头,那就请吧,明月为诗,若是你赢了,我们道歉。”

    

    凌天颔首,“行。”

    

    他抱着仙剑,到了那窗前,看着那已经渐渐升起来的明月。

    

    不由的,想起了那秦明月那张完美无瑕的脸。

    

    到了这仙灵界这么久了,各色的美女,他也都见过了不少。

    

    但说实话,都没办法和秦明月相提并论。

    

    即便是赵敏。

    

    赵敏有的时候,太过精明了,她也能猜到凌天心中所想,但和秦明月的那种心有灵犀,是不同的。

    

    看着凌天站在窗前望着月亮叹气,左骁眉头一挑。

    

    暗道老哥,你倒是作诗啊!

    

    端木磊,“呵呵,装腔作势。”

    

    曹长青:“自取其辱!”

    

    袁猛:“哥,你到底行不行?”

    

    二楼包厢,“容音,你来看一眼,你公子敢怼端木磊呀,而且生的还真是好看呢!”

    

    就在一众人嗡鸣喧哗之时,凌天忽然抱剑轻吟。

    

    “水天一色无纤尘,皎皎空中孤月轮。”

    

    先是一句。

    

    便是让那包厢内外准备大笑的众人,一个个目瞪口呆了。

    

    不仅如此,就在凌天落下第一句的刹那间。

    

    众人发现,在那洞庭湖上,忽然有无边的薄雾,骤然涌起。

    

    甚至那天上的圆月,都好像在瞬间光芒绽放起来。

    

    而在二楼上的包厢内。

    

    那执笔的上官容音也是在凌天开口的刹那,浑身一震。

    

    “果然厉害!”

    

    片刻之后,她在一众女子的惊诧声中,看着那洞庭湖上的异象,手中停驻的精致玉笔,飞快的在纸上勾勒着一道道纹路。

    

    每一道纹路之中,都待着阵法奥义。

    

    不过是片刻,那始终都未曾完成的画,便是渐渐的显化出了形态。

    

    而此时,这画上也瞬间绽放起柔柔的璀璨月华,勾动了天地之力。

    

    月华糅杂着水雾,在洞庭湖上,翻涌弥漫,不过片刻。就在整个湖面之上,蒙上了一层水幕。

    

    这异象实在是太过惊人了。

    

    不但在顷刻间惊动了旭日楼内的所有人,就连洞庭湖畔的游客和那白鹭学院的学生,都怔怔的看着那洞庭湖,不知道,究竟是何人,能够引动洞庭湖。

    

    在旭日楼一层,左骁都傻眼了。

    

    还有么?

    

    他虽然不懂诗,但是这异象和那隆起的水雾和月华,可是真的。

    

    凌天,也在所有人的震惊之中,将后两句,念了出来。

    

    “湖畔何人初见月?湖月何年初照人?”

    

    两个问句。

    

    凌天抬首,望天。

    

    心中对那秦明月的思念,似乎已经无法抑制。

    

    而在凌天诗成之后,那洞庭湖上的千里烟波和月,便倏然狂震起来。

    

    二楼包厢内。

    

    上官容音笔走山水月尘,也在凌天声音落下的霎那间,收起了手中之笔。

    

    奇天学院的一众女生员顿时围拢上来,却是发现上官容音那原本烟波月色的画纸之上,朦胧之中,却是出现了一道神秘而迷人的模糊身影。

    

    那身影极美,像是从月辰之上降临的神灵女子。

    

    落在了那洞庭湖之上,虽然看不清其面容,但却是已经折服在场的所有人。

    

    “小姐,你为何画了一个人影出来啊,原来是没有的。”

    

    上官容音身侧,贴身内侍讶然道。

    

    “你们,你们应该看看窗外!”

    

    “天啊,这难道是神迹么?洞庭湖上,有影子!”

    

    有女生员忽然看向窗外的洞庭湖。

    

    顿时惊得合不拢嘴。

    

    其他人也看过去,一时间,也都痴了。

    

    不知道是那洞庭湖因为上官容音那满是阵法的画,而在水幕凝成光幕之中投影出来了一道倩女身形,还是上官容音,将那倩影勾勒出来。

    

    但是,这道身影,实在太过神奇。

    

    而此时此刻,就在距离这片混乱战域不知道多少千万里的七大仙州中央,天族通知的州域之中。

    

    秦明月站在一处浩瀚的湖畔,看着天上的圆月,怔怔出神。

    

    “凌天,你在哪……”

    

    秦明月手中攥着星晷,但是其上,只有红芒闪烁。

    

    “明月小姐,还是快些随我等上路吧,此地乃是暗黑帝宫的控制区域,虽然我天族不惧暗黑地宫,但还是希望不要徒生曲折。”

    

    “神女殿下,让我等接你到天族的九黎仙州,那里,要比这暗黑地宫控制的华夏仙州安全的多。”

    

    这时,在秦明月身后,一道道身着璀璨金甲的金仙降临,数量之多,足有十多人!

    

    如果这些金仙降临在混乱战域,怕是可以直接将混乱战域直接荡平。

    

    不过,此时他们看上去,却更像是再普通不过的将士一般。

    

    这些金仙看着眼前这位被月光笼罩的人族女子,虽然这女子修为不过是地仙五重,在寻常的金仙眼中,连蚂蚁都算不上。

    

    但他们却是不敢有丝毫怠慢。

    

    此女,是昊天帝宫的神女特意关照,更是让帝宫十三神将中的宇文玄策亲自下令差遣十五位金仙上百天仙,地仙数万,潜入华夏仙州,接引一个名为秦明月的下界飞升女子。

    

    好在一切顺利,他们找到秦明月之后,就一路不停的直奔九黎仙州。

    

    如今,还有不过七天的路程,就可以离开华夏仙州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