笔趣阁 > 凌天剑尊 > 第1894章 这局,我摆平
    那些奇天学院的新生都吐了吐舌头,没有反驳。

    

    反正她们也不是太懂。

    

    上官容音,是南华城公认的第一才女,更是这届奇天学院的第一新生。

    

    是这次南华城圣女最为有力的竞争者之一了。

    

    她的才华,就是让那白鹭学院的第一才子白宇,都是折服。

    

    所以,既然她说了端木磊的这首诗是垃圾。

    

    那或许,就真的是垃圾吧。

    

    此时,包厢内外,随着那端木磊的一首咏月诗,气氛已经彻底起来了。

    

    那端木磊享受够了周围那倾慕的目光和赞叹声浪,这才看向对面那已经傻了的左骁。

    

    “左公子,在下的诗,已经做完了,现在该到你了。”

    

    左骁抿抿嘴。

    

    脑子已经懵了。

    

    “那个,我也可以,但是,怎么才能断定你和我的诗,谁的更好呢?”

    

    可左骁的声音落下。

    

    包厢内外,便是掀起一阵大笑。

    

    “左少爷,你就别说笑了。你的诗出来,大家就自有公断了!“

    

    “没错,根本不需要比的。”

    

    “赶紧认输吧!”

    

    一众白鹭学院的新生鼓噪着。

    

    反正他们素来都是不喜城主府的。

    

    此时,也都是对那左骁,极尽嘲讽。

    

    “左公子,你大可以作诗,这里在座的,可不都是俗人。”

    

    “好与不好,我们分得清。”

    

    “但说回来,方才你的那又大又圆,肯定是不行啊,要不,你让你身后的龙虎学院新生,帮帮你?”

    

    端木磊声音落下,在场的人,又是一阵哄笑。

    

    左骁回头看了看那些身形壮硕,五大三粗的龙虎学院弟子,此时都一个个脸色涨红,比左骁自己还怂。

    

    要说打架,他们还真的没有怕过。

    

    但是这作诗,都不行啊!

    

    “奶奶的!”

    

    左骁双拳紧握,站在那里喘着粗气,但是脑子里,还是一片空白。

    

    “左公子,我们可没有那么多的时间等你,若是你和你的朋友再做不出来诗,那这墨镜,我可就要拿走了!”

    

    端木磊指着那桌子上的墨镜。

    

    这东西,从左骁到了这旭日楼的时候,他就看到了。

    

    即便是他端木磊家族底蕴身后,珍玩见了无数,但却从未见过墨镜。

    

    如果将这墨镜据为己有,那等回到白鹭学院,必然可以掀起一阵风潮。

    

    没准,风头能盖过那白宇,也说不定。

    

    “这……”

    

    左骁仅仅抿着嘴,拳头都攥的发白了。

    

    听着周围几乎所有人的嘲讽,他都要气炸了。

    

    但是这诗,他作不出来,就是作不出来。

    

    “罢了,左骁,其实说实话,就算不是你,在这旭日楼内,我敢说除了我师兄白宇,和那第一才女上官容音,没有人能以诗,比的过我端木磊!”

    

    “劝你日后行事低调一些,在这旭日楼内,是我白鹭学院的地盘。”

    

    “粗人,是上不了台面的。”

    

    “至于这墨镜,我就拿走了!”

    

    端木磊不想等了,直接上前,就要拿起桌子上的墨镜。

    

    左骁浑身颤抖,一双眼睛瞪的犹如一头白虎。

    

    “等等,着墨镜,你还碰不得。”

    

    不过,那端木磊的手刚要将墨镜捡起来,却是忽然被一把剑鞘,挡了下来。

    

    那剑鞘盖在墨镜之上,任由端木磊如何用力,但就是压不下去。

    

    “你是谁?滚!”

    

    端木磊惊怒,抬起头来,看懂了左骁身后站出来的那个人。

    

    正是凌天。

    

    凌天觉得,这个时机,他出来,是恰到好处的。

    

    左骁和包厢内外的一众人也都齐齐看过去。

    

    可看着那一身青衣,潇洒俊逸的凌天擎着剑鞘将那端木磊拦下来,都是蹙眉。

    

    此人虽然生的极好,特别是那一头银白头发和眉心上的天地印记,格外出众。

    

    但,他们从来没有见过啊!

    

    在这旭日楼,还有人敢拦端木磊?

    

    什么意思?

    

    不仅是端木磊等人,那曹长青和苏苏一时间也都是有些怔了。

    

    他们没想到,这从西疆来的凌天,竟然真的敢出手?

    

    “切,我说什么来着?这个家伙,还真是护主心切呢!”

    

    “真是一条好狗!”

    

    曹长青冷嗤。

    

    “姓曹的!你若是还想活着,就闭上你的臭嘴!”

    

    袁猛冷然看着那曹长青。

    

    突然暴起的气势,像是一个凶猛恶煞,让曹长青不禁浑身一颤。

    

    袁猛明明只有地仙七重,但那浑身恐怖剑意,却是可以震动他曹长青。

    

    “在这旭日楼,我不和你们这些粗鲁的人一般见识!”

    

    曹长青冷笑一声,不再说了。

    

    包厢内。

    

    众人反应过来,议论声大起。

    

    “是你?”

    

    左骁也看到了来人,这不就是那个送他墨镜的家伙么?

    

    “嗯。”

    

    凌天对着那左骁颔首,旋即拍了拍他的肩膀,“左公子请安坐,这局,我帮你平了。”

    

    “你,信我么?”

    

    “呃,信,当然信!”左骁有些木讷的点了点头。

    

    “反正,输赢无所谓,我就是舍不得这墨镜,如果你输了也无妨,你再给我做一副。”左骁不忘补上一句。

    

    “一边坐着去!”

    

    凌天横了那左骁一眼。

    

    “喂。我问你话呢!你是哪里冒出来的!?”

    

    端木磊见凌天不理会他,当即怒道。

    

    “凌天,来自西疆浩然城。”

    

    凌天挑起剑鞘,抱在胸前。

    

    “呵呵,我真是笑了,西疆浩然城!?我这耳朵,不是听错了吧?”

    

    那端木磊哑然失笑,“怎么,难不成这中域的天变了?什么阿猫阿狗,都能来这旭日楼,和我端木磊叫板了!?”

    

    “就是就是,我还以为哪里来的,原来是西疆浩然城那等偏僻之地的乡野村夫!”

    

    “听说西疆浩然城的城主不过才是一重天仙修为,在端木家也就是一个管家吧?”

    

    “难怪此人虽然生的好看,但却是一股土气!”

    

    “赶紧下去吧,如此粗鄙之人!”

    

    那些白鹭学院弟子,也一个个捏鼻摆手,一副厌恶至极的样子。

    

    “你想要给这左骁出头?你算什么东西!”

    

    端木磊的手被凌天的剑鞘挑开,羞怒道。